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Eggsy Unwin & Mr. Hart-06

*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06. 1998-I

 
 
 

在鏡子裡的Lee有和他提過,他並不怪Harry讓他回到倫敦遇上這種事,他們相信只要操縱著魔法的任何一天都有可能發生。在Lee離開人類世界之後,所有的魔法幾乎反噬到Eggsy的身上,Lee反而是經常為此感到歉疚,也因此研究出如何將咒語轉移到其他地方的方式,只是不管怎麼做都改變不了Dean對Eggsy的態度。Lee 信任Harry,所以Eggsy認為自己應該也可以信任他,暫時無法回家的Eggsy就這樣在Harry家住下,雖然很怕給Harry帶來麻煩,但對方似乎不以為意。

 

Eggsy花了一些時間熟悉Harry家的擺設和魔法,有些是Harry自己鑽研出來的,原因是他懶得整理,希望東西都能自動歸位,所以有時候離開原本擺放位置太久的物品會自己跑回去。如果只有Eggsy和Merlin在,Harry的穿著就會非常休閒,休閒到有時會連睡衣都沒換就跑進魔法圖書室裡做研究,Harry在夢中總有許多靈感,能夠編造出實用性質很強的魔法,一旦實驗成功就會又叫又跳的拉著他們轉圈,如果他不相信魔法,大概會認為這個人大概是瘋癲了。

 

Lee總是跟他說:「魔法師與瘋子只有一線之隔,他們知道任何事卻什麼也不能說,一旦和妖精訂下契約就回不去了。Eggsy,聽好,千萬不能隨便和妖精訂下契約,不論再怎麼友善的妖精都不行。」

 

在雕塑大廳施展魔法的下一個星期五,整整忍了六天至今仍然忍不住興奮的人們,齊聚在肯辛頓的魔法圖書室。總是會提早抵達的Merlin為他們打開大門,Eggsy則是站在Merlin身後帶著禮貌地微笑迎接。

 

當他們聽完Galahad敘述和Eggsy相遇的經過,Charlie和Roxy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與他們年紀相當、臉上帶著和煦微笑的Eggsy,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會實務魔法的普通人。Lancelot有點感嘆地走到旁邊的藏酒櫃裡挑了瓶,香味豐富、帶有點果酸味的紅酒,給在場的每一位都倒上一杯,Percival若有所思地抿了一口。

 

Lee Unwin——那個帶來魔法的男人。

 

Charlie舉手問了一個問題:「所以,那位Lee是烏鴉王派來的嗎?怎麼能憑空使用魔法?」

 

Eggsy噗哧一笑,「如果我爸是烏鴉王派來的,那我大概就是無名之王了。不,並不是,實務魔法的根本是從《A CHILD’S HISTSORY OF THE RAVEN KING》這本童話故事裡構築出來的,實際上的操作則是——」Eggsy眼睛轉了轉,看向Harry,「不能說。」

 

Lancelot拍了拍Charlie的肩膀,「想學實務魔法,就要先把《A CHILD’S HISTSORY OF THE RAVEN KING》讀透,然後問問妖精願不願意借給你力量。」

 

「實務魔法的危險性就在那些性格陰晴不定的妖精身上,他們不可能什麼都不拿就把力量借給你,就像Eggsy沒事就會挨揍大概也是這個原因。」Percival嘆口氣。

 

「謝謝您的解釋。」Eggsy苦笑了一下。

 

「Lee能夠使用魔法和妖精周旋這麼久,他的聰明才智肯定比那些自以為聰明的妖精更高一等,如果不是Arthur——」Lancelot回想起過去,總是忍不住搖搖頭又多喝幾口名貴的紅酒以表示對故友的懷念。

 

Roxy聽到這裡,總覺得這背後隱藏什麼重要的故事,「是Arthur做了什麼嗎?」Roxy問完,Charlie看向坐在椅子上的Galahad不太舒服地挪動一下身軀。

 

Merlin環顧眾人一眼,「十七年前……是的,這是有點久遠的事件,別瞪大妳的眼睛Roxy,這件事直接影響了往後十七年的倫敦魔法師學會理論派與實務派的分歧點,也是我們不打算任意收授實務派魔法學徒、Arthur反對實務魔法的原因。」Merlin向Charlie頷首,然後看向一直抿著唇不說話的Harry,「不如趁現在把故事告訴他們,Eggsy也在場可以將細節拼湊得更完整,搞不好我們遺漏了什麼能把Lee救回來的可能。」

 

