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A Single Kingsman / HE無差


A Single Man AU (?) 

Harry吐了便當又立馬領了便當。

原創角色有:新任Merlin、未來Lancelot候選人。

一場老人的聚會,Roxy是好閨密。
















今天是Harry逝世一周年的日子。

一年前的今天在沒有任何意外和外力阻饒下壽終正寢。

身為Kingsman能夠壽終正寢這件事也算是個紀錄,畢竟有些不良的傳統,像是:Arthur是由繼任者結束性命。之類的。

陪伴在Harry身邊走完最後的人生,Eggsy覺得這樣已經足夠。光是能在距離肯塔基教堂不遠的醫院裡找到腦袋上不小心開了個洞、用呼吸器維持生命的Harry,在轉移回到倫敦總部不久後清醒又開始活碰亂跳,然後接任Arthur,不時又和他一起出任務,對Eggsy來說就已經是奇蹟。

美好的回憶。

陽光灑落在Eggsy身上,再怎麼不捨,終究還是離開床舖,放在床頭櫃上的日記寫了一半。過去的一年裡,他經常夢到Harry,從第一天見面到往後的每一天,就像連續劇般播放,然後會在肯塔基教會前停止再重複;有時候又會跳到他們一起出的那些任務、一起用餐、一起說笑、一起躺在床上赤裸的翻滾。然後再重複下葬的那一刻,他最後一次親吻Harry冰冷泛白的唇,毫無血色。

母親早些年已經去世,妹妹和妹夫已經搬到鄉下去過著令人羨煞的退休生活,而他Gary ’Eggsy’ Unwin仍舊以Galahad的代號為Kingsman效力。腳下圍繞著兩隻小動物 Mr. Pickles III 和 J.B. IV 是西高地白梗和法國鬥牛犬的組合。很多年前Eggsy努力遊說Harry再養隻小動物,不一定是梗犬和巴哥,他還記得第二代是兩隻柯基,也曾經有一貓(Miss Pickles,被節育了,所以永遠會是Miss)一狗的組合,因為Harry嫌一個老人要遛兩隻活潑好動的狗,最後都會被狗遛,所以只保留了一隻。

刷牙、刮鬍子、更衣,每天早上的例行公事,Harry總是會唸他太過浮躁,然後穿著酒紅色晨袍性感迷人又優雅地走過來替他繫好領帶、扣上袖扣,才會換他自己俐落地更衣後,再一起出門搭上專屬黑車前往裁縫店。

走進裁縫店,老裁縫退休後接任的是老裁縫的徒弟,從年輕時就熟悉Kingsman店舖裡的一切事務,「先生,Arthur和Merlin已經在餐廳等您了。」像是什麼都知道又或是假裝什麼都知道。

「謝謝,Kay*1。」Eggsy頭也沒回地踩上階梯,如果他有回頭就會看見裁縫有些訝異的轉過頭,很少人會記得他的代號。

新任的Arthur是前任Lancelot——Roxy,新任的Merlin是由技術部門推舉出來比前任Merlin更加嚴重的技術宅,也在交接的同時更新了許多設備,而前任Merlin則退居顧問,同時輔佐Arthur和現任Merlin知道他們上手為止。

在他以為Harry走後,卻回來成為Arthur,然後又離開。

他還是Galahad。

「Galahad,Lancelot後選人訓練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了,今天你有二十四小時的時間與你推薦的候選人相處。」從Arhtur嘴裡發出優雅柔和的口音,令他想起Harry柔和中帶著堅毅的聲調,「Galahad?有聽見嗎?Eggsy?」

「是的,Arthur,我有在聽。」Eggsy轉著手中的酒杯,凝視著Roxy眼睛,美麗的深咖啡色和Harry那種會隨著四周光線色彩折色的曈色又有點不同。

「現在叫我Roxy。Eggsy,你還好嗎?」Roxy語氣中有著無限的擔憂,越接近Harry的忌日,Eggsy就越像個貴族紳士,她看得渾身不舒暢。之前Eggsy出現這種症狀是在三十年前目睹Harry被Valentine槍殺之後與清醒之前。

「Roxy,謝謝關心,我應該算是很好。」飲下最後一口酒。

「原本想邀請你與我們一起共進晚餐,但會破壞你與Lancelot的候選人相處的時光。」

「和前任Perceval?」在他們之前的Kingsman已經換了一批比他們年輕許多的新血。和平的世代裡前一任的Kingsman大多以年紀為由不再參與外勤,僅在帶新手上位時給予輔助。

