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 When Love is Coming / HEH?

Kingsman 衍生
Harry 吐便當設定有 / 劇透有 / HEH? / 清水保證
可以跟前面兩篇一起吃也可以單獨吃wwwwww





Galahad出完任務的某一天回到Kingsman裁縫店準備做任務回報,走進店裡站在裁縫桌前的裁縫師瞧了他一眼,「午餐已經準備好,請於餐廳準備用餐,您的領帶若有需要可以找一條新的。」

「謝啦。」Galahad踩上階梯的腳步停頓了一下,低頭調整自己脖子上因為任務而被削掉一截的領帶讓他看起來不這麼明顯,這樣應該不算服裝儀容不整吧?

剛上樓梯才過一個轉角,便看見Merlin站在餐廳門前等他,「Merlin,我沒有遲到吧?」這次除了任務回報之外還有另一件事,Merlin暫代懸空已久Arthur之位終於有人了。

Merlin看腕上的手錶,推了一下眼鏡,「雖說遲到是Galahad的特點,不過比起前任算好的了。」

「感謝你的稱讚。」Galahad做了一個淑女執起裙尾微蹲的行禮,著實讓Merlin愣了一下。

「這不是紳士該做的動作,會有失你的身分,Galahad。」Merlin對這個平民出身靠著後天學習禮儀的Galahad沒有嚴厲的要求,畢竟他身旁有位很好的禮儀老師而天資聰穎的他學得快又好,只是偶爾會像這樣想無厘頭的逗人發笑,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人會不自覺的寵他,他的優點正是所有豪門貴族所缺乏的,「快就坐吧,等會兒為騎士們介紹暫代Arthur職位的人。」

「暫代?我以為是正式就位呢!」

「如果你可以說服他,那麼距離正式就位的時間就不遠了。」

還未領會到Merlin所說的話語就被推進餐廳,長形餐桌在Galahad的位置斜對面就是Lancelot,Roxy合身剪裁的西裝凸顯女性的優點,透過眼鏡鏡片看見其他的Kingsman和空缺的還未補齊。

落座之後Lancelot似乎對他的領帶很有意見,皺起眉只差沒開口問他:為什麼不在樓下就直接換一條新的?不過現在和等一下換對他來講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是對這些貴族們似乎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直到各方回報完任務之後,餐廳的門再度被開啟,Merlin 聳聳肩語帶諷刺、完全沒有歉意:「如果Arthur是他,看來是需要花一段時間讓他習慣準時。」

「謝謝你Merlin,我想你必須習慣將會有一個會遲到的Arthur。」言下之意:自己選的自己承擔後果啊!

正拿起水杯喝水的Galahad看到人走進來激動地灑了一身,製造出來的聲響另整桌的騎士轉過頭看他,有人搖頭嘆息、也有人無法克制的大笑。

「Arthur,看來Galahad的禮儀需要再教育啊。」

「我們不反對你推薦的人選,他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

「看著有人從零開始養成很有趣,也很可愛。」

「各位先生女士,現在不是談論Galahad的時候吧?」而且在座的各位如果不同意他也沒有那個屁股能坐上那個位置,當新任Arthur經過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的Galahad身後時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肩(在別人看似輕輕搭上的角度),隨即在Arthur的位置上坐下,「Merlin已經厭倦在外面陪笑,所以找我回來暫時代理,現在的Arthur只屬於公關性質和分派任務給適當的人選,其他的重要決策還是交由所有Kingsman騎士們決定,會議記錄和任務報告我等等會一併處理,接下來是推薦新的候選人在所有位置都補齊之後會再遴選一次Arthur,以上,沒有問題就解散吧。」

眼鏡裡各自斷訊消失的人們,連Lancelot都收拾好資料起身離開,Galahad像是被施了魔法般依舊動彈不得,他從來沒聽說過Harry會回來Kingsman,好像全世界只有他被蒙在鼓裡。

