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Another Good Day


傻白甜的夫夫家庭生活(x)





Another Good Day



回到倫敦肯辛頓的家,天色已經昏暗,窗戶透出溫暖銘黃的燈光,Eggsy抱著J.B.懶洋洋地癱在沙發上看著脫口秀節目。

無聲無息地靠近、從背後環抱住Eggsy,「我回來了。」

「唔。」Eggsy象徵性地掙扎了一下,被Harry在自己頸肩呼吸的氣息,激出一個個小小的疙瘩,「我以為你今天下午就會到倫敦。」

「中途去辦了點事。」親親Eggsy的額頭,脫下西裝外套、卸下領帶,「生氣了?」

Eggsy眼睛直視著電視,即使不想使性子,卻正在熟練地操控它,「反正你不會告訴我。」

「你又沒問。」

靠著Harry的頸子,Eggsy聞到不屬於Harry平時慣用的香水味,「女人的味道。」理智上知道應酬交際對Arthur來說只是工作,應付Kingsman元老級的贊助者、與各種公務機關斡旋,但以Harry的性格只要遇上女性,額外的下午茶或晚餐也是正常的,通常都是被纏上無法拒絕。

Harry起身拉拉自己的衣服、湊上鼻子嗅了嗅,然後笑了。「我以為是奶娃的味道比較重一點,是親戚的孩子剛出生,繞過去看一看。」

「可愛嗎?」

「Merlin和他媽媽一致認為和我小時候很像,你說呢?」

Eggsy偏頭想了一下Harry小時候的模樣,眨了眨眼,「那一定很可愛。」

「Eggsy,」Harry擠到他身旁坐下,「別言不由衷了,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吃醋只會感到過分開心。」

「我感受到了,老傢伙。」Eggsy感受到Harry今天特別柔和,又興奮地像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喝過頭特別High。

「改天讓你們見個面,你會喜歡他的。」

「唔嗯。」看著對方如此愉悅而且輕巧安撫式的輕吻自己,他也無法反駁其實只有對Harry才能發自內心的說喜歡。

對Eggsy來說,Harry Hart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事。許多秘密只要Harry不願意說,那秘密就遠遠是秘密,如果真的要比喻的話,Harry Hart大概是把Kingsman忠誠保密守則奉為圭臬。即使只是因為年齡差距而覺得沒必要提起,Eggsy還是會覺得很有點寂寞,他想要了解Harry的一切,包含過去的人生、家族什麼的,但是他卻很少提起,也很少聽說有什麼親戚。

在他們兩人相識將近十年、同居將滿七年的紀念日那天,偉大的魔法師和好友Roxy對於他們沒有結婚計畫感到震驚。他曾經試探過Harry,對方的反應不是裝作沒聽見,就是沉默地望著他,好像對結婚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結果因為Harry在任務結束後跑去看親戚家的孩子,「所以其實是想要小孩的嗎?」的想法讓他不安程度升到了極點,和還在任務中的好友聯繫,傳了一大串問題留言給她,過沒多久電話響起,反而被Roxy吐槽:「以現代科技發展,你們要有個小孩不是什麼難事。看他疼你妹跟疼孫女一樣,有求必應,你求他還不一定理你呢,所以你要開始孵蛋了嗎?拜託,你問他對結婚有什麼想法,沒回應也很正常啊,他可能根本沒想過要結婚這件事,但也沒說不跟你結婚,不是嗎?」

Eggsy被Roxy一連串回應,頓時說不出話來,「可是、」

「沒有可是,也許他正在等你正式提起,而不是試探。要知道像Harry那種老派紳士在某些方面還滿頑固的,你不用正統的方式邀請、明確的用詞詢問,他們會裝傻到底。」

「什麼、」Eggsy皺起眉,停頓一下,「等等,『他們』?親愛的,這是你的親身經驗嗎?」

「才不告訴你呢,Eggy。」

Roxy只有在取笑他的時候才會叫他Eggy,「噢,Roxy別這樣,快教我,我需要技術指導。」

「哼,偏不。」Roxy在電話另一頭沉默許久。「目標出現,等我回去陪你去挑戒指,ciao~」

Eggsy盯著手機上熄滅的畫面,甩甩頭。

要破解被壓抑和隱藏多年那名為Harry Hart的思緒,可能要花比平常人多一倍的時間理解,挖掘的過程又有趣到他不想放手。Harry不像一般中年人害怕接觸新的事物,反而覺得多多益善,但不會沉溺其中,反倒是他經常被Harry拖著一起陷入之後卻無法自拔,通常都是被適時出現的任務拯救,不過他有時候也懷疑,任務是Harry看不下去他繼續淪陷硬塞給他的。