「與前任Perceval,和可能成為Lancelot的候選人一起……噢、還有我們偉大的顧問和現任的Merlin也會去。」那些曾經和Harry共事過、相處融洽的同事們決定不要在這天讓Eggsy獨自度過,早在六個月前的行程安排就已經知道這天會是最終考驗的前一日,足以讓Eggsy遺忘或許想起更多存在意義的日子。

「聽起來像是派對。」

「就是頓晚餐,Eggsy。最終測驗會在後天早上舉行,不差那點時間。重點是,規矩是拿來破壞的。」反正在他們這一代就破壞掉不少舊時代的規矩,現任Arthur不介意再多破壞幾個。

「好吧。我會帶著我的候選人一起。」Eggsy想了想還是答應這個晚餐邀約,和被推薦人一起享用晚餐,也許還能順便偷學點什麼。

站起身,離開長年屬於Galahad的座位,Harry Hart也曾經坐在這個位置上,然後是他坐在這裡,看著坐在左手邊Arthur座位上的Harry,不過現在已經是Roxy的位置。

「Eggsy。」Roxy喚住已經走到餐廳門口的紳士。「對候選人溫柔一點。」

「我很溫柔的,好嗎?」

Eggsy轉頭對Roxy微笑,光影變化像是他即將消失在空氣中,看得Roxy心跳跟著漏跳幾拍。







「恭喜你進入最終的考核。」領著他的被推薦人——Lancelot的候選人之一推開自家的大門,「接下來我們有二十四小時的相處時間,有什麼想問的或是想說的都可以趁這個機會,雖然我覺得沒什麼可教你的。另外,今天晚餐會在Arthur家進行。有什麼問題嗎?」

Eggsy對於自己看人的眼光沒什麼自信。光是眼前這位候選人,從眾多的資料裡選來選去、挑來挑去,最後不知道著了什麼魔挑中一個身高臉型和Harry差不多、眼睛和髮色也與Harry相似、還操著標準牛津口音的年輕人。

顧問Merlin瞄了候選人一眼,把人丟進宿舍裡後,拉著Eggsy進隔著單向鏡的房間,一臉不可置信指著另外一邊的候選人對他說:「你他媽的是以擇偶條件在找人嗎?」

他當時的回答是:「不,只是這個照片和經歷看得比較順眼。」

現在想想,沒被顧問Merlin丟出去海外流放真是奇蹟。

「嘿,聽說,我和前任Arthur很像,是真的嗎?」

Eggsy盯著那年輕的臉龐歪著頭端詳一會兒,「可能是像他年輕的時候吧?我認識他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我現在這個年紀了。也許等等可以翻一下照片,或是晚餐的時候問Merlin,他一定會有。」

年輕人踏進屋裡就像他第一次踏進這間房子的感覺大概是一樣的,充滿古典風格的古怪收藏品占滿整片牆壁,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會這樣裝飾自家,大多都以電子產品取代。

Galahad的宅邸,自從Harry離開之後他繼承這間屋子,一直到Harry回來之前,屬於Harry的東西他一根釘子都沒動,只在原本的物品上增加自己的。衣物也只是從自己胡亂堆在客房裡的搬進主臥房分了Harry一半的衣櫃,頂多增加一點衣櫃裡的色彩和凌亂,Harry看見也只是輕蹙一下眉間,將自己的部分摺好後、整齊排列就不管了。

「那個……Galahad,先生,我好像沒帶到睡衣……」原本在另一間房間整理東西的年輕人,敲了敲門板,從後面探出頭有些尷尬。

一開始Eggsy不太能夠理解某些人對於睡衣的堅持,睡覺不是舒服就好了嗎?對睡衣如此講究到底是為了什麼?這個問題在Harry遞給他整套絲質睡衣和酒紅色晨袍的隔天早上得到解答,不可否認的非常舒適、提升睡眠品質,而且不用擔心自己會著涼。

