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 赭X靛04-06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架空。正劇。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畢業發表之後,褚冥漾的工作是留在學校繼續當博士後研究員,偶爾幫安因代課,住在學校提供的宿舍裡,但是冰炎發現褚冥漾真的太不會照顧自己,三餐不定時就算了,睡眠也不定時,他記得那是接近畢業前夕某一日難得的休假,要去學校找人的途中被叫去醫院,嚇得他心驚膽顫,結果是某人自己血糖過低昏倒在研究室,一氣之下就把人抓到自己買下卻嫌太大的公寓房子裡,展開同居生活。
  
  真的只是同住一個屋簷下,各睡各的房間,兩個人說是交往,不如說是比一般朋友更親密一點罷了。
  
  褚冥漾總是會在下班之後買晚餐或是晚餐的材料,他一進門就會看到褚冥漾慵懶地躺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哈哈大笑,天才的想法真的很難理解,這類型的學者不是只會專注在研究上,對於世俗的東西非常不屑嗎?
  
  「在家就是要放鬆心情啊,整天看那些東西其實很無聊,那些自命不凡、意識崇高的傢伙就是不明白其中奧妙之處,才會在原地無法前進,電腦系統要update,人腦也是要休機待命的。」
  
  他被褚冥漾的說詞弄得有些迷糊,平時聰明的腦袋變成一點用也沒有。
  
  不過,他忘了太常放褚冥漾一個人在家遲早會出事……
  
  
  例如現在……
  
  
  
  
  「哎呀!這不是漾漾嗎?你怎麼會在小傢伙家裡?」扇董事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身後。
  
  「扇……扇……」褚冥漾被驚嚇到說不出話來。
  
  「好乖,你這次有叫對了耶,加董事兩個字就覺得自己好老,扇扇很好聽,謝謝你。」
  
  不,他現在比較想知道扇董事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咦?小傢伙沒告訴你啊?我是他的監護人之一啊!」
  
  「什麼!」
  
  「噢,看來你也沒告訴小傢伙。」
  
  「唔!」褚冥漾被堵得說不出話。
  
  「既然沒人講,那就繼續裝做不知道吧!」扇董事樂天的說。
  
  「冰炎會不高興的。」
  
  「哼!我才不管那個死小孩呢!我高興就好。」
  
  扇董事這麼說,褚冥漾也只能無奈的嘆氣,認識扇董事是在高中決定要跳級的那段時間,家裡突然出現一個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女性,開出高額的獎學金讓他就讀,老媽二話不說就說好,對於出生於小康家庭的他來說,那些獎學金足夠讓家人過著舒適的日子,所以覺得沒什麼不好也就答應了。
  
  被冰炎拎回家之後,看見扇董事出現在家中,他才知道原來扇董事是冰炎的監護人,而且就住在樓上,師父也是,噢對,冰炎的師父傘董事也是他的師父,因為扇董事本來就打算培養他進總局,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只是他沒告訴冰炎,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再加上扇董事一攪和,以他對冰炎的了解,殘局大概不好收拾……
  
  想著該如何讓冰炎聽到消息時不要暴怒的方法,好像不管怎麼想結果都差不多,不過他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這點很重要,想著想著就睡倒在沙發上。
  
  
  
  
  
  他做了一個夢,夢裡小時候舅舅的笑顏和時時充滿歡愉氣息的老家,溫暖的感覺讓他好懷念,那個時候廚房裡總是會飄來陣陣地香甜氣味,是他喜歡的甜味,在那天之前都是……
  
  熟悉又微涼的手掌觸碰著他的臉頰,他緩慢地睜開眼,「唔嗯……你回來了……」
  
  「怎麼?」冰炎蹲坐在沙發旁邊,小心翼翼地觸碰著還有淚痕的臉頰,「作惡夢嗎?」
  
  「欸?」他擦擦自己的臉,還真的是濕的,「沒什麼,只是夢到去世的親人。」
  
  「喔?」冰炎靜靜地聽著。
  
  「嗯……在我的眼前……」年幼的他,很早就知道死亡離他很近。
  
  「褚。」輕撫著他的面頰,心疼地吻上他的額,然後擁抱,他知道有今天這樣的褚冥漾,絕對不是偶然,有些事如果不是本人自己願意說,他會等,等到他自己開口。
  
  額上的氣息和擁抱讓他感到安心,「總有一天會抓到兇手的。」這就是他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學科的原因,要比頭腦他是絕對不會輸的,他回抱著他,拍拍他的背脊,「現在幾點了?你吃過了嗎?」
  
