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 Two Keys for Harry / HE

Kingsman 衍生
劇透有 / HEH? / 清水保證

自己覺得有點OOC

That Lady相關




/ First Key /

Harry將兩把鑰匙連同遺囑放進信封裡,印上蠟封後交給Merlin,直到他死亡之後才會再度開啟。

Merlin確實按照程序執行,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他還活著。

「那時候的你跟死了沒兩樣,好嗎?」當時Merlin就站在他的病床旁邊抱怨,「而且身為遺囑執行人,我有權利打開它並運用在正確的地方。」

「不是那麼的正確,Merlin。」他還在為Merlin將那兩把鑰匙過早交給Eggsy的事感到頭大。

「只有鑰匙的部分,其他的都還在,重點是清靜不少。」Merlin搖搖手中的信封,交還給他時又補上一句:「現在你可以拿回去更改內容了。」

接過信封,沉重地嘆了口氣。

Harry並不是真的介意Eggsy隨意進出他的家門,而是沒有預想讓對方這麼快知道他的隱私。那是一種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病態的偏執。

回到自家後進入長期休養的生活,除了每天固定的運動訓練和Merlin的信件騷擾之外,Harry多半的時間都在等待Eggsy那不定時、不按規矩的來訪和留宿。

Merlin笑他大概是孤單太久連心動是什麼感覺都忘了,他對這樣的說法嗤之以鼻。做這份死亡伴隨左右的工作中誰能擁有長久的感情?就算能長久也不見得能常見面,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也因為如此任務中或任務外,不論男女又短暫的露水姻緣他也沒有少過。

反覆思考、反覆確認,他先發現那雙總是專注在他身上的眼神裡出現情慾的閃爍,同時也發現Eggsy其實不明白自己的情感和行為,只是依著想要吸引他注意的本能在行動。

他拒絕,因為年紀和身分。卻又無法抗拒,也還是因為年紀和身分。

不論Eggsy是有意還是無心,那若有似無的勾引和若即若離,等同於在半強迫方式下認清他想要的是什麼之後,一切豁然開朗。他告訴Eggsy除了當下的身分之外,如果想從他身上得到更多餘的情感,就必須自己去挖掘那些其他的部分,只是注視和愛慕就等同於什麼都沒有,選擇權在Eggsy身上。

等待Eggsy回應的時間其實沒有太難熬,Arthur的工作量足以讓他無暇顧及其他。

當那雙帶著湖水綠如寶石般的眼睛再度出現在他面前,緊緊的擁抱讓他得到寶貴的答案。

只是Eggsy對於在他們第一次親吻對方之後,他強迫Eggsy回家而感到不滿,站在大門口說什麼就是不肯走。

「哪有兩情相悅後還不讓我留下來過夜的道理?」

他將Eggsy用力往門口推,「因為如此,更不應該。沒有什麼比兩情相悅後就直接上床更糟的選項。」

「又是老爸爸的古板思想?我又不是少女⋯⋯」

「你的確不是少女,Eggsy,真正的紳士是不會這麼做的。」他想要把人珍藏起來的堅持,Eggsy大概一輩子都無法理解。

「噢、天啊,Harry!」Eggsy有點受不了活在上個世紀的紳士腦袋,天曉得他們因為工作做過多少兩沒有兩情相悅也能上床的事。

「也許會後悔的是你。」

「不會,我他媽的才不會後悔,Harry Hart,讓我留下來……」Eggsy將頭靠近他的肩上,在他耳邊輕聲說,「操你。」

Harry神情有點古怪看向Eggsy,隔著鏡片高深莫測的回應:「你確定?Gary Unwin 也許我們可以先幹一架,再來決定誰該在上面。現在你要先回家?還是打架?」

戀愛會讓人的智商瞬間降低。




/ Second Key /

Michelle Unwin 是他覺得這半生虧欠最多的女人,不是愛情的那種。先是Lee,再來是Eggsy,Harry不知道該用什麼才能彌補她的空缺。

Eggsy笑他想太多,年輕人反而比較擔心自己的母親會因為Harry年過半百依舊帥氣逼人和那無懈可擊的紳士風度吸引。

「十七年會改變很多事。而且我和我那死去的老爸都喜歡你到能為你而死,不管那是不是事實,結論是沒道理我媽會不喜歡。」

簡單明瞭毫無懸念的直線邏輯思考。

但Eggsy開始躲他卻是始料未及的。原因他也猜得到,大概是被Michelle撞見他們的親暱行為,好吧,連電影分級都用不上的那種親吻。Michelle的驚嚇顯而易見,那是一個母親會有的正常反應,他完全可以理解,但避不見面的Eggsy不是他樂見的。

