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無差] A Raven-2

來自 @執念 的點文


渡鸦蛋可以看到24小时内将要死亡的人的准确死亡时间和死因以及会被自己杀死的人的死亡时间和死因(后者不用受24小时限制)。然后可以在体力许可的条件下变成渡鸦,视力极好。渡鸦蛋还有很多把黑色羽毛状的小刀。等等

 

但,我好像,不小心又正劇向+變態了(跪坐) 

電影劇情有大量略過←

希望上下完結OvO←算了,我放棄,別問我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嚴重懷疑醜小鴨那篇也會發生同樣的問題OTLLLLLL


因為我九月中要考試,後面的就所以直接安排時程發布,這中間我如果發了什麼東西,年底兩本小說本和票夾通通一起出(發毒誓)



 A Raven-2 

 


Harry按下緊急呼叫鈴,在Merlin檢查過後通知Eggsy。沒過多久Eggsy就牽著訓練用的小狗出現,笑著對他說:「Welcome back, Harry.」

Harry咳了聲,「沒想到你能成為六位候選人其中之一。」

「我只是盡力去做而已。」Eggsy露齒一笑。

Harry一愣,想起對方的身分,很想拜託他不要盡力比較好。

Merlin再度拿著平板出現,「Eggsy,我需要私人談話,你可以先離開了。」

Eggsy看向Harry用眼神詢問他是否要接受Merlin的命令,Harry靠著病床床尾坐下,對著正前方的螢幕。「不用了,讓他看看吧,說不定能從中學點什麼。」

「As you wish, 來看看這個。」Merlin將平板上的訊息投影在螢幕上,那是Harry找到Professor Arnold時的片段,就是因為這個任務才導致Harry陷入昏迷。Eggsy看著螢幕上的男人尖叫,接著爆炸。

「Fucking hell, 你把他的頭給爆了。」Eggsy看著Harry,驚訝的眼神中帶著一絲興奮。

「事實上,是被他脖子上的晶片給爆了。」Merlin移動畫面局部放大,「從這個疤痕底下。」

「我的設備有捕捉到他的觸發信號嗎?」Harry看著畫面問道。

「幸運的是,有。不幸的是,所追蹤到註冊的IP位置是在Valentine公司的名下。」Merlin接著點開Valentine的資料。「這沒什麼用,他在全世界有幾百萬個員工。」

Eggsy看著螢幕中男人的臉,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傢伙是個天才。」Merlin和Harry同時看向他,Eggsy有點不可置信地回望他們,「你們不知道?」兩人一起搖頭,Eggsy搶過Merlin手中的平板,搜尋他早上看過的新聞,播放完畢,Harry再度從Merlin手中搶到平板,回放、定格、放大。

「Valentine的助理也有相同的傷疤。」Harry看著那道傷口放大的畫面,「我想我和Mr. Valentine需要有個單獨會晤了。」

Merlin從Harry手中搶回他的工具,「他下周有場晚宴,我會幫你搞到一張邀請函,你千萬要小心。在你昏迷期間已經有上百個重要人物失蹤了,沒有勒索信,情況和Professor Arnold一樣。」

「那我建議你給我編造一個值得綁架的身分。」

在Merlin離開醫務室,去想辦法弄到邀請函和假身分之後,Eggsy歪著頭看著Harry,「Valentine那傢伙有點詭異。」

「這是我的工作Eggsy。」

Eggsy不可否認地聳聳肩,「我可不想再次破壞規矩。」

「你願意為我破壞你們的規矩?」

「我已經做了。」Eggsy伸出食指戳戳Harry的心窩。

Harry抓住Eggsy的手,將他拉到胸前,「所以這表示你喜歡我嗎?」

Eggsy不否認的笑了笑,「我不介意把你變成同伴,如何?」

「暫時不,」Harry放開Eggsy,「你能體會嗎?」

「當然。」Eggsy若有所失地點點頭,「人類偉大的道德情操。」那些為保護弱小事物而犧牲的生命,歷史紀錄上還真有不少,可惜的是不管多偉大的人類終究會走到盡頭。

Harry撓搔起像是被棄養般Eggsy的短髮,「我會小心的。」

Eggsy從身上摸出一根黑色羽毛,翻手變成一把銳利的黑色小刀,再一轉又變回羽毛放在Harry手上,「帶著,我會跟隨你。」

Harry笑著收下。





高空跳傘對Eggsy來說是一塊蛋糕,比起緩慢降落他更喜歡急停落地,抓著Roxy降落時,他倒是一點也不擔心自己到底有沒有降落傘。進入色誘和忠誠度的測驗,只剩下三位候選人,他遠遠地就看見另外兩位候選人已經在和目標搭訕,他啜飲一口手中的香檳,感覺味道有點熟悉,當他靠近目標加入話題,正想問他們不覺得香檳的味道有點怪時,侍者帶著詭異的微笑出現。