  冰炎完全沒有想要離開他身上的意思,只是換個姿勢讓他坐在自己懷裡。
  
  褚冥漾有點受到驚嚇想脫離這個懷抱,站起身卻又被拉回去,「冰炎……」他不是不想讓他們兩個的關係發有進展,自己也有私心所以任由他毛手毛腳,但是回想起下午突然出現的扇董事…想抗拒卻抵擋不了,冰炎對他的情感,他一直都知道的。
  
  他舉起手,觸碰他精緻的五官,高挺的鼻,仔細看著纖長紅色睫毛下,那深情火熱的瞳眸,終究是躲不過啊……
  
  「你再這樣看著我,別怪我非禮。」難得會乖乖讓他抱的褚冥漾,就這麼看著自己,會讓人忍不住衝動的想要親吻他,和他相處的日子,他經常在試探底限,朋友和情人的界線。
  
  頭靠在冰炎肩上的褚冥漾,嘆了一口氣,雙手纏上冰炎的後頸,手指間玩弄起總是在工作之後就會任它披散的銀色長髮,然後輕輕地將自己的雙唇送上。
  
  他驚訝地睜大眼,看著眼前放大清秀的眉宇,沒想到居然會被心裡朝思暮想的人偷襲,蜻蜓點水般青澀的吻在離去之前,他扣著他的黑髮加深力道回吻,趁著他想張嘴呼吸時侵略他的口腔,舌尖的嬉戲讓他微微顫抖,還是不夠,他想要全部的他,全部的褚冥漾。
  
  兩人的吻像是為了補足之前所缺乏的,熱情而激烈,雙手忍不住想要撫摸那纖弱的身軀,一直到冰炎的手機響起才逐漸緩和,冰炎在放開前還是忍不住輕咬一下那柔軟的觸感。
  
  被吻到有些缺氧、心跳加速、昏昏沉沉的褚冥漾,在冰炎懷裡暈眩了幾秒,聽到他開始和電話中的人對話,才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衣衫不整,然後跳離他的懷抱,躲到廚房去轉移注意力,差點以為自己要被吃了。
  
  看著懷裡的人像是受驚嚇的小動物一樣逃開,心中好像某一處原本快要被填滿的空白,又回到了原點,反而更想要去欺負他,結束通話,慢步跺進廚房從身後將他困在水槽與自己之間。
  
  感受到對方的氣息時,想閃開已經來不及了,只好靜靜地繼續擦拭著剛洗淨的碗盤。
  
  他輕輕地將自己的重量放在他身上,「你跑不掉的。」
  
  「嗯。」
  

  
  *
  
  
  
  雖然那之後的同居生活和往常一樣沒什麼太大的改變,只是多了偶爾的親吻、經常的擁抱,真要說起來其實和任何一對交往中的情侶沒有差別,褚冥漾雖然嘴巴上不承認,卻還是任由他予取予求,但有股不安像魚刺一樣梗在心頭,到底是為什麼?
  
  『抱歉,還在工作……』屬於情人的節日,他沒忘,就算在這樣的關係裡,他認定的情人還是只有一個,不想放他一個人。
  
  「沒關係的,偶爾一個人也不錯,最近太忙了。」連續幾場的研討會,讓他忙得團團轉根本無暇顧及其他的事。
  
  『會等我回去嗎?』
  
  「當然。」
  
  其實只是報平安的電話,冰炎的工作屬於高危險性質,所以只要一有空檔就會傳傳簡訊、透過電話聊聊天,就像一般情侶一樣,不、其實不怎麼一般,大學教授和SWAT的成員這種組合怎麼看怎麼怪吧。
  
  「漾漾。」
  
  褚冥漾手機還沒掛斷,身後就傳來其他人的叫喚,因為剛剛的學術研討會太過枯燥,偷溜出來透透氣,坐在校園裡樹下的長椅上,他轉過頭用手勢請對方稍等他一下,對方也點點頭,禮貌性地保持一段距離等待褚冥漾結束通話。
  