不過自從搬進主臥房後,其實更常穿的只有晨袍而已。

Eggsy將送洗回來,連包裝袋都還未拆的成套睡衣遞給他,「送你吧。」

「這不好吧?」

「沒關係,已經不需要了。」Eggsy逼自己扯動一下嘴角,「這個不是我的尺寸。」

「謝謝。」年輕人捧著睡衣道謝,順便環視主臥房的配置,「我以為這裡只有一個人住。」

「觀察力很好,未來的Lacncelot,但是現在的確是只有我一個人住。」Eggsy將年輕人推出門外,輕輕關上房門像是房間裡有個不該被發現的人存在,「準備好,我們就該出發前往Arthur家,讓女士等待可不是紳士的美德。」

新任Arthur的家或是說Roxy和前任Perceval的住處,與Galahad的宅邸其實相距不遠,比起搭車Eggsy更喜歡用走的,他和Harry也經常這樣帶著Mr. Pickle 和 JB散步到其他Kingsman的住處串門子或搭伙,有的時候也會邀請他們至家中用餐或是喝個下午茶,大多的時候都是Harry與已退休Kingsman的聚會,交換一些情報和批判他們這些年輕小輩把傳統都破壞光之類的話題,Harry樂此不疲。

「別總是趁我出任務的時候說我壞話啊。」Eggsy不止一次向Harry抱怨這件事,他出個任務回來就會被其他人盯得死死的,好像他做錯什麼事。

Harry笑得燦爛回應他,「你才別總是占用公開頻道抱怨家務事,全世界都會知道,那就不是什麼秘密了。」

「噢、Merlin——」那也只能在內心裡吶喊。在技術部門裡根本就沒有秘密可言,更何況沒有什麼能擋得了Merlin的權限與Harry的魅力。

前任Perceval打開門讓Eggsy和被他推薦的候選人進門,連前任Perceval都忍不住從頭到腳打量起從剛才就一直聽Roxy和先後兩任Merlin所說的年輕人,「Eggsy,你的眼光實在是不予置評。」

「90%的Harry Hart和10%的Eggsy Unwin*2。」和Harry相識最久的顧問Merlin認真分析。

「長官,你是喝醉了吧?」新任Merlin跟在前任身後,有點擔心前任的年紀是否能夠喝這麼多酒。

「才沒有。」顧問Merlin捧著酒杯頂回去,看起來一點說服力都沒有,「這小子偉大的身家背景是90%的Harry Hart,那個愛找麻煩又愛搞破壞的性格就是10%的Eggsy Unwin。」顧問Merlin突然轉過頭去,氣勢洶洶的對年輕人說:「你應該繼承Galahad而不是Lancelot。」

「這是在暗示我該退休了嗎?」Eggsy一臉莫名其妙的看向現任Arthur。

「Merlin的玩笑別當真,你真的想退休也得等我一起。」Roxy輕輕拍著他的肩膀,又強調一次:「等我一起退休,Eggsy。」







早晨,Eggsy準備好早餐與年輕人坐在餐桌前問道:「昨天晚餐有打聽出最後的考題要做些什麼嗎?」

「沒有。」跟一群幾乎算是修練保密到神等級的人,怎麼可能會打聽出任何東西呢?「先生你一定知道的,對吧?」

Eggsy笑了笑,將手中的麵包撕成小塊抹上奶油,「知道,但每次都不太一樣,說不准會抽到什麼樣的題目。」

「抽籤?」年輕人怪叫了聲,他以為離開學校以後就不會再出現這種選項。

「免得有人口封不緊,這是最原始公平的選項,機率問題。」Eggsy看著年輕人修長的手指在餐具與嘴唇之間移動,那些細微的小動作總是讓他想起Harry花了不少時間調整他的用餐姿勢和禮儀,從小訓練起的果然不一樣,每一個優雅的動作像呼吸一樣自然。

「對了,我看過前任Arthur的照片,明明就不像啊。」年輕人噘起嘴向Eggsy表達自己的不滿。

「是不像,他可不會做出像你這樣小朋友撒嬌的表情,那是我會做的。」Eggsy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來吧,讓你看看前任Arthur的豐功偉業。」

打開一塵不染的書房,暗紅色的牆上按照年份次序整齊釘滿太陽報頭條,忍不住就會讓人驚呼和充滿疑惑:「這些代表什麼意思?」

「前任Arthur習慣用太陽報頭條記錄自己的任務時間,成功或是不成功的都有。」Eggsy幾乎可以完整地告訴眼前的候選人,每一項頭條後面代表的任務和意義,他聽Harry說過很多次,過去的任務可以讓他從中汲取經驗,豐富自己的想像能力。