除了工作以外的接觸像是退回到剛開始,Harry閱讀著Galahad的任務報告,一切都很好,尤其是任務,完美到無可挑剔。那個總是故意留點縫隙讓他教訓的小子,竟然這麼不想見到他。

是的,他是有意的。故意的親吻、設定好意外被發現場景。這才是Eggsy對他發火的原因。

Eggsy再一次以任務的理由拒絕出席圓桌會議之後,決定不能再讓他繼續躲下去,再怎麼對他不滿也該讓他有道歉的機會吧?

最快的方法並不是公器私用將任務中的Eggsy召回,而是從各種紀錄上顯示他會回家,有時候也會趁他不在的時候進他家門,所以直接到他家等待似乎是最好的選擇。

當Harry站在Eggsy家門前看著幾個小混混,正在破壞那道看似脆弱,但實質是被改造過的超合金鋼板,忍不住搖搖頭走上前順手將他們打包、報警,接著抱著敦親睦鄰的心態按下門鈴。

Michelle意外歸意外卻還是讓他進門,簡單的招呼與問候一同等待Eggsy歸來。

在喝下第二杯茶時聽見開門的聲音,Eggsy才剛開口出了聲「媽」瞬間靜止轉頭關上門,Harry毫不猶豫地追出去。

追逐著Eggsy的背影,最後終於在某個狹窄的暗巷內拉住他抵在牆上,手腳並用的將他困在自己正前方,「這麼不想見到我,想要分手嗎?」

Eggsy沉默許久後,眼神中帶著不悅反問,「那你想要分手嗎?」

「看來我們都沒有這個想法。」Harry倒是鬆了一口氣,「很抱歉我用了一些手段,讓你和Michelle面對這件事,接受我的道歉,好嗎?」

「Harry,你知道我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和你親熱,但你也知道我媽她……」Eggsy不確定母親能不能夠接受這種衝擊,又無法克制自己不被他吸引,那感覺真的很糟。

「我知道,我也沒辦法控制,就像現在。」Harry輕啄起Eggsy因為生氣又無奈抿起的嘴唇,「但她看起來沒這麼抗拒這件事——我是說,我和你的事。」

「你確定?」Eggsy懷疑。

「女人多少都會被真心誠意所打動。」Harry露出人畜無害的表情,「也很少能夠拒絕友善的紳士。」

「像你這種的,的確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

「謝謝你的稱讚,Eggsy。」Harry將Eggsy拉出暗巷,「現在我們可以回去面對你親愛的母親了嗎?」

「操!」

「沒這麼快Eggsy,先搞定Michelle,再來才是你。」

「幹。」Eggsy逐漸用實際的身心靈體會到Harry不著痕跡、不擇手段、又能有效達到目的的手法。

Harry決定選擇性略過後面那個不優雅的字眼,催促著Eggsy趕快回家。



-Two Keys for Harry Fin.




副標:如果看見紳士正在挖陷阱,請直接忽略

其他的應該會繼續以單篇方式補上(ゝω・)=b
依舊還是可以單獨吃、一起吃、隨便點吃隨便吃、通通都好吃(喂)


Harry好像一直在道歉,但是他這麼黑,不道歉實在對不起踩進陷阱裡的Eggsy(被毆






/ 關於遺囑 /

曾經Merlin和他之間有個玩笑,就是當兩人都到了退休的年紀,大概可以相約找個地方一起養老,他們同時將對方的名字填進遺產繼承的欄位。

不過最新的一份是寫著Eggsy的名字。

Merlin表示欣慰。




/ 勝負 /

俯視被自己壓在身下的Eggsy,「等我哪天真的無法撂倒你的時候再換邊吧。」

「操!」

導致Eggsy無時無刻都在向Harry發出挑戰或偷襲的理由,究竟有沒有成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评论
热度(27)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