  『有人在叫你?』電話另一頭的冰炎聽到聲音有點不是滋味,有不認識的男人在他身邊,雖然不會去懷疑,但就是忍不注酸意。
  
  從聲調裡感受到冰炎情緒的波動,忍住沒有笑出聲,「是國外來的朋友,今天學校有研討會……」
  
  冰炎在電話裡沉默,想問些什麼卻說不出口,只想趕快結束任務回去把人栓在自己身邊。
  
  「回來再介紹給你認識。」褚冥漾沒聽見冰炎的回應,便接著說:「不要因為這樣就趕著回來,自己小心點。」
  
  『等我。』
  
  「要注意安全。」
  
  『褚……』剩下的話語到底是盡在不言中,還是心有靈犀就不得而知了。
  
  「等你回來。」帶著緋紅的臉頰,有些耳鳴地按下結束通話,才轉過身面對來者,「伊多,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女朋友?」伊多打趣地坐到長椅上另一邊,好奇友人心境上小小的變化。
  
  「不是。」
  
  「不是嗎?」他看著褚冥漾搖搖頭,卻還是笑得很閃亮的樣子,「漾漾你的表情不是這麼說的耶……」
  
  褚冥漾用以為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越講越小聲,頭也越低,「應該算是……」
  
  沒想到伊多居然還聽得見,「原來如此……欸?」等等,他有聽錯嗎?
  
  「沒聽錯啦!」褚冥漾害羞的低吼,吸了一口氣平靜下來之後才問道,「你們會待多久?」
  
  「大約兩個星期。」
  
  「再請你們吃飯。」
  
  「有榮幸可以見到那一位嗎?」伊多笑得很刺眼,他非常想看看那個把褚冥漾拐走的人。
  
  「那要看他回來了沒有。」他懷疑冰炎會不會「真的」有空。
  
  「啊啊,我想要聽八卦……」
  
  「伊多……」這個人…確定不是雷多扮的嗎?褚冥漾看了看手錶,從剛才偷溜出來加上中場休息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下半場快開始了耶,雅多和雷多不知道準備好了沒有,你不用去看看嗎?」
  
  「不需要,他們可以的,快告訴我八卦吧!」
  
  整個下午,褚冥漾轉移不了話題,也完全躲不過伊多好奇的精神攻擊。
  
  
  
  
  *
  
  
  
  
  冰炎結束和褚冥漾的通話,臉色不是很好的回到業務用的黑色休旅車上,夏碎坐在駕駛座盯著安裝在車上的衛星定位系統,冰炎身上散發出來的黑色氣息讓他稍微分了神,「怎麼?」
  
  「沒事。」
  
  「喔?不是和女友吵架?」夏碎對於搭檔的反應有點帶著調侃的試探,「我記得上次你露出這個表情是跟某某任分手的時候。」
  
  他有時候很受不了這個搭檔會記得身邊發生的事,尤其是別人的事特別會記得一清二楚,「不是,沒有女友也不是吵架。」
  
  「喔喔?那是……?」難不成是其他人在傳的八卦是真的?
  
  「別問了,閉嘴,」令人慶幸的是這個時候螢幕上的紅點突然閃爍一下開始移動,「目標移動了,還不快跟上!」要是被夏碎知道肯定沒完沒了,他對於前幾任的觀感不是很好,吃過幾次飯就鐵口直斷地說不會超過半個月,結果還真的沒有一個達到他們所下的賭注目標,所以會特別注意他的交友狀況,像個褓母一樣,雖然知道夏碎沒有惡意只是出自對搭檔的關心,惡質的關心,說到這個……
  
  「你還沒聯絡上你弟嗎?」既然是搭檔當然就是要互相關心一下。
  
  「沒有,除了父親偶爾會接到千冬歲報平安的電話以外,沒有任何線索。」
  
  「如果和我們在同一區的話,總局的系統資料應該馬上就可以查到……」
  
  「應該是他刻意迴避那些能夠成為線索條件的東西。」對於同父異母的弟弟,他沒有怨也沒有恨,反而是滿滿的擔心,那個從小就跟在自己身後聰明又鬼靈精的弟弟,為什麼會在一夜之間像人間蒸發般失蹤……
  
