[Kingsman][H/E]The Night is Young-Honeymoon 4 END

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嚴重OOC(毆

就是甜甜蜜蜜的蜜月旅行無誤(我只能確保這一點)

這裡是公開發佈的最後一篇

感謝大家陪我走過這最後的蜜月旅行

Love you all

砂礫

 

--

 

Honeymoon 4 End

 


熟悉的境域、陌生的城市、現代都市的繁華,他們最後一趟飛行來到吸血鬼的發源地,透過小說、戲劇和電影的渲染早已成為世界知名景點,在這裡隨時都有扮演吸血鬼的遊客來朝聖,著名的吸血鬼城堡也為了吸引觀光客而開放成為旅店。(不用懷疑絕對是Merlin的傑作。)Merlin已經為他們訂好總統套房,Eggsy在領取鑰匙的時候挑了挑眉毛,回頭看了一眼戴著墨鏡的Harry,Harry回他一個聳肩表示他不清楚這件事。他們經過像是國王接見賓客的大堂般氣派豪華的飯店大廳,搭上位於大廳角落可直達總統套房的電梯,Harry仰頭看著電梯顯示的樓層,透露出一點點不知從何而來的焦慮感。

 

「Harry,你還好嗎?」

 

「很好,Eggsy,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回來有點近鄉情怯。」Harry不安地推了推墨鏡,他很清楚這裡是哪裡,電梯會通往哪裡,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面對自己的心魔。

 

『叮』的一聲,電梯抵達總統套房的樓層,Eggsy率先跨出電梯門,然後愉快地刷下房卡打開門。Eggsy沒注意到跟在他身後的Harry有些沉默,在偌大的房間繞了一圈,將行李隨手丟在一旁和四周擺放著看上去很有年代感的擺飾品混在一起,大床上放了一張寫著『Happy Wedding』的賀卡,屏風後面是現代化的衛浴設備,窗框已經改成現代式向外推的氣密窗,Eggsy走近窗邊看著窗外的夜景,Harry脫下墨鏡靠在Eggsy身後,下巴抵著Eggsy的肩膀,Eggsy咯咯笑著揉亂Harry的頭髮,轉過身捧起Harry的臉龐望進那深邃的眼眸裡。

 

「似乎得感謝Merlin爲我們訂到這麼好的房間。」

 

Harry低頭親吻Eggsy,然後舔舔嘴角,「感謝他讓我飽受驚嚇。」

 

「爲什麼?」

 

Harry雙手托住Eggsy的腰將他推倒在床上,「讓我想起一些過往。」

 

「哇噢⋯⋯」Eggsy一邊讚嘆一邊推了推Harry的胸口,並且發現吸血鬼不為所動,「Harry,我還沒吃晚餐,可以讓我先去吃嗎?」

 

「噢、抱歉。」Harry忍著想在美妙的動脈上開動的本能,依依不捨地緩緩退開看著Eggsy微微泛著粉色的雙頰,他怎麼能讓這樣的Eggsy走出房門?「我們還是叫客房服務好了。」

 

Eggsy爆紅的耳廓,「隨你高興。」隨後躲進浴室裡。

 

Harry笑著撥打客房服務的電話。

 

在等待餐點的同時Eggsy趁著這段時間沖了一次澡換上舒適的浴袍,從飲料吧的冰箱裡撈出一瓶紅酒和兩個玻璃高腳杯。Harry站在窗邊俯視他曾經的領土,他在這座城堡裡住過的時間已經是漫長生命中的一小段故事,接過Eggsy遞來的紅酒。看著滿桌的美食,Eggsy一口接一口地放進嘴裡,讓Harry溫柔地笑著,時光就像停留在1463年的夜晚。Eggsy抬起頭看向注視著他的Harry露出自信的微笑,「我覺得自己像是要被吃掉的肉塊。」

 

Harry拿著酒杯坐到Eggsy身旁,眼睛直直地盯著他,彷彿在說著:你就是啊,所以可以開動了嗎?

 

Eggsy就像是被迷惑的小羊放下手邊的刀叉,喝了一口氣泡水和一口紅酒,爬上床跨坐在Harry身上,「Knock, knock, room service。」

 

Harry輕輕觸碰Eggsy的髮梢,「可以換我開動了嗎?」

 

 

 

*這裡有段小車車已被作者屏蔽,詳情請見小本本(一個出戲的拉線)*

 

 

 

Eggsy睡醒已經是一天後午後的事。

 

在有遮光窗簾的房間內沒看見Harry的身影,如果是在城堡內應該沒有什麼關係,這座城堡對Harry來說應該就算閉著眼也能走回自己的房間——他們的房間。是的,他知道這座城堡的來歷,也知道這間房間的意義,好歹也是有認真查證過的,Harry怎麼會認為他不知道呢?

