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Eggsy Unwin & Mr. Hart-03



*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有顆蛋薄弱登場(X)



03. 實務魔法



Charlieㄧ愣,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什麼第二位魔法師?」

「幾年前我曾經遇到一個身體有缺陷,街頭賣藝的女魔術師,突然拉住我,說因為我是Merlin所以必須告訴我一個秘密,從我手上騙走一筆錢之後,告訴我,將來會有兩位魔法師重振英國的魔法。」Merlin淡淡地說著這可笑的過程,「騙局,是的,我剛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但他說,雖然我身上的確有某些特質能夠被稱為Merlin,但我並不是那兩位其中之一,那女孩相信當那兩位出現時,會有某種徵兆。」

Charlie突然覺得這一切有點荒謬,為什麼這些人會相信一個騙子的說法。

「確實很荒謬。」Galahad回應Charlie心中所想的,「但可能也不是這麼荒謬,在我收藏的書籍與大量的童話故事裡,都有魔法師、巫師或是女巫的存在,從這些系統裡面歸類出一套破解妖精惡作劇——那些看似亂無章法的故事,所要傳達的妖精訊息中核對,確實有這兩位魔法師的存在。」

「其中一個,我敢肯定就是Galahad。」Lancelot頗有自信的力挺好友,「在我走過世界各地,從來沒遇過像Galahad這樣,能夠施展務實魔法的魔法師。」

Percival跟著點頭,Merlin也是。

「那是否能夠邀請那些學會裡的魔法師見識一下,實務魔法?」Charlie有些興奮地問道。

Galahad搖搖頭,嘆口氣,「我試過,學會的書眼睜睜地從他們眼前消失,都在這間圖書室裡了,但他們依舊認為這是三流魔術,魔法在這個年代不被重視,具備娛樂性質的幻術才是。Arthur甚至認為這和血統有關,所以找來的人都是有貴族血統的,但事實上,這和本身具備的能力和特質比較有關係。」Galahad沒有繼續說下去。

「Galahad?先生們?」Charlie出聲喚了突然陷入沉默的眾人,Roxy則是埋在自己的書本裡不予理會。

「Charlie,能不能麻煩你,別把這裡談論的事說出去呢?」Galahad用無比真誠的眼神看著他。

「當然,先生。但我一定會為先生平反,實務魔法必定要復甦。」

「謝謝你,Charlie,但是……」Galahad搖搖頭,「歡迎你再來看書,Merlin送他們出去吧。」

在Merlin帶領下,他們走出了像迷宮般的道路,從樓梯下的儲藏間那道小門鑽出來,Charlie回到自家,發現自己的記憶似乎遺失了一半,他幾乎回想不起來在那間圖書室裡到底看過那些書本和哪些魔法,想用紙筆寫下那些過程,寫出來的卻是他看不懂的文字。

他終於熬到星期五,魔法師學會一星期一次的會議,一樣冗長乏味。Roxy也無聊地在筆記本裡畫起圈圈,在見識過實務魔法之後,理論性的魔法對他們來說都太過枯燥。在Arthur宣佈散會的同時,Charlie忍不住說了句:「不懂啊,為什麼你們這麼看不起實務魔法呢?」

Roxy忍不住拉拉Charlie的袖子,要他別再講下去。

「因為那是騙小孩的把戲,Charlie,你還是小孩嗎?」

「但是,你們明明都見過那位大人所施展的魔法,不是嗎?」

「那位大人?你說的是Galahad?」Arthur挑起眉,被Charlie激怒,「別再提那個叛徒,那個人根本不配稱為紳士魔法師,誰要是膽敢再提起就別再進入學會,尤其是你Charlie、Percival和Lacnelot,散會散會。」

「不,我強烈地要求Arthur,一定要讓各位紳士看看實務魔法。」

「好啊,如果Galahad願意出席學會的圓桌會議。」Arthur用著低沉宏亮的嗓音回答Charlie。

由學會發出的邀請函,很快地就得到Galahad的回覆。

  先生:

  感謝我的朋友,極力替我維持聲譽。如今確實收到學會對我的不滿與高見。您在信中特別提到我謊稱具有不可能獲得的力量,針對這一點,我想做個簡單說明:有些人只看得見血統與財產,而不檢討自己拙劣的涵養,但過去的紳士能夠施展魔法,現在的紳士一樣也行。過去幾個月來,我努力地證明這一點,結果也相當滿意。現在居然說魔法只是騙小孩的把戲,這點我無法認同,不過如果你們想看看騙小孩的把戲,貴學會下星期五再度聚會,地點改至皇家藝術學院的雕塑大廳,屆時我將跟諸位說明何謂騙小孩的把戲。

  你過去的友人,誠摯的Galahad


Galahad回信的字句裡充滿著憤怒,更令Arthur期待這個消失已久的Galahad到底會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