Harry一進房間,便看到Eggsy坐上床上像個小孩子一樣,搖頭晃腦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走過他的面前,換上睡衣,繞到他身後掀起被單躺下。

「Good night, Eggsy.」

「咦?」Eggsy轉過頭看著已經趟床、閉眼的Harry,「等等!」

Harry閉著眼睛沒打算張開,「什麼事?」

「那個、我是說、嗯呃……」Eggsy吞了吞口水,「我們、結婚、吧?」

尾音落下許久後都沒有聽見回音。

「Harry?」睡著了?Eggsy看著Harry胸膛因呼吸而規律的起伏,無奈地熄燈、跟著鑽進棉被,沒有注意到Harry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Roxy結束一趟海外任務,踏出Kingsman倫敦總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Eggsy從一場貴族仕女們的沙龍下午茶聚會中解救出來。什麼任務都讓他見鬼去、咳、不,是順利地取得情報並且回報總部。

「如果不是Merlin故意要激怒Harry,就是Harry要懲罰我……」Eggsy覺得把他帶出仕女們下午茶聚會的Roxy是天使,他完全無法想像一整個下午被女士們毛手毛腳、把他當小狼犬逗弄卻無法反擊,回去之後不管任務成不成功都會被Harry訓一頓,丟給他這種任務肯定是有人要整他。

兩人走出沙龍,Eggsy打開Roxy從總部搭乘來此的黑色出租車車門,Roxy非常不淑女的翻了翻白眼,坐上車,「那肯定是你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Eggsy跟在Roxy之後上了車關上車門後,瘋狂撓抓著腦袋,短髮被他抓得凌亂,「我想不出來。」

「Eggsy,雖然你的頭髮很有型,但你再繼續抓下去恐怕到中老年時期就會有髮線危機,到時候就算你不願意,也會被拱上Merlin的位置。」Roxy盯著Eggsy抓著頭的手,無奈地搖搖頭,「還有你的領帶歪了,整理一下。等等我們要去的地方,穿著正式服裝比較適合。」

「去哪?」

「珠寶店。」

出租車開到一間距離裁縫店幾個街區外的街口停下,Eggsy下了車,抬頭看見店門口紅色遮雨篷的字樣,挑起眉用詢問Roxy:「King Arthur有皇冠嗎?」

「皇冠應該不需要,但可能需要一枚戒指。」

「不能找些普通一點的,例如:C店或是T店之類的嗎?個人工作室也不錯啊。」Eggsy的心臟瞬間漏跳好幾拍,開始計算自己的薪水和存款夠不夠支付。

「Eggsy,你嘴巴上這麼說,但你腦子已經在考慮要訂哪一種款式了,所以進去吧。」Roxy不等Eggsy醒腦,先一步走進店門讓他沒有反悔的機會。

幾個星期後,Eggsy接到通知到店裡取回訂製的物品,回到肯辛頓的家,深色的絨布盒放在餐桌上,他正在凝視的盒子思考要怎麼開口時,被眼鏡上傳來的聲響打斷,緊急的任務支援讓他放下手邊的一切飛奔出門。

等他再度回到家已經是凌晨深夜,Harry則是待在總部處理世界另一端的危機。Eggsy一覺醒來已經是超過八點,聽見廚房微弱的聲響從床上坐起身,梳洗後下樓看見Harry一如往常地坐在餐桌邊,看著早報。

看見Harry精神奕奕看著早報的樣子,應該是在總部有休息足夠才回來的,不論昨晚他們經歷了什麼:「Good morning, Harry,又是美好的一天,世界和平。」

「是啊,世界又再度恢復了平靜。morning, Eggsy. 你的早餐在桌上。」Harry分心抬眼看了一下Eggsy,然後又低頭繼續看報。

Eggsy站在餐廳門口,看見Harry從總部帶回來、擺在桌上的精緻餐點盤和現磨咖啡,然後視線對焦在昨天下午被他擺放在餐桌上的物品位置時,並沒有任何東西的影子,驚嚇之餘開始在房子裡走來走去、東翻西找。

隨口問了句:「Harry,有看到我擺在餐桌上一盒小小的東西嗎?」

「那是什麼?」Harry闔上報紙,看著焦慮不安的Eggsy。

「唔。」Eggsy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竟然不見了或是他根本忘記收到哪裡去,明明記得是擺在餐桌上。