 

Eggsy讓大腦稍微清醒後下床梳洗才發現全身有多酸痛,他利用房間裡的網路查詢了附近的景點,發現半小時後有個和旅店配合的導覽解說團,他立刻按下報名的按鈕,順便訂下網路上推薦旅店內晚餐的餐廳並留了訊息給Harry,順便唸下訊息上的字語,Harry不管在城堡的哪個位置都能聽到他的聲音,然後才出門。

 

以城堡飯店大廳為起點走往過去的城牆之外,導覽人員講述城牆抵禦外敵的歷史,被戰火燒過仍然屹立不搖,接著才是城牆內的街廓,人們生活的場景,現在變成定期的小市集讓遊客體驗時代的氛圍,平日就是安靜的公園,在城堡外繞完一圈後,回到飯店大廳,解說員描述這人來人往的大廳歷史,城堡飯店的裝飾保留大部分中世紀的風格,有部分改裝成現代化的城堡飯店,另一部分則保留原始的房間擺設提供一般遊客或民眾參觀,這是城堡飯店的主人特別要求的。解說員帶他們走過那些和住房相似的房間,卻又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例如掛滿中世紀武器的房間、佈置像是戰爭期間的情報室、當時侍者和侍女活動的空間、用來招待賓客的房間,還有最後位於塔樓中最重要的房間是當時領主的臥房,牆上掛著領主的畫像,旁邊擺著一幅比較小比領主還要年輕的青年。

 

有人問起那名青年的故事,解說員回應:「聽說是當時領主的愛將和伴侶,最後死於鄂圖曼帝國的戰役中,但這個部分只是稗官野史沒有獲得證實,這名青年留下的歷史背景並不多,目前正史記載的只有輝煌的戰績,所以大多數的歷史學者都認為,領主會將青年的畫像與自己的併行,純粹只是為了讚揚青年的功勳以及提升他的位階,畢竟青年只是被人口販子販售到這裡的。」

 

Eggsy眨眨眼,如果不是自己的頭髮很短,他應該馬上就會被懷疑身份了,他仔細看清楚房間的擺設和他們住的總統套房非常相似。

 

同時也有住房的旅客提出相同的疑問,解說員表示:「是的,城堡旅店的住房現代化之後,仍舊延用原始房間的設計,這是旅店主人和設計師共同的訴求和理念,希望每位旅客都能感受得到城堡的中世紀氛圍,如果各位有幸入住總統套房,可以看見與領主相同的風景,解說到此感謝各位,還有其他的問題歡迎私下來找我,各位可以自由參觀。」

 

解說員的眼睛掃過在場的每一位遊客的臉,定格在Eggsy臉上並且明顯的愣了一下,當他想要走過去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穿著西裝革履的男人優雅的漫步而來,他在兩人之間來回審視,然後轉向掛在領主房內牆上的畫作瞪大眼睛,當他轉身想確認自己有沒有眼花時,兩人已經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內。

 

轉眼之間回到他們的總統套房,Eggsy感受到Harry散發出微微的怒意,他應該沒做什麼讓Harry生氣的事吧?Eggsy歪著頭,他猜想Harry應該不是對他生氣,那是為什麼呢?

 

「抱歉,我有點過於激動。」Harry主動低頭放開緊握住Eggsy手腕的手。

 

Eggsy摸摸自己的手腕,也不是很痛,只是隔天可能會瘀青罷了。「發生什麼事?」

 

「你有和那名解說員講到話嗎?」

 

「沒有,怎麼了嗎?」

 

Harry將自己的鼻子埋進Eggsy的頸肩,汲取令人安心的味道,「我的噩夢。」他停頓了一下,「你記得那個逼以前的你從這座塔一躍而下、走入陽光中灰飛煙滅的Charlie嗎?」

 

Eggsy點點頭。

 

「那就是Charlie。」

 

「噢——」Eggsy理解Harry的表情冷靜,全身卻在顫抖是怎麼一回事,「是那個Charlie啊。」

 

「Eggsy,你知道我有多麼的⋯⋯」

 

「害怕?」抱著Harry的Eggsy什麼都知道,但是這是Harry最不需要的東西,「這次你不是在我身邊嗎?你會保護我的,對吧?」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無時無刻都待在你身邊。」

 

Eggsy在Harry額上親吻,給他一個柔和的微笑,「讓我變成你的東西,你知道方法的。」

 

Harry完全明白Eggsy的想法。

 

「那你還等什麼呢?」

 

吸血鬼露出帶著紅色流光的眼眸和尖銳利牙,將他的愛人收入懷中安睡,等待他再次醒來時刻就是永恆。

 

 

 

Bye bye it's been sweet love
再見了 那曾是一段甜美的愛
Though this feeling I can't change
雖然這份感情我無法更改
Please don't take it so badly
但是請不要糟蹋它
Lord knows I must play
上天知道我必須開始啟程

 

Lynyrd Skynyrd - Free bird

 

 

-END-

 

 

The Night is Young 到這裡就結束了

一個完全開放式的結局(對,我真的這樣幹了)

應該不會再有其他的番外

這次主題用了KSM OST的兩首歌作為標題和引用主軸和夜訪吸血鬼的設定

不得不說其實寫得很開心(遮臉)

但也寫得很糾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倒地)

在我沒什麼時間和耐性的狀態中完成

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很想收山回家的砂礫(回去哪?)

 

新刊資訊會再另外貼給大家

因為還沒校稿和排版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P

Love you

 


评论
热度(46)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