很快的,一個星期又過去了。

那個星期五晚上,在下班時間突然地烏雲密布,魔法師學會的紳士們早已將皇家藝術學院的雕塑大廳預定下來,沒有任何學生和閒雜人等能夠進入,他們耐心地等待Galahad的到來,而最後一個進門的是許久沒在學會現身的Merlin。他帶著厚厚一疊紙張,發給每一位在場的紳士。

「Galahad希望學會的每位魔法師許下承諾,如果他成功施展了魔法,Arthur必須無異議解散學會,並且不得再自稱為『魔法師』,同意者在紙張上簽名後交給我就行了。」

Charlie、Roxy拿著那張紙看著Merlin,交給Merlin的是空白的紙張,「我們不會簽的Merlin。」

「是的,當然,Galahad也說他的朋友不需要簽名。」Merlin給他們一個安心的微笑。

「那麼Galahad什麼時候才會出現?」Arthur不耐煩地詢問。

「先生,我想Galahad是不會出現的。」Merlin收集好紙張報在胸口,「這些簽名將具有真正法律效益,不過,法律比不上妖精的惡作劇。」接著Merlin拿出打火機,將紙張就地燒毀,看得所有紳士們一愣一愣,忍不住恥笑Merlin大概是瘋了,又說道Galahad不敢出現大概是大話說盡,不敢現身。

Merlin嘆口氣,「如果能在自家溫暖的客廳施展魔法,誰會想在這種見鬼的天氣出門呢?」他的話才剛說完,接著不屬於雕塑大樓的鐘聲響起,他們在魔法的理論書籍裡曾經提到,這是隨魔法而來的鐘聲,通常表示精靈挾持某位地位從高或格外美麗的先生女士,將這人永遠留在妖精國度。

鐘聲逐漸消失之後,紳士魔法師們相當緊張害怕,想像著即將出現的妖精會提出什麼樣的交換條件或命令時,寂靜的雕塑大廳突然出現異常的震動。

「地震?」

「不!快看那些雕塑!」

雕塑大廳的雕塑品不自然地伸展自己,像是生命體一般。雕刻在柱子上的人像拍打著節奏、唱起歌謠,佇立在展示台上的現代雕塑隨著音樂扭動著身軀,影子就像巨大的圍牆將他們限制在這棟樓裡,逃不出去也躲不開。

Roxy和Charlie興奮地觀察起雕塑的每一個動作,Lancelot和Percival淡定地和Merlin討論起Galahad在其中用了哪些法術,竟然可以擴大到這種效果。

Arthur站在原地瞠目結舌,「這絕對是妖術、是騙術、這是幻覺!各位紳士!」Arthur的聲音大到連雕塑品都停了下來,像是正在聆聽Arthur的演說。

Merlin用充滿戲謔的眼神看著Arthur,「Arhtur,這應該是身為英國人,每個人都會的東西,雖然隨著工業革命之後,時代的變遷使得魔法不再重要,但是身為英國人絕對不能忘記和妖精溝通的方式。」

「Merlin——!」Arthur的聲音在整個大廳裡迴盪。

Merlin雙手負在身後,對現場諸位魔法師先生女士微微向前傾身十五度,「抱歉,Arthur,恐怕學會勢必要解散。當你們走出這棟大樓時,將會無法對任何說出這裡面所發生的事,調閱出的監視影片也無法證明你們所說的話,你們只會記得實務魔法的強大。」

沒有人會記得那些雕像唱過什麼歌、說過什麼話、跳過什麼舞,就算他們私自偷拍些照片或是影片,在那些數位記錄底下也只會是一個安靜正常的展示空間。

而Merlin的宣示像是他已經找到新的王,不再為Arthur服務般。

當紳士們被實務魔法的體驗震撼感官,緩慢地步出雕塑大樓,倫敦的魔法師學會從今天起解散之後,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實務魔法的存在與危險。

待所有人都離開雕塑大樓,屬於學校的校舍再度清空封閉,Merlin站在校舍外,等Percival和Lancelot把車開過來時,拿出手機撥了Galahad的電話,有些激動地問道:「你在哪?剛剛那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之前沒看你實驗過啊!」

「Galahad真不愧是倫敦首屈一指的實務魔法師啊!先生,請務必收我為徒。」Charlie在一旁叫到,Merlin乾脆開了擴音讓站在一旁的兩位小朋友也能聽見。

『等一等,我換個地方。』喇叭傳出來一陣吵雜的人聲和流行樂的背景聲,終於背景音效小聲許多,『那個我也是第一次嘗試,晚一點再告訴你們詳細情況,我應該是遇到第二位魔法師了。』

Charlie知道的是,Arthur在那天的賭約之後默默淡出倫敦社交圈,實務魔法的聚會依舊是每個星期五,地點則改在Galahad的魔法圖書館裡,而出來迎接他們的,除了老樣子的Merlin以外,還有另一個沒見過的年輕人——金棕色短髮、臉上有著淺淺地瘀青以及帶著淡淡憂傷地微笑。



-TBC-



突然發現我最近挺吵鬧的(反省)

如果下禮拜沒更,大概就是去閉關了,九月中以後回來(揮手)



评论
热度(25)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