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The Little Lady




*手機殼製作調查表單在這裡

*只是想寫寫這兩個人到底會養出什麼樣的小孩ˊ_>ˋ其實是玩小孩心得?!

*還是番外,正文神馬的........腦補好不好(被揍)





The Little Lady



從她開始會說話、有記憶以來,如果不是在母親與繼父的家,就是在Uncle Harry的家或是Savile Row的裁縫店裡玩耍。Eggsy說,那是因為Uncle Harry和Mr. Merlin是裁縫店的主人,所以才容許她在店裡玩,其他人可沒有這樣的優待。

每天放學來接她的如果不是Eggsy或是Uncle Harry,她會看到Mr. Merlin搭著拿著平板,靠在車旁等她下課,或是Roxy開著帥氣的跑車出現。在裁縫店等待Eggsy或母親接她回家的時間一點都不無聊,她喜歡聽Uncle Harry說故事,也喜歡Mr. Merlin的生活科普大解密,更喜歡和Roxy說些女孩子們的小秘密。真要說的話,她是裁縫店養大的孩子,沒事就在店裡看著來來往往的客人,學習如何說道地的牛津腔,如何執行每一個優雅的禮儀。

「My little lady.」Eggsy總是這麼叫她,一邊親親她的臉頰。

趴在Eggsy肩上看著Uncle Harry的表情,得意地笑容中帶著一絲苦澀,總是讓她忍不住想著是自己或是Eggsy做了什麼,讓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Eggsy會牽著她的手,帶她回到母親與繼父的家,但Eggsy沒有一起住在那裡。

那是還很小的時候,小到連學校都不能去的年紀,在她模糊的記憶中,一直以為Uncle Harry是母親的朋友,總是會在Eggsy不在家、母親又必須出門的時間到訪,她也不只一次幻想過那樣優雅的紳士能夠成為自己的父親,甚至曾經想跟Eggsy聯手把他們湊成對。

Eggsy愣了愣,然後問她為什麼會這麼想。她回答:因為想要有個像Uncle Harry一樣的父親。Eggsy揉揉她的頭說,好吧,那他去問問Uncle Harry。隔天她見到Uncle Harry來到家裡,坐在餐桌旁對她招招手,她有點猶豫地走了過去,Uncle Harry將她抱起,讓她坐在他的腿上,「My little lady, 很抱歉,我無法成為妳的繼父,但是只要妳願意,我可以像父親一樣照顧你們兄妹。」

「Harry!」不知道是哪一句話惹得Eggsy沒禮貌的大叫,Uncle Harry則是笑得很開心。

「隨時歡迎妳到我家來玩,反正Eggsy現在跟我住在一起,不缺妳一個,My little lady.」

「Harry, 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Well, Eggsy, 她還沒說要把我當成理想對象呢。」

看著兩個大人一來一往地鬥嘴,她吐出一句:「我的理想對象是Eggsy。」

「What?」兩個大人同時驚訝地轉頭看她。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Uncle Harry是個貼心的紳士,適合需要有人照料的母親;而Eggsy就像騎士將她捧在手心裡當小公主一樣寵著,朋友和朋友的母親也都說,Eggsy真是難得一見的好青年,都想幫他介紹對象,不分男女。

她話一說完,Uncle Harry親親她的額頭,「Good Girl,妳一定能找到像Eggsy一樣的好對象的。」

轉頭看著Eggsy擦去額角的汗,無條件接收Uncle Harry的瞪視,「呃、Harry你知道的,我哪有時間去吃什麼相親飯啊,工作這麼忙,回家還得帶小孩。」

「可是上次那個誰來家裡吃飯的時候,明明就要約Eggsy出去約會,但是被Eggsy拒絕了。」

「喔?」她將頭靠在Uncle Harry的頸子上,聽見他從喉間發出一聲,低沉地像是某種樂器。

「My Girl,希望妳也記得那個誰也說,要我不帶妳出門才算是約會的。我才不會接受一個不讓我帶妹妹去約會的混蛋呢!」

「Eggsy,以正常的約會來說,是不會帶上妹妹的。」

「Harry就不會介意。」

「Eggsy。」Uncle Harry低沉又堅毅的音調,讓Eggsy閉上嘴。

她看不懂兩個大人之間的眼神交流,卻聽見Uncle Harry輕聲無奈地嘆息。一直到她能上學校學習,理解到所謂的男朋友、女朋友、約會、婚姻這件事之後,她才慢慢理解Uncle Harry那一聲輕嘆裡帶著多少的寵溺與無奈。

有段時期她非常期待母親外出旅行,這樣她就會住到Uncle Harry家,Eggsy會帶著他上學,Uncle Harry會接她下課,同學們如此羨慕她有Eggsy這樣的兄長,以及Uncle Harry如貴族紳士般的長輩,她猜想Uncle Harry應該是真的貴族,很有錢的那一種。

