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 Gentleman / 主Harry 視角 / HEH?

Kingsman 衍生
Harry 吐便當設定有 / 有捏,請務必看過本劇
主Harry 視角 / HEH? / 清水保證



Harry Hart 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好只要那通電話響起,他便會為那名男孩開創一條的道路。

對來他來說花點小錢請個不具名的街頭偵探時時回報Unwin一家的近況,是輕而易舉的小事不需透過甚至麻煩Merlin。

他那間書房的某個抽屜裡,收藏著男孩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發生過許多他覺得就算接到電話也不會太意外的事件,卻始終沒有聽見任何的求救訊息,男孩用他自己的方式保護著自己的家人,但在他眼裡看來只是一場又一場的悲劇重演。

嘆了口氣,拿下眼鏡,揉揉鼻頭舒緩一下眼鏡的重量。

天還未亮便收到令人遺憾的訊息,Lancelot任務不僅失敗,也令Kingsman損失一名優秀的特工,緊接著就是徵選新任的Lancelot,在那件事經過多年之後……

Arthur對於他預計提報的人選非常的不以為然,不過那又如何?單單只靠階級關係和古老的傳統,帶給組織的只是更加的食古不化,所謂的騎士精神也會被現代的資本主義思想侵蝕,這不是他想看到的,未來的Kingsman應該要更加的……不、不要多想,做就對了,以那孩子的經歷和能力以及DNA遺傳,經過訓練肯定也是個可造之材。

只是,電話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響起?而且是進警局保人?

看來是該好好談談的時候,只是目前的他無法保證自己能有維持著紳士風度好好的和孩子談話,Lancelot的死亡同時令他想起與之同期受訓候補人選Unwin,也許是上天給他的機會。



和那孩子的談話過程不算愉快,不過得到適當的發洩,留了點小東西在他身上,美其名是小小的測驗,實質上是監控,而且效果和結果都令人滿意。

將Gary ’Eggsy’ Unwin送進Kingsman所屬的莊園之後,他接下了Lancelot遺留下來的任務,意外受到不明波及,在經過休養數把個月之後回想當下的狀態怎麼想都覺得奇怪,透過眼鏡上的針孔紀錄知道了某些事實,必須再深入調查。

他並不避諱讓Eggsy知道自己的工作情況,畢竟這些也許是他必須接手的工作,在Eggsy離開後他與Merlin談到看見年輕人的活力,讓他體認到自己是不是到了該退休的年紀了,Merlin搖搖頭笑說:「這句話要是被Eggsy聽到你可能就連進棺材都不會得安寧,那孩子把你當成神一樣崇拜著只差沒供奉起來。」

「別開我玩笑了。」

「男孩是看著男人的背影成長的。」Merlin對他眨了眨眼,「在Eggsy的生命中沒遇上什麼好榜樣,你大概是第一個。」

是啊,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結訓的那天,毫不掩飾對Eggsy的失望,激烈與諷刺的言語互相傷害對方,這不是紳士該做的事,但就像父親對自己不成材的兒子失望般,不只一次這樣想:如果他有兒子的話,大概也差不多是Eggsy這個年紀吧?

後來又想,以Eggsy過去的生活和性格,做不到也不該感到意外。

接到緊急任務通知,收起對Eggsy失控的情緒,「一切等我回來再談吧。」就算失去成為繼任Lancelot的資格,Kingsman也還有其他的工作可以安排,可以讓他和家人過更好的生活也算是晚了十幾年的補償。

希望這一幕不會讓Eggsy走偏了道路,因為自己的情緒加成干擾的無線電波,造成一連串有失騎士精神的瘋狂殺戮,Valentine也許可以毀了一個騎士,但毀不了騎士的精神。

還有那些來不及告訴Eggsy的,Merlin應該會替他準備好吧?

