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That Man

KSM / 哈蛋


*半夜開腦洞

*應該是會被官方打臉的設定

*短短的





That Man

男人戴著墨鏡,手持黑傘,坐在薩維爾街那間曾經被炸毀又原地重建裁縫店裡的沙發上,隔著墨黑的鏡片,沒人知道他現在是看著窗外,還是垂眼小憩。


看顧店面的裁縫師在櫃台後方處理堆積如山的訂單,彷彿已經習慣那個男人總是坐在那張沙發椅,右手邊的矮桌上擺著一杯錫蘭紅茶,像是展示訂製服的模特兒般。

經過店面的組織員工或是到訪店面的顧客,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也有憋不住好奇詢問裁縫師關於那個男人的身分,裁縫師的標準回應是微笑、搖頭,如果問到Merlin,Merlin就會翻個白眼要大家別理會,當他是駐守在店裡的幽魂。

人吶,越是得不到答案就越好奇。

男人經常一坐就是一整天,有人懷疑只是來喝杯茶和裁縫師閒聊,有人猜測是裁縫店的老主顧,有人說他是在等訂製的西服。

有次,幾個年輕的新成員壯著膽子,直接詢問那個男人為何會在這裡?男人微微歪著頭簡短的回答:等人。得到答案的眾人還是充滿疑惑,到底是在等誰呢?男人沒有回答,只是輕巧地執起瓷杯,啜了一口紅茶。

被Merlin知道以後,把那些膽子很大的新成員訓斥一頓:「你們有空八卦別人,不如多看看Kingsman 的歷史資料。」

Lancelot——Roxy,回到Kingsman總部時,就聽見Merlin的訓話,忍俊不住被Merlin瞪了一眼,新成員們也興奮地上前討論Merlin口中別人的八卦。

Roxy終於理解Merlin的無奈,「你們真的該多看看Kingsman的歷史,那個男人啊⋯⋯大概是在等他深愛的人下班,僅此而已。」

在那些好奇又好八卦的人士都不在的時候,有名青年優雅地推開裁縫店的門,看見坐在沙發上的男人,青年的嘴角上揚,走到男人身旁蹲下,輕輕觸碰男人的膝蓋問道,「在等我嗎?」

男人頷首。

「我先去回報,再等我一下。」青年起身時順道在男人額上落下親吻,然後愉快地走進一號更衣室。

當青年再度從更衣室走出來時,後面跟著的Roxy正和青年談論那些單純、可愛、不知道自己惹上什麼麻煩的新成員們。

「他心胸才沒有那麼狹隘,只是覺得有趣而已。」

此時,男人已經起身,扣上西裝外套的釦子。

青年迎上去,「抱歉,久等了。」

「回家?」男人的嗓音貼在青年耳邊響起,令人酥麻。

「是的,我們該回家了。」青年回頭和女性友人道別後,兩人一前一後離開裁縫店。

晚一步從一號更衣室走出來的新成員們,看著那兩位離開的背影,似乎捕捉到什麼。

「那個是Galahad吧?」

「是啊。」Roxy點頭。

「那個男人是在等Galahad?Galahad的男人?」

「你們真的應該要去查一下Kingsman最近的歷史。」Roxy頭也不回的離開裁縫店。

留下仍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去查Kingsman歷史的新成員們。

裁縫師在櫃檯後方咳了咳,「是Galahad與前任Galahad——現在的Arthur。」

一句重要又關鍵的解答,讓新成員們突然覺得門上的掛鈴就像喪鐘,每個都祈禱自己能平安渡過明天的訓練課程。



—That Man Fin.





评论(5)
热度(81)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