只剩下兩人的餐桌,Arthur轉向自己的右手邊,那個他曾經的位置上喚著他曾經的代號,「Galahad?我記得你接下來有個情報任務?」

「為什麼沒告訴我?」Galahad難以釋懷,他經常到Harry家吃飯、聊聊任務、看看影片,Harry甚至熟悉他家的大小事(當然包括過去曾經找人關注的部分),替他解答許多問題和在關鍵時刻引領他選擇正確的選項,卻從來沒告訴過他關於Harry自己的部分,就算他知道Harry喜歡的食物、喜歡的電影、放假時的休閒活動、習慣賴床、古龍水的味道,但在此時此刻他突然發現自己徹徹底底地不了解那個引薦他進Kingsman的推薦人。

Arhur一臉「我以為你知道」的表情。

Galahad也一臉「他馬的最好是我會知道」的樣子。

「應Merlin的要求。」

「我知道,是什麼時候?」

「一開始。」從他從Valentine的槍下活下來,確定還活著之後。

「噢。」所以Harry打從一開始就在思考要不要成為Arthur或是乾脆退休?他只感受到不公平的情緒,一直以為Harry會把他當個大人,結果在他眼裡自己始終是個孩子。

「Eggsy,你知道我們之間如果扣除父親的朋友、推薦人、導師、前任Galahad、同事之外還剩下什麼嗎?」

不是親戚、不是家人、不是手足,他馬的Harry Hart就只是個不相干的外人,Eggsy搖搖頭,拒絕自己說出內心所得到的答案:「我不知道。」

「答案有很多種,再好好想想,不要懷疑自己可以得到更多。」Harry雙手交握放在檔案夾上,「到樓下去換條領帶,去出任務吧。」





剛結束一個收集情報的任務,Eggsy穿著得體就像個紳士坐在一間高級酒館的角落,盯著眼前那杯根本忘了是什麼名字的酒發呆,他甚至忘了自己是不是有點這杯金黃色的液體。

「不是親戚、不是家人、不是手足,除了那些以外還有什麼呢……」

「嘿,Eggsy,旁邊有人坐嗎?」偷得小假期的Roxy卸下Kingsman的西裝制服,一身輕便像個女大學生出現在他桌旁。

Eggsy抬起頭看見Roxy,「沒有,請坐。」

在Eggsy對面的位置坐下,Roxy露出完美的微笑,「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間酒館。」她記得Eggsy之前都是去倫敦另外一頭的另一間小酒館。

「Harry說這間和裁縫店有來往,比較安靜適合思考事情,黑王子太吵了。」Eggsy心不在焉地回了句。

Roxy在一旁挑眉,「呃、無意冒犯,只是你知道這邊一杯酒底價是多少嗎?」

「不知道。」

「哇喔。」Roxy幾乎證實自己心中的猜測,Harry介紹的就表示他從沒讓Eggsy看過帳單,甚至沒讓他知道這間是會員制的酒館,「好吧,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Roxy對眼前煩惱中的Eggsy比較有興趣,「你在煩惱什麼?臉全皺在一起嘴中還唸唸有詞的?」

Eggsy皺著眉有點困惑,他看起來真的有這麼煩惱嗎?

「說來聽聽吧?」Roxy搖搖手中的酒杯,「我保證現在身上可沒帶任何監聽設備。」

Eggsy苦笑了一下,「我……Harry從沒告訴我他在想什麼、有什麼打算,對他或是對我?不是說他回Kingsman不好,也很高興他能成為Arthur,而是我離他這麼近為什麼會沒有察覺到?」

「Eggsy,你知道你現在很像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劈腿的男朋友嗎?」

「What?」

「就字面上的意思。」Roxy肯定地說道,「然後呢?大家都離開之後Harry肯定有告訴你原因吧?」

「有。」Eggsy啜了口眼前的金黃色液體。

「那還有什麼好煩惱的呢?」

「他問我:扣掉父親的朋友、推薦人、導師、前任Galahad、同事之外還剩下什麼?還說答案有很多種要我想想。」Eggsy有點空洞的回應,他完全想不出來Harry問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Roxy瞬間脹紅臉不知道該用什麼眼神看Eggsy,發現好友紅著臉沒有回應,「你喝醉了嗎?」