  看到夏碎擔心的神情,讓他不經思考,要是褚冥漾也來這招他大概會陷入無法冷靜的狀態,至少無法像夏碎這般還能繼續執勤。
  
  「也許時間到了就會出現,他總是追著你的腳步,不是嗎?」
  
  「嗯。」紅燈之前,「下次介紹給我認識吧?那個讓你煩惱的傢伙。」
  
  「再說。」他不是很希望夏碎認識褚冥漾,一方面是自己的佔有慾,另一方面則是肯定會被腹黑的搭檔玩得很慘……
  
  
  
  綠燈,夏碎踩下油門,車子開進上了道路,隱身在車流之中。
  
  
    
  
  *
  

  
  
  
  冰炎遠遠的就看到褚冥漾和一對顯眼的雙胞胎兄弟在聊天,旁邊還有一位笑吟吟卻注意到他的視線往這邊看過來,微微地對他點頭示意。
  
  褚冥漾也注意到伊多的眼神,轉頭一看,「啊,你來了。」
  
  看著褚冥漾像搖著尾巴的小狗開心地跟他揮手,無奈地搓揉他的黑髮,毫不猶豫地低頭輕點他的唇瓣。
  
  「冰炎!」從臉頰紅到耳根,撇過頭想把自己縮到桌子底下去,怎麼突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親過來啊?這個人難道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很顯眼嗎?不止有三雙眼睛盯著他們看耶,真是……
  
  「看來,我們剛剛應該選擇包廂的。」伊多和雙胞胎交換眼神之後笑說,「你好,我是伊多‧葛蘭多,雙胞胎比較安靜的是雅多,在笑的是雷多。」
  
  「冰炎。」他微微點頭,如果可以他想直接把褚冥漾帶走。
  
  「噢,算是久仰大名…漾漾都跟我說了。」
  
  他挑著眉看褚冥漾,以為露出小狗般無辜的眼神就會饒過他嗎?
  
  坐在褚冥漾身旁的位置上,美其名是參加聚餐,桌下的手卻不安分地和他的手指交纏,不時的眼神交會看出他有些不滿,不過這只讓他更想要破壞這個飯局。
  
  當聽到伊多的聲音就發現了,那是前幾天聯絡時出現的聲音,朋友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直覺詭異地作祟,他無法信任眼前的人,三個都是,所以才會出現那種佔有慾旺盛的行為,不過褚冥漾是不會了解的。
  
  每次在他身邊就會這樣,不管旁邊有多少人,都希望他能注視的是自己,他永遠不了解,到底有多渴望他,有多少次想乾脆就一逞獸慾算了。
  
  
  
  
  
  
  在餐廳門口等待出租車,伊多想了想還是說了,「漾漾啊,你明天就別送我們了。」他吃一頓飯下來看著這兩人,某人銳利的紅眼一直刺著他呢。
  
  「咦?可是…」
  
  「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來,不會迷路啦!」雷多眨了眨眼,雅多在旁邊跟著點頭。
  
  伊多將褚冥漾拉到一旁,讓冰炎瞇起眼想跟上卻被雙胞胎檔個正著。
  
  「漾漾。」語重心長的叫喚,「你被不得了的人纏上了。」從剛才到現在,那個人的警覺心從來沒有放下,而且自始自終眼裡只看著某個笨蛋。
  
  「什麼?」褚冥樣愣了一下,根本不知道伊多到底要說什麼。
  
  看著他一臉空白的表情,頭上還冒出許多問號的樣子,他就知道,這傢伙只會對別人的行為很敏感,對身邊的人則是不知道是在裝傻還是真的沒發現。
  
  「我說,你晚上等著被吃乾抹淨。」伊多笑著說完,也不理會他到底聽懂了多少,在他的臉頰上禮貌的吻別,便走回雙胞胎身邊,三人陸陸續續坐上出租車,伊多搖下車窗,「冰炎,他不是不懂,只是對自己的事有點遲鈍,對於那種事……就算他喜歡你也是一樣的。」
  
  冰炎一時間無法理解伊多到底在說什麼,看著出租車遠去,才有些反應過來,然後把褚冥漾抓過來用力消毒。
  
  
  
  
  
  電梯裡,褚冥漾看著他的背影感受到冰炎緊繃的情緒,今天晚上很奇怪,是工作不順利嗎?剛剛吃飯的時候也是,而且動不動就騷擾他,還在公共場合做出令他害羞的事。
  
  他關上大門,一回頭就被比自己高大的身影困在門板之間,冰炎的雙手抵在門板上,沒有一絲細縫能讓他溜走,帶著激烈情緒的吻用力的落在他的唇瓣、舌葉……一時反應不過來……
  
  看著被他吻得開始失神的褚冥漾,輕輕拉出紮入褲子裡的襯衫,慢慢探索著他的身,微涼的手接觸到溫熱的皮膚,讓他有些顫抖,理智慢慢的回到腦子裡,攀著他的肩,想推開那個令他發軟地觸碰。
  
