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 [冰漾] 玉血玦:番外:新年與寶物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新刊預購中~詳情請見這裡


  
  
  
  俗話說:有錢沒錢娶個老婆好過年
  
  
  
  
  
  番外:新年與寶物
  
  
  
  
  一踏進褚冥樣的廂房就看著他在裡頭團團轉得東翻西找,冰炎喊住他,「禇。」
  
  「師兄?」他抱著一疊成套新製的寢飾堆放在床榻上。
  
  「剛才分配廂房你不反對?」
  
  冰炎這麼問是有原因的,國師府說大其實比王爺府稍微小一點兒,說小又必須讓三位國師的住所不失,再加上平日就住在府裡的幾名徒弟和雜役其實很足夠,不過除夕年前後在外地的徒弟們都會回來向三位師父請安有的會小住幾天,甚或是幾位大人會丟著自己府邸不管跑來湊熱鬧,逼不得已的狀況下只好兩兩相依、共度一宿。
  
  「為什麼?」禇冥漾動手整理著床榻,雖然不久前尼羅才來整理過,但現在多出一個人要睡只得想辦法擠一擠,這天要人睡外頭整夜實在折騰,「在太醫院也是這麼過的啊。」他歪著頭對這樣的分配一點也不意外。
  
  「和誰睡?」冰炎挑起眉,神情古怪。
  
  「一起輪班的同僚啊,太醫院的配房是通臥。」褚冥漾摺疊好被單側坐在床榻邊緣,未盤起的黑髮垂落於肩,冰炎想至有人看過他這樣毫無防備的時刻就有氣,走近床邊故意弄亂疊好的被單毫不客氣地拉著他一同坐下,「欸?」
  
  「要不跟提爾講一聲,過完年就搬回來住?」冰炎握著他的手有些堅持的力道。
  
  褚冥漾清澈的雙眸凝視冰炎紅了臉,「如果輔長同意的話。」
  
  冰炎將他拉進懷中,想著剛才晚膳前與師父的談話在心中嘆了口氣,這個決定肯定會讓褚冥漾不服氣,但如果能讓師父這麼小心謹慎的看待,那寶物的定義就在清楚明顯不過,為什麼會是他呢?冰炎回想起安地爾離去前的警告和獰笑將他抱得更緊。
  
  不明所以的褚冥漾突然被擁緊有些掙扎,「師兄——」
  
  聽到帶著撒嬌投降的語調和微弱的抵抗,冰炎清空腦子裡的思緒,一手撫著褚冥漾的背,另一手阻止他繼續若有似無的反擊在他耳邊嘆道,「怎麼不高興了?」
  
  許久沒有如此和冰炎接近的褚冥漾被耳邊的氣息弄得癢癢的,臉上的緋色尚未退去又漲得更紅,「沒有啊,夜深該歇息了,抱著……不好睡。」
  
  「我覺得挺好的啊,很久沒有睡一起了。」對於他的閃避讓冰炎覺得有點失落,半年之前的冬季,褚冥漾總是冷得找個人偎著才能入睡的。
  
  「都多久的事了。」褚冥漾好不容易從冰炎懷中掙脫,「師兄先歇著,我去把燈火滅了。」把冰炎趕去床榻上,自己則是將房裡的燈火一一捏熄。
  
  有人堅持那就乖乖聽話,冰炎一鼓作氣卸下外罩的衣掛、拖了靴、放下床幃、進被窩,「好啊,先幫你把床給暖了。」
  
  「師兄——」褚冥漾失笑,他認識的師兄何時變得這麼不正經了。
  
  冰炎實在很喜歡褚冥漾喚他師兄的聲音,側躺在床上看著他慢慢爬進蔓簾之中,「笑什麼?有說錯嗎?就算是夏暑手腳也冰冷傢伙,到冬天總是冷得睡不著,剛剛握著你的手也還是冷冷的,太醫院的人沒有幫你調養嗎?」
  
  「有啊,但效用不大,連九瀾大人都拿我沒轍。」這幾年內功保養得宜的冰炎已經不像第一次見面時這麼虛弱,反倒是他才是體虛的那個,褚冥漾將手腳埋進已經讓冰炎暖熱的被裡。
  
  「九瀾……你什麼時候認識他了?」冰炎被褚冥漾話中的人名嚇到,先是安地爾現在則那個戀屍狂,大家都把魔掌伸到他面前了嗎?
  
  「做助手的時候。」他打著哈欠側躺著看向冰炎,真的很久沒有這樣面對面注視著對方,「師兄,我問清那玉玦和白陵藥莊的關係了,藥莊莊主說是他們家族的東西,有交代過要好好照顧持有者,所以之後有什麼事可以找他們幫忙。」
  
  「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需要協助的冰炎不以為意地回應,輕輕撥弄著褚冥漾的頭髮,然後一個側身將他抱在懷中。
  
  「師兄?」視線突然被冰炎的胸膛填滿,褚冥漾充滿著問號正當他要開口問時冰炎已經閉眼熟睡,心想現在似乎只能接受這奇怪的睡姿,希望被他枕著的手臂不會被壓壞才好,「新年快樂,晚安。」
  
  黑暗之中冰炎睜開眼,仔細觀察這半年不見的小師弟,消瘦的臉龐和始終沒幾兩肉的身子,泰醫院的伙食應該不差才對,這樣的褚冥漾會是師父們亟欲藏匿的寶物?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吧?就算不是如此,他也會好好的看管自己心中最重要的東西。
  
  「新年快樂,褚。」
  
  
  
  
  
  -番外:新年與寶物<完>
  
  

评论
热度(7)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