Uncle Harry送給他們兄妹的東西只要她有、Eggsy也會有一份,都是從來沒見過的品牌,有些沒有標牌的就是訂製的,她唸不是公學也不是私立學校,就只是普通的社區學校。Eggsy不只一次向Uncle Harry表示,贈送的東西太昂貴不適合讓小女孩帶去學校。

「女孩要富養,聽過沒?讓她多見見世面、多看點好的東西,將來長大才不會被騙,當初就說讓她去讀私立學校,是你和你母親拒絕這件事,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教養貴族淑女,有什麼不對?」

Eggsy被Uncle Harry堵到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知道Uncle Harry說的是對的,卻還是氣呼呼地像隻小松鼠一樣鼓著臉頰,Uncle Harry捧起Eggsy的臉親了一下。

「你知道我沒有惡意。」

「我知道,你只是想以自己能做到的地方回報我的家人。」

「是啊,畢竟我把你母親和妹妹,最重要的寶貝拐走了,偶爾讓我愛屋及烏一下。」

「唉、不過Harry,一般學校和私立學校不一樣啊……」

「沒有不一樣,Eggsy。人類從採集打獵的原始本能,演化成互相競爭的意識,到哪裡都是一樣的,只有表面上虛偽和真實反應的差別。我們可以把她養成在龍蛇混雜中成長的淑女,也可以讓她成為什麼都不知道溫室裡的花朵,你覺得哪種比較好?我覺得參考Lancelot的意見也不錯,這也是我當初沒有阻止你們理由,等她夠大了,她自己會有所選擇的。」

「oh, Harry……」

「如果那時你母親願意接受我的協助……」

「那我們就不會在一起了,Uncle Harry。」

「為什麼聽起來像是我的遺憾。」

「不是嗎?」Eggsy笑得像偷了腥的貓,逃離Uncle Harry身邊將她帶回房間。

她有時候會有Uncle Harry其實更寵著Eggsy的錯覺,但Eggsy明明就已經是大人了。Uncle Harry卻容許Eggsy和他睡在同一張床上,而她卻只能一個人睡。

她還記得那天半夜被惡夢驚醒,拖著自己的被子去敲Eggsy的房門,來開門的是穿著深紅色浴袍的Uncle Harry。

Uncle Harry蹲下來與她平視,大手輕輕撥整齊她凌亂的頭髮,「親愛的,怎麼了?」

「惡夢……好可怕……Eggsy呢?」

「Eggsy累了,我能陪妳嗎?」

她胡亂地點點頭,任由Uncle Harry牽著她的手回房間,聽著Uncle Harry念著故事書沉穩的音調入睡。隔天早上起床,看著Eggsy神清氣爽的做好早餐等她下樓,沒來由的不開心。

「怎麼了?什麼事讓妳氣得臉都皺在一起了?」

「為什麼Eggsy可以跟Uncle Harry睡,我也要跟你們睡在一起。」

Eggsy傻住,Uncle Harry忍著笑摸摸她的頭說:「等妳長大一點就會知道了。」

等她長大一點……一直到她八歲的時候,才發現Uncle Harry給她的親吻和Eggsy的完全不一樣,對她是點到為止、紳士般的親吻,對Eggsy則是經常會超出一般認知範圍。有時候她會在廚房裡發現吻到忘記她存在的兩個大人,被她突然出聲嚇一跳;有時候會看見Uncle Harry舔咬著Eggsy後頸不放,雖然Eggsy看起來真的很好咬,她有時候也會偷咬Eggsy的手臂,但感覺上更加地煽情,因為Eggsy是大人的關係嗎?

某天Eggsy因為出差無法來接她,放學只好自己走進到裁縫店等待Uncle Harry下班,在等待的同時,無意間瞥見Uncle Harry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那年她十二歲。

「Uncle Harry,哪天帶你的對象讓我鑑定一下。」她很為長輩高興,等了這麼多年、被她和Eggsy拖了這麼久,終於有個能穩定下來的對象。

Uncle Harry給了一個讓她臉紅心跳的微笑,「對象是你從小就認識的人,如果你反對的話,我們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知道Eggsy有沒有發現這個祕密,內心列出好幾個名字又劃掉好幾個,想著想著,想到Eggsy應該比她更清楚Uncle Harry的對象是怎麼樣的人,等他回來再問問。

終於Eggsy到了家,她一蹦一跳地從二樓跳下歡喜迎接Eggsy回來,一路衝進Eggsy懷中,「Eggsy。」

「哇喔!」Eggsy穩穩地接住她,「大女孩,妳再過幾年這樣抱我,妳的男朋友可是會吃醋的。」

「那也要等我找到像你一樣的男朋友啊,我的好哥哥。」她拉著Eggsy笑道,「Eggsy,跟你說一個大消息。」

「什麼大消息讓妳這麼開心?」

「Uncle Harry有對象了,連定情戒都有,你知道對方是怎麼樣的人嗎?」

Eggsy沒點頭也沒搖頭,只是靜靜地帶著微笑凝視著她。而她則是被看得有點莫名其妙,直到她感覺到拉著Eggsy的手指間有個平常沒有的物體,她停下躁動拉起Eggsy的手努力研究,看著那枚戒指的視線漸漸模糊,低下頭眼淚跟著滴在Eggsy的手背上。