  「冰炎?」在斷斷續續的親吻中,好不容找到空檔能夠出聲,原本是想問他到底怎麼了?反而露出更多的空檔將他抓得更緊,低下頭啃食著他的纖細的頸子和鎖骨。
  
  會意過來時,上衣已經被褪去大部分,白皙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有些涼意,他的背還抵著門板,「別在這……」雙手交纏上他的頸項,然後輕鬆的被抱起,令人沉醉的吻幾乎沒有停過。
  
  
  
  
  *
  
  
  
  
  看著捲著身子滾進懷裡的人,有種滿足感,之前的怨氣一掃而空,雖然一開始是有點驚嚇,順著褚冥漾的指示伸手拉開床邊櫃的抽屜,一個A4信封袋裡裝著XX套、XX液、精油還有藥膏罐,讓他的大腦瞬間當機,他沒想過褚冥漾會去準備這種東西,不是說某人很遲鈍?!
  
  某人紅著臉,「那是朋友給的啦!」
  
  「朋友?」冰炎開始思考什麼樣的朋友會送這種東西,那個信封袋上的郵戳應該是直接寄到學校辦公室的,難道又是一個在覬覦褚冥漾的人?
  
  「就、就不小心讓他知道現在交往的對象……」他害羞得不敢直視冰炎的眼,「然後就收到…你看到的那些……」
  
  「那要用用看嗎?」拿起一個罐子在他眼前搖了搖。
  
  他定眼一瞧,「唔!好像要用會比較好?」
  
  兩人突然認真討論起來,中間還夾雜著許多研究報告和真實案例的結果,然後一邊做實驗……
  
  除了一開始被嚇到腦袋有點短暫的空白,後來就被褚冥漾身為學者的研究精神牽著走,反正結果和他想的差不多,某人自己先累癱睡死,還好隔天褚冥漾沒有課不然肯定是得請假。
  
  摸著他像幼兒般滑嫩的肌膚,輕捏著臉頰,牢牢地將他擁在懷裡。
  
  「嗯…早安……」略帶沙啞地聲音響起。
  
  輕吻他的額頭,「吵醒你了?」
  
  「沒有。」
  
  他們就這樣安靜的凝視對方,像是要把對方的身影烙印在心底,然後相視而笑,又往他懷裡蹭了蹭,輕輕捲著落在自己身旁的銀色髮尾,反正沒人阻止就繼續玩。
  
  他拉起他的手指,放在唇邊親吻著。
  
  「為什麼是我呢?」褚冥漾一直覺得像冰炎這樣走在街上會引來注目,不論男女老少都通吃的人,會看上他這種路上隨便一抓就是一把的普通人。
  
  冰炎輕咬了一下他的指尖,一個翻身,將褚冥漾壓在身下,「你覺得呢?」一開始引起他注意的是那分難得純淨無雜質的眼神,然後是單純把心情全寫在臉上的表情,以及那個和自己周遭的友人相較起來瘦小的身軀,說他保護欲旺盛也好,就是無法放著像迷失在叢林裡的小動物般的他不管。
  
  而真正認識褚冥漾這個人之後,更讓人無法自拔,雖然單純,也不是沒有脾氣,總是有種不安定的感覺,彷彿這一刻緊抓住的人,下一秒就會消失般的飄渺,自己卻對這種感覺上了癮。
  
  「我怎麼會知道?」他要是知道就不會問了。
  
  「那你呢?」在細嫩的脖子上種下一片草莓園,「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不是笨蛋。」
  
  「也是。」銀色的頭顱在他胸前蹭了蹭,柔軟纖細的毛髮,擦過胸前的敏感,「要負責啊,褚冥漾同學。」
  
  「到底是誰要對誰負責啊?」褚冥漾戳戳那個觸感極佳的面頰,隨後被拉起手,勾著小指。
  
  「總之,就是約定。」
  
  
  
  
  
  
  
  
  
  
  
  
  *TBC*
  
  

评论
热度(11)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