「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不、不是,沒關係的,那再買就有了。」

「那就好,再找下去圓桌會議就要遲到了。」再度攤開報紙,隔在報紙之後的Harry露出微笑,不知道那個傻蛋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發現,拿著報紙的左手無名指上多了一枚的戒指,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

Eggsy嘆了口氣停下動作,拉開Harry右手邊的椅子坐下吃起早餐,「只要比我們的王早到就不算遲到。」

Harry挑起眉放下報紙,「所以,你打算跟我一起遲到嗎?」

Eggsy露出痞痞的笑容,「我們哪一次不是一起遲到的?」







圓桌會議之後,Eggsy告訴Roxy這神秘的失蹤事件,Roxy呆愣卻不敢明白表示些什麼,有眼睛的人應該都有看到Arthur左手上的戒指非常刺眼,更何況那是她陪Eggsy去訂製的款式,認不出來才真的是眼睛瞎了,Arthur做得這麼明顯,Eggsy卻沒發現肯定是有什麼陰謀,她才不要揭穿這種有趣的事。

「所以你要再去一次?」

Eggsy點點頭,Roxy只好捨命陪君子,但是她實在很想告訴Eggsy,這次可以訂做他自己的戒圍。

兩人才走進店內便被請到VIP室裡奉上茶水,正當Eggsy覺得疑惑看向坐在一旁的Roxy,Roxy也不明白地聳聳肩時,店經理手上端著深色絨布的托盤走了進來,上頭有個眼熟的絨布盒,端正的擺放在他眼前說道:「這是Mr.Hart 前幾天打電話來訂製,讓我們轉交給您的。」

Eggsy有些緊張地打開絨布盒,那是一枚和他當初訂製同款式的白金戒指,戒指內圍刻著「my dear Eggsy」,有點激動的搖著Roxy的肩膀,「他知道?為什麼他會知道?」

「就表示他有收到戒指了嘛,而且回贈一個給你,這代表的是什麼還不懂嗎?」

「他、他答應了?」

Roxy用力點點頭,只希望Eggsy掐著她肩膀的手勁能夠鬆開。

「那我現在要做什麼?打電話?放煙火?」

「先打電話吧。」Roxy揉揉自己被捏痛的臂膀,這顆蛋的腦袋是被Arthur攪成糨糊了嗎?

走出店門外還沒拿起手機,就看見一名年長的紳士,鼻樑上掛著墨鏡,手中的黑傘抵在石板道上,像是從雜誌裡走出來的看板人物。

「今天天氣不錯,要不要到處走走。」

Eggsy有些驚訝轉頭看Roxy一眼,沒想到紳士比他先開口:「改天再向妳致謝,Miss Morton。」

「當然,Mr. Hart,我把人還給你了。」Roxy將Eggsy往前推,對他擺擺手,「快去吧,我會自己打發時間。」

Eggsy站在紳士面前,就像第一次在警局門口見面,將手掌心大的絨布盒交給Harry,「Would you mind?」

「No. It’s my pleasure.」

Harry執起Eggsy的左手替他戴上,這時Eggsy才發現Harry的手上戴著同款式的戒指,想起Roxy說過的話,內心想著:Harry作風一點都不老派。



Another Good Day Fin. /



又是美好的一天,今天看來適合求婚(並不)

ciao:恰歐~義大利語,你好、再見都能用

珠寶店:http://garrard.com/ 

戒指在工作的時候應該會收起來
當然,必要的場合拿來擋禍水還滿好用的

聽到Eggsy求婚暗爽→不到十分鐘就知道Eggsy去哪一間訂了戒指就跟著一起訂了→看到給他的戒指馬上就戴起來→完全猜到Eggsy不會發現,所以交代店裡在他第二次進去的時候轉交給他

到底是誰跟誰求婚!(用力搖晃)




量戒圍的方式 /

Eggsy看著那一串圓滾滾的戒圍圈,伸出手指量完自己的之後,將圈圈卡在右手中指與無名指之間一個一個慢慢試。

Roxy不忍直視,拼命找話題和店員聊天。





魔法師不甘寂寞 /


『Lancelot,跟緊他們,在他們去登記之前攔截。』

「Why?」

『第三方見證人,如果不是騎士們就沒意義啦!』

「其實是不好玩吧?」

『Whatever,記得攔截。』

「Roger.」






评论
热度(78)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