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Tide




*支援That Princess

*之前小段子裡的 / 疑惑/ 加長

*HE無差,穩定交往中(?)




Tide



Dear Knight, 
近日將參訪貴國,希望在非公開行程裡能安排時間會面。
Your Princess.




Eggsy盯著手機上顯示的文字,倒抽一口氣,下一秒已經轉發給Merlin。

幾分鐘後收到Merlin回信:「不可失禮。任務:情報收集。Lancelot支援。代我向殿下問候。」

Eggsy仰天長嘆,將Merlin寫給他的文字貼上Princess Tilde的視窗上。



Dear Princess,
在裁縫店靜候您的到訪。
Your Knight.




屬於前任Lancelot和Galahad任務的延伸,由現任兩位騎士接手,沒有什麼意外和懸念。當他偷偷瞄向一旁專注在晨報上的前任Galahad、現任Arthur的Harry Hart,不知道該不該詢問一些如何與皇宮貴族相處的小提示之類的東西。

「Eggsy,他們是人類,不是外星人。」Harry從報紙中抬頭,回覆了已經把問題問出口的Eggsy,「任務?」

「算是。Merlin還說了:既然是推薦人就該負起責任。」Eggsy坐在一旁的滑著手機,和Harry一起享用早餐與晨報。

Harry冷哼一聲,「說吧,什麼問題?」

靜靜聽著Eggsy補足中間的空白,他從任務報告裡清楚知道Eggsy和Princess Tilde曾經有過一段非常短暫的交流,雖然隨著時間流逝和他的歸來,Eggsy寧可將所有的時間和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但聽到Eggsy笑著敘述那些從文字上看不見情緒的故事,讓他有種說不清的不悅在心底划開。

他維持鎮定地告訴Eggsy所有面對貴族女士的禮儀,卻也難得地想要盡快結束這場談話。「其他的,Lancelot在場應該可以協助你。」

Eggsy認真寫著筆記,專注的眼神望著他,單純熾熱到讓他想閃避。他不是Eggsy當初所遇見的Galahad那樣完美,面對自己所在意的人、事、物也是有所缺陷。而現在的他只想獨佔Eggsy所有的一切。

「祝任務順利。」Harry舉起茶杯,言不由衷地祝福。







為了迎接Princess Tilde的到來,Eggsy做足準備,也向Roxy惡補許多相關知識,雖然平時的訓練裡也包含如何應對這些場合,但是面對的畢竟是等同於外交大使的公主,和在通訊軟體上的交流不一樣。

「Eggsy,你還好嗎?」Roxy看出Eggsy有些不自在,「我會在一旁協助,Merlin和Harry也會同步連線,不會有事的。」

對了,就是這個。Harry正在看著。這是第一次確切知道Harry正在同步監看他的任務,對他來說有著只許成功、不得失敗的壓力,才能回應Harry對他的期待。

當Princess Tilde踏進裁縫店裡,Eggsy接到通知前去迎接,從裁縫店的二樓走下樓梯,Princess Tilde看見他而漾出美麗的笑容。「好久不見,親愛的騎士。」

「好久不見,公主殿下。」Eggsy借出手臂讓公主搭上,兩人一起走上二樓餐廳,Roxy正在擺弄著已經準備好下午茶點。「這位是我的同事Lancelot,就是當時很英勇地飛到大氣層邊上炸掉Valetine衛星的那位。Lancelot,這位是Princess Tilde。」

公主主動伸出手,「久仰大名。」

「我也是。」Roxy輕輕回握,象徵性地親吻公主的手背。

Eggsy與Roxy在裁縫店與Princess Tilde的談話,在對方幾次試探,Merlin允許之下Eggsy適度地透露一些訊息,以換取關於國際皇室之間的情報,公主的聰慧應該能理解這場談話的意義,世界和平是需要用一些看不見的絲線來穩固,Kingsman正好熟悉其中的運作。