「親愛的?」Eggsy輕輕撫著她哭濕的臉。

「你們……從沒告訴我。」她停頓好久才回覆Eggsy一句話,轉身就跑回房間裡大哭。

Eggsy緊張地行李隨地一丟,跟了上去卻被擋在門外;Uncle Harry聽見她的哭聲,也來到她門前,請求她的原諒。

她怎麼能夠讓Uncle Harry說出這麼低聲下氣的話,怎麼能夠看到Eggsy因為她而驚慌失措的表情,她是如此喜愛這兩個人,希望他們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如果她反對的話,是不是他們就會分手,是不是就無法同時看見那兩人對著她微笑。

他們怎麼可以瞞著她這麼久?如果他們因此分開,她是不是只能選擇其中一個,就像是兩個心愛的玩具被搶走,自己卻不知道該請求留下哪一個而困擾。

貪婪又不知滿足。

她第一次這麼地討厭自己。

隔天她和Eggsy兩個人都紅著眼眶,失神地坐在餐桌旁,她想問Uncle Harry為什麼不在,卻不知道怎麼開口。接連好幾天都沒看見Uncle Harry和她一起迎接早晨,只有Eggsy沒什麼表情地坐在她身旁或是留下凌亂潦草的字條陪伴她。以往熱鬧的餐桌變得如此寂靜,這樣的改變是因為她嗎?

「Eggsy。」

「嗯?」

「Uncle Harry是不是生我的氣?」她非常不淑女地用力咬下一口麵包。

「噢,他才不會對小淑女生氣呢。」

「那為什麼……?」

「他擔心妳會討厭他。」

「為什麼?」

「因為他搶走妳心目中的理想對象?」Eggsy指了指自己。

她被Eggsy的表情逗笑,「那你就不會擔心,我討厭你搶走我心愛的Uncle Harry?」

「再怎麼討厭,我也是你哥。而且,麻煩一下『你心愛的Uncle Harry』是我的Harry,從來就不是妳的。」

「討厭鬼Eggsy。」

Eggsy得意地「哼哼」兩聲,「想見他就去裁縫店吧,他不會拒絕妳的。」

「Eggsy,我只是太震驚而已。後來想想,其實很久以前就應該要察覺到這些。我希望你們都能幸福。」

Eggsy站起身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快去吧,My lady,別讓他等太久。」Eggsy沒說的是,也別讓他等太久。

裁縫店二樓的餐廳裡,當她看見Uncle Harry挺直地站在窗前等待她到來,光線灑落在紳士的西裝上,猶如冑甲般閃耀刺眼。為什麼她會想讓如此美好的人離她這麼遠、離Eggsy這麼遠,只是因為她一時無法控制的情緒。

「Uncle Harry。」

「歡迎,My lady。」

「我、很抱歉。」

「不、該說抱歉的是我。」Uncle Harry拉開他身後的椅子,「請坐。」

她搖搖頭,手同時搭上那張Harry拉開的椅子,看著紳士堅持把話說完,「我並不反對你們在一起,只是有點生氣你們結婚卻不告訴我。」

Uncle Harry向來柔和的神情,瞬間變得銳利起來,「女孩,妳能理解自己所說的話嗎?」

她用力點頭,「我無法用言語形容我有多愛你們,而且我是你們的養大的孩子,永遠都是。」

她走上前用Eggsy擁抱她的力道回抱Harry。

「Thank you, My lady.」Harry彎下腰親吻她的頭頂,一如以往。

「這是我該做的。」她仰起頭看著Harry,「還有,Eggsy這幾天似乎都沒睡好……」

Harry沉下臉,「別忘了他已經是大人了,會照顧好自己的。」

「是嗎?」她忍著笑,「我很懷疑喔。」

「妳該去學校了。」

「Yes, Sir.」看著在她面前總是維持鎮定的表情逐漸瓦解,笑嘻嘻地跑出裁縫店,搭上熟悉的黑色出租車,上學去了。

她知道今天回到家又能看見熟悉的兩人鬥嘴的畫面,那才是她所認知的幸福場景。



The Little Lady fin./



先這樣。w。

其實小朋友經常撞見大人在做壞事,只是都被這兩個大人技巧帶過。

從小被Eggsy教防身術,再長大一點Harry會帶她去射擊練習場,成年之後的性格應該會更像Roxy。最多就是在裁縫店玩,沒去過總部,但是有去過Kingsman名下其他的莊園。小時候不是很清楚他們的工作,長大之後Eggsy會告訴她。就設定嘛wwwwwwww

在小女孩每個時期的稱呼都不太一樣,最後稱為My lady的時候,表示他們認同了女孩的成長,從那之後就會以大人的方式看待。

好吧,我每次在打My lady, My girl的時候都一陣酥麻,這絕對是幻聽(抖抖抖)

預告:收書裡應該會是不太一樣的版本...........(逃走)



评论(10)
热度(51)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