這是他倒下前最後一刻的想法。



動動手指,當他再度醒來看見的是熟悉的病房和Eggsy咬著唇緊張的模樣,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想起身卻覺得暈眩,Eggsy找來Merlin做些基本的生理檢驗,所有數據都顯示著自己確實還活在人間。

下一秒Eggsy便撲上來,「Harry, Harry, Harry……」

看著這幕的Merlin忍不住失笑,嘴裡交代著不要讓病人太勞累的話語,貼心的把門帶上。

他則是無奈地板起臉,「Eggsy,你的禮儀呢?」

聽到這句話Eggsy抬起臉,眼角還掛著疑似淚水的東西,一臉:「尼馬的不會吧?都這種時候還需要嗎?」

敵不過他的堅持,Eggsy只好起身拍拍臉,整理好身上的衣物,「Harry, 你能醒來真好,我們還有好多事還沒談完呢。」

「是啊,所以我回來了。」他露出淺淺的微笑,突然想起不久前破例先幫他訂了那套西裝,「西裝還合意嗎?」

「完美極了,不過領帶在處理Valentine的時候毀了。」

聽著Eggsy嘰嘰喳喳訴說著Valentine的事件後續和最近出的任務狀況,包括Arthur的死亡和多名騎士的折損讓Merlin最近忙到焦頭爛額,也沒空進行新的騎士徵選,一直到「Merlin讓我直接繼承了Galahad的稱號。」這句出現才讓他頓了一下。

「對不起Harry, 我們那個時候不知道……」

「不,別道歉,這樣很好,真的。」大概是自己臉部的表情讓Eggsy有點驚慌失措,不過他想到的是別的,Merlin啊Merlin說不知道都是騙人的吧?Arthur大概也是看完教堂的影片發現事情已經無法受他掌控,才沒有離開Kingsman的餐桌任由Eggsy處置,而Merlin也同時安排下一任Arthur的人選,看他的態度現在大概也已經決定好了。

「真的?」

「真的。」面對Eggsy的疑問他再次強調,也許真是退休的好時機,「Eggsy,不要成為Harry Hart的Galahad。」

「為什麼?」這是他進入Kingsman唯一的目標。

「你就是你,Gary ‘Eggsy’ Unwin,成為你自己的Galahad。」這大概是他最後一次的嚴厲,年輕的Galahad也許要很久以後才會理解。

「但是……」

「Eggsy,你不必成為我,你有自己的優點和魅力,做個紳士展現出來就會是個優秀的Kingsman。」

「如果不是你,別說是Kingsman了,我連自己是什麼都不知道。」

看著有點自暴自棄的孩子,他輕輕地嘆息,他有太多太複雜的情緒無法直接告訴眼前的年輕人,只希望他能好好的成長,「你知道我家在哪裡,隨時歡迎你來找我聊聊。」

感覺得出來Eggsy的不滿與憤怒,其實真正想跟他說的是做為一個紳士……或是只有他自己無法說的,就連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看著Eggsy的都不知道了,更何況是開口呢?

就讓他維持最後的一點點風度吧。

『咳咳,』突然從廣播器傳出了聲響,『抱歉打擾兩位,探病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Galahad讓Harry好好休息吧。』

年輕人抿著嘴像個鬧彆扭的孩子,心不甘情不願地說聲:「Good Night, Harry. 好好休息,我會再來看你。」

「Good Night, Eggsy. 期待你的來訪。」



-Fin-


確定病重。
只是想寫寫Harry視角,他就爆了ˊ_>ˋ

然後想對傻蛋蛋說:你這個很難追,自己多保重啊(喂

感謝閱畢~

在此送上另一個結局XD




『咳咳,』突然從廣播器傳出了聲響,『抱歉打擾兩位,探病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Galahad你該讓我們未來的Arthur休息囉。』

「什麼!」如果不是Eggsy眼明手快,他差點激動得摔下床。

「呃,因為Merlin在煩惱Arthur的問題時,正好收到你還活著的消息,經過幾個資深的Kingsman也同意,所以就直接……」Eggsy有點尷尬,雖然心中默默覺得這個決定再好不過。

「Merlin——!」非常不紳士地吼著Kingsman魔法師的名字。

『Dear Arthur,探病時間已經過了,請好好休息等待美好的明天到來。Galahad 請在三分鐘內移動到會議室,祝兩位有個美好的夜晚。』

年輕人抿著嘴像個鬧彆扭的孩子,心不甘情不願地說聲:「Good Night, Harry. 好好休息,我會再來看你。」

「Good Night, Eggsy. 期待你的來訪。」



评论(6)
热度(33)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