Merlin和Harry透過監視器在莊園裡的辦公室看著他們的互動。Eggsy與公主聊得越開心,Harry凝望著螢幕越看眉頭皺得越緊,Merlin則是越看Harry的表情越有趣。

「有沒有養成雛鳥的感覺?兩年前還是個小混蛋,現在已經可以獨立執行任務。」

Harry瞇起眼看著大螢幕上,從Eggsy眼鏡上攝影視角,Princess Tilde美麗的臉龐無限放大;另一個螢幕的角度更證明了Princess Tilde的吻別令人動容。Harry回覆Merlin:「依然還是個混蛋。」

「那是任務之一,Harry,你很清楚的。看著現在的Eggsy,讓我懷念起年輕的你,老混蛋。」Merlin執起純白色的馬克杯,啜飲一口黑咖啡。眼前大螢幕的畫面仍然停留在Princess Tilde最後的親吻。

「對,現在自我厭惡中。」原來把人教得太好也是一種錯誤。Harry覺得Melrin根本是故意要整他,雙手還於胸前,緊抓著自己的前臂。V-Day的後遺症之一就是無法按照自己所想的控制情緒,經過長年訓練抑制的情緒,越來越容易超越理智的界線,並不是什麼好現象。

當Eggsy和Roxy愉快地走進辦公室,Merlin一臉愉悅笑著對他們兩人道:「Nice Job! 」

「謝啦!」Eggsy轉向Harry,發現Harry臉色不佳,嘴角跟著收斂起來。

接收到Eggsy等待尋求他稱讚的眼神,Harry有點勉強地回應:「做得好。」

「Harry?」Eggsy覺得Harry的神情有些古怪,想湊上前探個究竟。

Eggsy的動作讓Harry無意識的退後一步,接著回過神轉身往Arthur的辦公室走去,Eggsy想跟上卻被擋在門外。「離開,Eggsy,現在、暫時、不想見到你。」

靠著關上的門板,他無法確定在這種狀態下是否能與Eggsy好好地說話,親自接觸到身上帶著女性香水的香甜氣味的Eggsy對他的衝擊,對照那些躍然於紙上的紀錄或從螢幕上看見的都還要令他憤怒?對,是憤怒。

理智上,他告訴自己,那是任務。Eggsy非常適合那樣的任務,也適合與像那樣年齡的女孩來往,那是在正常不過的事,他也執行過類似的任務,他企圖說服自己那根本沒有什麼,應該讓Eggsy多接觸這些,他對自己的依賴或是自己對他的依賴會減少一點,卻又對減少的部分感到焦躁不安。而且就在剛剛,Eggsy拒絕了公主的告白,總覺得好像是他妨礙了Eggsy往成功之路邁進,卻又覺得無比開心,因為他選擇的人是自己,但是下一次呢?如果他選擇的不是自己,有辦法放手嗎?

隨手從辦公室旁邊的層架上抓了瓶酒,倒進杯酒,一口飲盡,滿嘴的酸味。







Princess Tilde 就像一塊小石頭掉進他們兩人之間長久平靜的湖裡,震出一道道漣漪。

Merlin雖然笑著對Eggsy說不必擔心,Harry只是有些事情需要釐清,讓他在莊園待一晚不會有事。Eggsy直覺那是關於自己的事,而Harry不願意告訴他。

離開莊園後,Eggsy拉著Roxy去喝酒,從酒吧一路喝到Roxy家。

「Roxy,你說,他到底在想什麼啊?是我做得不夠好嗎?可是Merlin明明很開心。為什麼說不想見到我?為什麼把我趕走?」Eggsy最怕的就是讓Harry失望,也害怕他會突然消失。為這件事煩惱、對Roxy抱怨一整晚,也從普通的調酒喝到烈酒,各種不同的酒精混在一起要不醉也很難,最後Roxy不得不像是哄著失寵的小狗般地將他騙回家。