當年輕人在皮椅上輕鬆坐下,問道:「那你的呢?」

Eggsy若有所思的望著牆上,「一樣。」一開始只是模仿,後來發現這樣也方便Harry記錄他的任務就這麼延續下來。他和他共同的記憶,就這樣赤裸的展示在牆上。

年輕人「喔」了一聲,好像發現了什麼秘密,但體貼的沒有去揭穿。

Harry也有秘密,那是一個他尚未得到解答的秘密。Harry說那是一個神秘的禮物,搭上那神秘的笑容說著必須等上二十幾年之後才會讓他知道的秘密,現在變成世紀未解之謎。一個很會保守秘密的組織,再加上一個很會保守秘密的組織老大,可憐的Galahad要怎麼尋找到聖杯呢?

「現在看來,我不需要灌輸你多餘的Kingsman資訊。也許我們可以好好調一杯馬丁尼享受一下寧靜美好的下午與夜晚,然後輕鬆迎接最後的考驗。」

「是這樣嗎?」

「我是真的不知道需要教你什麼。也沒什麼好教的吧?做一個Kingsman就是要能對抗和學會如何釋放壓力,或是你想跟我討論關於考核後的未來方向也是可以。」

對Eggsy來說不承認自己像極了Harry Hart的年輕人,根本不需要什麼指導或指引,他甚至已經比記憶中的Harry還要完美。到底是自己老了記憶力不好,還是因為太過思念Harry的一切才會出現的幻覺?

Harry去世一年,他卻覺得自己好像一下老了十歲,只要Harry還在他就永遠會像個小孩子,但是他不在也沒有比較好,反而更希望自己能夠盡快追上先走一步的人。

那天晚上,Eggsy夢見Harry又在唸他別老是像個小孩子抱怨這麼多有點吵,Eggsy則像是回到當年那個五歲小男孩,拉著Harry毫無皺褶的西裝褲管不讓他離開,最後纏著Harry給他一個成人般的法式深吻,那個夢裡的嘴唇紅潤又溫暖,在鼻腔裡留下一抹淡淡不屬於Harry沉穩般的清香。







年輕人有些緊張的走進房間,看見Eggsy坐在火爐前的單人沙發上等待示意他坐下,露出有些訝異的神情。

「想問為什麼是我坐在這裡?抽籤抽到的。」Eggsy轉著尾戒的戒指,用幼稚口吻抱怨道,「昨天忘了問你的狗叫什麼名字?」

「牠是Pepper。」年輕人拍拍訓練有素的愛爾蘭獵犬。

「Hi, Pepper,這就是最終的考驗。」Eggsy對著Pepper微笑一下,將手中已經上膛的槍遞給候選人,收起輕鬆的表情說:「Shoot the dog or shoot me.」






-Fin.





註1 / Sir Kay 凱:亞瑟王傳奇中,亞瑟王的義兄弟和理事。Ector爵士的兒子,和亞瑟是兄弟(Ector是亞瑟的養父)。在亞瑟當上國王後,他讓凱作了宮廷的管家。凱爵士有點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但絕對是個可信的騎士。詳細請看圓桌騎士百科(狀態顯示為:懶惰)

註2 / 90%的Harry Hart和10%的Eggsy Unwin:只有Merlin知道Harry的禮物送到,而且還是Eggsy自己選出來的,所以他前面才會調侃Eggsy是以擇偶條件在找候選人wwwwww

關於Harry的禮物 / 有兩種可能:一種是Harry從親戚家族中選出一個和自己很像、覺得Eggsy會喜歡的繼承人;另一種是拿他們兩個的DNA去做出來的。用意只是希望能有個人繼續陪伴Eggsy讓他不那麼孤單。

夢其實不是夢,是有人趁Eggsy睡著偷吻的(笑)

Pepper的名字來源 / 
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 Peter Piper picked;
If 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
Where's the peck of pickled peppers Peter Piper picked?

結局也有兩種 / 一個是空包彈:沒有任何生物會死;另一個是實彈:人或狗死一個。按照A Single Man原本的架構,結局應該是後者。

最終應該是有完成考驗,成為新任的Kingsman。



難得寫些註解(?)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wwwww



评论(7)
热度(32)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