「色誘的方式有很多種,下藥是最簡單的。」

好吧,他大概知道為什麼香檳的味道有點熟悉又奇怪是什麼原因了。看著另外兩個已經被藥效影響而暈倒的候選人,Eggsy只能努力回想Harry上次用失憶針將他弄暈的感覺。接著他感覺到有人在搬動他的身體,綁在冰冷的鐵軌上。所以接下來是忠誠度測驗嗎?真是傳統的拷問方式,當他用一連串的Fuck帶過後,再度睜開眼睛看見Harry站在他腳邊看著他。

「如何?」

「Well done, Eggsy.」Harry解下綑綁他的麻繩。「接下來我們應該會有24小時的相處時間。」

「約會?」

「No, Eggsy.」Harry失笑搖搖頭,伸手將Eggsy拉起,「是學習。」

Harry帶他回家,進入他的生活,一個普通人類的生活和Kingsman的身分交錯在一起,普通卻也獨特,平淡中帶點刺激。

「其實不必告訴我這麼多,這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一旦放入太多情感,他會無法抽身。

Harry手中調拌著馬丁尼,「我以為是你想知道的。」

「你知道這世界最完美的距離,就像現在這樣,」Eggsy舉起手中的杯子,看著杯中的飲品隨著燈光折射出美麗的顏色,「有點距離,卻又不是太遠。」當好奇心變了質,會造成影響的不只是他一個,他正走在危險邊緣。

「現在說這個,不覺得太遲了嗎?」Harry用他手中的杯子輕輕觸碰Eggsy的杯緣,發出清脆的聲響。

「的確有點太遲。」Eggsy拉下Harry的酒杯,直接用嘴吸吮殘留在Harry口中的馬丁尼。Harry則是稍微訝異的瞪大眼後,享受起這突如其來的吻然後加深回應,用鼻尖交換著氧氣,沒想到是Eggsy主動停下推開Harry,「不能再繼續了。」

「為什麼?」Harry有點遺憾Eggsy停止的動作,撫摸著Eggsy的後頸,想邀請他繼續。

Eggsy露出有點哀傷的笑,撫上Harry的手腕,「你會變成我的同伴,但是你的工作尚未完成,不是嗎?」

Harry用額頭輕輕觸碰他的,「你願意等我嗎?」直到死亡的時刻。

「當然。」Eggsy持起酒杯。

隔天,Harry帶他訂製一套屬於Kingsman的西裝和Kingsman的武器庫,Harry說這樣他才算是完整了解Kingsman的一切。

在裁縫店裡,他們遇上Valentine和他的助理,Eggsy站在Harry身後仔細觀察Valentine,讓他想起曾經在死亡之流上遇過一艘滿載黑色靈魂的渡船,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像是為自己落後的進度創造奇蹟,瞬間平衡他平日的缺失。

在他們互相問候、介紹之後,他旁邊的女孩對他露出微笑。Valentine離開裁縫店後,Harry拉著Eggsy坐上停在外頭的出租車,開啟監聽器聽見Valentine的對話。Eggsy則是皺起眉看向窗外的天空,有幾隻黑色的鳥飛過。

「Harry,他,不是人類。」

「What?」

「Valentine是渡鴉。」Eggsy冒著冷汗,「那女孩也是。」

「Eggsy,你不能……」Harry原本想反駁,但是看著Eggsy緊張的神情收回原本要說的話。「這是怎麼回事?」

「每隻渡鴉手上都會有一份清單,上面會註記何時何地會有什麼樣的人死亡。」Eggsy咬著下唇猶豫要不要繼續說下去,「我們會跟隨死亡的氣息找到即將成為亡靈的個體,如果時間一到他沒有死,渡鴉會執行死亡任務,讓他按照預定的方式死去。和Kingsman的宗旨完全不同,Harry。」Eggsy覺得自己的價值觀被混淆,搞不清哪種才是應該要遵守的規範。

「這只是份工作,Eggsy。」Harry繞過Eggsy的肩,拍拍他的手臂,將他抱在懷裡。「我會去解決他,這是我的工作,記得嗎?而且我看起來應該沒有在名單上,也不會這麼早死,對吧?」

Eggsy抿起嘴,他不敢確定名單上是否有Harry的名字,至少他的名單上沒有。「渡鴉沒那麼容易死,Harry。」

「相信我。」

也許他不應該相信Harry的說詞,但是他也無法干涉其他渡鴉的工作。


-TBC-



生日快樂(≧∇≦)



评论(2)
热度(28)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