「我怎麼會知道呢,他想得比我們多太多了。」Roxy搶下Eggsy手中的啤酒罐,「別喝了,我可沒精神照顧酒鬼。」

Eggsy努努嘴,「Harry……」

「他不在這。」

「Harry……」

「嘖!手機給我。」Roxy摸走Eggsy握在手上的手機,找到Harry Hart的號碼撥出。

還未響到第三聲就被接起,『Eggsy?』

「抱歉,Arthur,是我Lancelot,Eggsy在我家喝醉了。」Roxy選擇相信現在的Arthur雖然嘴巴上說不想見到Eggsy,也不會願意讓他留宿在任何一個人的家中,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Arthur只是吃味而已,否則Merlin也不會笑得如此老奸巨猾。

如果這是一場賭注,Roxy有自信會贏。







深夜,Harry接到Lancelot的來電,立即從Kingsman莊園的房間,跳上快速地鐵回到倫敦市區,急促地按著Lancelot家的門鈴。

Roxy打開門,意外看見頭髮凌亂、沒繫領帶、襯衫釦子沒扣到最上頭,露出胸前肌膚的上司。那一瞬間,她可以理解為什麼Eggsy會著迷於Arthur,與工作上一絲不苟的嚴謹模樣完全不同,那是屬於經過百般淬鍊成熟男人的魅力,眼前的這一個,任何人對他都不會有抵抗力的,「Arthur,不好意思這麼晚還麻煩你。」

「不會,他人呢?」對Harry來說,Eggsy如果真的是麻煩,他們一開始就不會有任何接觸。

「在客廳。」

順著Roxy所指引的方向,他看見Eggsy坐在地板上,頭靠著茶几,渾身都是酒味,嘴裡喃喃地叫著他的名字。

「Eggsy醒醒。」Harry輕拍Eggsy的臉龐,將他拉起一手跨至肩膀上撐起,「還能站嗎?」一邊向Roxy道謝,一邊將Eggsy搬上出租車。

好不容易將Eggsy拖進家門,丟在二樓的大床上,坐在床邊凝視Eggsy在睡夢中不斷地喊著他的名字,突然間Eggsy睜開帶著酒氣迷濛的雙眼問道:「讓你、失望了嗎?是不是、做得不夠好?我、只想站在你身邊、而已。」

帶著鼻音斷斷續續、高低起伏的音調讓他心疼不已,只顧著壓抑自己的情緒,覺得到這把年紀還能有這麼大的醋勁很愚蠢的自己,卻忘記停在原地等待Eggsy的腳步。

他輕輕梳理起Eggsy的髮,低下頭親吻他的髮際,「不,你做得非常好,是我的驕傲,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他知道Eggsy聽不見,就算聽見醒來也會遺忘。他知道自己無法因為私心不讓他出外勤任務,也無法因為自己愛他而斷絕未來的各種可能,只要Eggsy還需要他的時候,他永遠都在,就像過去十七年一樣。

Oxfords not Brogues那句暗語,一旦開啟永遠都會為他受理。

早上準備出門前往裁縫店之前,Harry望著Eggsy熟睡的臉,寫了張字條貼在Eggsy的額頭上,讓他睜開眼就能看見。


等我回來
Harry



這是Eggsy睜開眼看見自己視線範圍被紙張遮住,拿下後看見上面的內容。撓撓頭,完全沒有印象自己是怎麼回到Harry家的,還以為會被Harry拒於門外,他就要想辦法爬進來。而到真正清醒時已經是下午,還有些宿醉,洗完冷水澡讓自己清醒之後,下樓走進廚房尋找食物,打開冰箱剩下一些蔬果,得出門去買點東西回來,才有辦法做些什麼來吃。

穿上平時的休閒服,隨手將零錢、鑰匙和手機塞進口袋裡,順便帶J.B.出門溜溜。

Eggsy出門沒有多久,Harry踏進家門發現沒有人在任何一間房裡,甚至沒人在家時,惆悵地坐在餐廳裡。以前從來不覺得一個人在家安靜到連呼吸聲都聽得見,但自從Eggsy搬進來以後,少了一個在旁邊吵鬧的人就像少了些什麼……是靈魂?或是體溫?