「不,我沒醉。」Roxy抹抹臉龐讓自己恢復正常,清清喉嚨正經危坐,「聽好Eggsy,一般人在說這種話的時候不是攤牌就是分手,但是Harry卻跟你說有別的答案,你有沒有想過其他的可能性?」

「其他的?比如說:朋友?」Eggsy歪頭問道。

「是的,還有更多……」

「還有什麼?」Eggsy追問下去。

「就是你得自己想。」Roxy不想破壞年長貴族紳士在對方心目中的形象。

「Roxy——」

「No, Eggsy,這個答案如果不是你自己想出來就沒有意義了。」Roxy斷然拒絕Eggsy小狗般的祈求,雖然真的很不忍心拒絕,「想想自己的感覺和Harry對你的意義,還有未來的時間你想怎麼樣度過,答案就在眼前。」朝侍者打個手勢準備付帳的時候,侍者輕聲回覆:「已經有人結過帳了。」她謝謝對方,對於是誰付的帳心知肚明,說好聽是介紹Eggsy來這間酒館,實質上是監視吧!然後轉頭對Eggsy道:「你該不會以為在這邊喝酒不用錢吧,小傻蛋。」

Roxy的話像打雷般劃過Eggsy的天空,Harry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有時候甚至細微到無法察覺,當他發現時在他的周圍已經充滿著Harry的味道和痕跡,按耐不住發現答案和跳得飛快的心跳,非常不紳士的拋下Roxy搭著黑色計程車來到Harry家門前,按下電鈴等待主人開門。

打開門看見Eggsy西裝筆挺地站在門前身上還帶點酒味還立刻撲了上來,「怎麼了?」

「Merlin是不是拿我威脅你?」

「我只是覺得這樣比較好,在看得見彼此的地方比較安心。」拍拍Eggsy的背安撫著,「進來吧。」

「對於早上的失態我很抱歉。」坐在Harry家熟悉的沙發上有點不太自在。

「接受你的道歉。」Harry煮了一壺熱茶,倒了一杯遞到Eggsy手中,「以我的年紀曾經失去過很多也得到很多必須珍惜的,多到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無法再承受更多,希望你能原諒我的自私。」

「當然接受!」Eggsy直視Harry的眼睛,「是我應該早就要發現的,扣除那些別人看來的外在關係之外,我們是朋友而且可以更多……」

「是的。」Harry輕輕觸碰Eggsy的臉頰,「所以,現在可以親吻你嗎?Dear Eggsy。」

「Yes, My Lord.」





-Fin-


More than that:Friend、Bromance or Couple >////<

就是一個性格內斂到連表白都很不著痕跡,因為承受不起拒絕,所以直接把煩惱丟給小朋友,讓小朋友去煩惱而覺得過程很有趣的故事(這什麼惡趣味?)

最後那句讓我覺得自己是變態(?)

不知道還會不會有TBC,但每次說不寫就會又出現(放棄掙扎)

謝謝閱畢<O>






/ 關於賭約 /

「我賭他至少要花三天的時間才會接受你的告白。」莫名當起Harry戀愛軍師的Merlin非常不看好他的思考模式,不敢說出猜他八成會搞砸一切。

「我賭一天內,賭注是Arthur的工作內容由我決定。」要一個還沒痊癒的病患出門跑任務還要傷透腦筋去外面露臉協調那些有的沒的總要付出一點代價。

「等一下,這不公平。」

Harry挑眉。

「我是請你回來幫我分擔工作的,怎麼這樣讓你可以決定Eggsy的任務內容。」

「噢!對耶,謝謝你的提醒。」Harry滿意地笑了。



/ 小酒館的通風報信 /

「先生,您的客人和Roxy小姐正在店裡。」

「記在我的帳上。」



/ 某天與Roxy的聚會 /

「Eggsy,保重。」看著完全沒點卻說是招待送來的酒水和點心,Roxy長嘆一口氣。

「什麼?」已經飢腸轆轆忍不住開動的Eggsy從食物中抬頭。

「你做壞事被抓到會很慘。」走到哪裡都會被關照,為Eggsy的自由哀悼,這種行為跟劃地佔領沒有差別啊!




评论(7)
热度(41)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