對著餐桌放空的Harry,連Eggsy回來將超市的紙袋隨興擺放在餐桌上,叫喚幾聲都沒反應。

等他發現Eggsy正在廚房做起晚餐,才出聲:「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

Eggsy愣了一下,轉過頭看著站在他身後的Harry,挑眉問道:「不回來要去哪裡?」心裡想著:到底是誰留言要我等你回來的?

「不知道?瑞典?」Harry皺眉詢問。

「想了一整晚就是為了這個?我有那麼容易變心嗎?」Eggsy放下手中的鍋鏟,雙手搭上Harry的肩,大概猜到Harry為什麼會這麼問。但,他是那個Harry耶?

近距離面對那雙如湖面般清澈的眼眸,雖然不覺得Eggsy會變心,但他與Princess Tilde相處的畫面依然清晰,「Eggsy,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有一天和某個女性交往,然後結婚生子?」

Eggsy聳聳肩,「遇到你之前,曾經有想過吧。但是,看看我媽,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能夠擁有正常的婚姻關係。」

「如果是公主或者……」

「嘿!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自從進入KIngsman,你從那場惡夢回來之後,什麼騎士、公主還是什麼皇宮貴族、拯救世界都是屁,我就他馬的只想成為你的Guinevere,這樣不可以嗎?」一旦扯上Harry,他就非常地自私,只想成為Harry一個人的騎士,那才是他的全世界。少了Harry,他也許不會對拯救世界感到熱衷,頂多就是多了些成就感,然後覺得自己還是個正常人而已。

Guinevere……Harry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又覺得不愧是Eggsy竟然想得到Guinevere,然後開始認真思考一名騎士能不能有兩個代號的可能性。「有時候會覺得,你不該選擇一個年過半百老人家。」

Eggsy瞪著眼,端詳Harry許久,「……你是誰?你真的是Harry嗎?湖中女妖,快把原來Harry還給我……」用力搖著Harry的肩膀。當初那個強迫他面對自己、面對母親的Harry去哪裡了?在這軀殼裡的是另一個人吧?

Harry失笑伸手接收Eggsy的疑惑與怒火,以及帶著肥皂清香的溫暖體溫。「I’m always here, and always yours.」自己煩惱一整個晚上的問題,被Eggsy幾句話解決了。但是說到Guinevere……

「你和Lancelot到底是什麼關係?」他一直都很想問,太常看到他們兩個感情很好地湊在一起。

Eggsy直到這一刻才感受到,以為對他無欲無求的Harry,佔有慾竟是如此強烈,自己卻無法給予足夠的安全感而愧疚。

捧起Harry的臉龐,回應他一個濕熱的深吻,舌頭輕巧地勾勒著他的唇型,然後頂著因為缺氧而泛紅的臉頰,附在他耳邊說道:「閨密。」






-Tide Fin.-





或者,老媽?

Galahad是Lancelot的兒子(無誤),這樣講Roxy好有母愛(被巴)


看Harry變臉大概是魔法師最大的樂趣←

潮漲潮退——大概是Harry的醋海)))))))))))應該會持續一輩子


忽然想把前面那些短篇全部重寫(。)


少了什麼?大概是肉渣吧⋯⋯但我CP可逆,只好繼續猶豫或者永遠清水(X)


Oxfords not Brogues←其實有真心話、大冒險的髒髒玩法(不要再開腦洞了,一句話就一個坑,根本填不完####)


只是為了一句話而寫wwwwww

评论(4)
热度(62)
  1. 橙汁菌砂礫 转载了此文字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