Harry起身,為自己倒了杯水滋潤一下乾涸的嘴唇,再一口喝下高腳杯裡剩餘的紅酒,「如果我記得不清或是無法說的,麻煩你們補充。」

 
 

十七年前

 
 

1998 英國.倫敦

 

倫敦的交通和天氣一樣灰暗,走走停停的車流令Harry有些後悔沒搭乘地鐵前往倫敦魔法師學會所在的裁縫店,看著車窗外的風景嘆口氣卻也有些緊張。終於在裁縫店前下了車,推開店門他帶著雀躍和不安的心情踏上通往二樓階梯,Merlin正在餐廳門口的簽到表前清點人數。

 

「晚上好,Merlin。」

 

Merlin抬眼看向出聲的人,「晚上好,Galahad,你是最後一個。」

 

「又是。」Harry對於自己總是最後一個到沒什麼罪惡感,自從他使用Galahad做為代號開始,遲到就像是不可解的詛咒一般,不管他多早出門路上總是會遇到各種緊急事件甚至天災人禍,各種遲到的可能他大概都用完了,最扯的那一次是一路上沒有任何阻礙順利抵達聚會場所,他甚至還比預計時間早到了二十分鐘,但是當他跨進會場時發現所有人都到齊只剩他一個。

 

「一直都是。」Merlin淡定的回覆。

 

「他有來嗎?」Harry突然問道。

 

「誰?」Merlin愣了一下,「噢,你推薦的那位新人。有的,他已經在裡面了。」

 

這消息忍不住讓Harry勾起嘴角。真正的魔法師。

 

「請原諒我,不是要故意破壞你的好心情,但是Arthur相當生氣你推薦的新人並非貴族階級。」

 

Harry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以為再過幾年就即將進入二十一世紀了。」

 

Merlin聳聳肩,「我也這麼以為。」

 

兩人為相同的理念和觀感相視而笑,一起走進餐廳裡,Harry看見Lee Unwin坐在他座位斜後方的木椅上觀察著滿屋子的紳士魔法師和其被推薦的新人。倫敦魔法師學會的制度是由上上一代Arthur建立,一直到上一代的Arthur為止,倫敦魔法師學會主要成員大多是貴族,後進者則由現有會員推薦入會,所以大部分也都是貴族,只有極少數的部分是有些偏旁血緣關係的平民准許入會,Harry推薦的這位新成員則是完完全全的平民。看在Arthur眼裡就是一個三流魔術師想要冒充成紳士魔法師的平民。

 

Harry在他的位置上坐下,拍拍Lee的肩膀,對他露出一個友好的微笑要他別太在意Arthur說的話。

 

Lee搖搖頭表示他早就已經習慣這些諷刺,而他也習慣不輕易透露自己的能力,畢竟對人類而言,未知都是可怕的怪物。他靜靜聆聽倫敦魔法師學會的會議,他們研究了什麼魔法、做了什麼樣的實驗和研究的成果,甚至有些以假亂真的展示。Lee純粹覺得非常有趣,這世界上真的有這麼一群人熱衷於魔法研究。

 

「Galahad,你所推薦的新人有什麼特點是我們倫敦魔法師學會所需要的人才?」主導會議的Arthur銳利的眼神轉向Harry。

 

Harry站起身向在座諸位表示:「我想,我們倫敦魔法師學會所欠缺的就是實務派的魔法。」這句話一出引起眾人的議論,就是因為實務派的魔法逐漸式微,他們想要恢復實務魔法才有了這個魔法師學會,Galahad的意思是在說他們都不夠資格嗎?「這位,將會成為目前倫敦唯一的實務派魔法師。」

 

交頭接耳的輿論沒有停歇,Arthur瞇起眼睛盯著Harry的坐下後,輕蔑地看向Lee Unwin,「那麼,是否能請這位先生、這位紳士展現何謂實務派的魔法。」

 

Harry有些緊張地轉頭看向Lee,暗自希望Lee能夠成功展現實務派魔法讓他們閉嘴,另一方面又希望別把這些城市裡的貴族們嚇壞。

 

Lee回給他一個安心地微笑,「不知這裡是否有銀碗或是足夠的鏡子和乾燥花或乾草可供在座諸位使用?」

 

「當然。」Merlin從位置上起身,走到餐廳門口交代等待門外的侍者,沒過多久每位紳士魔法師面前都有一面隨身鏡子,沒有鏡子的就由銀碗中盛裝七到八分滿的水代替。

 

「請各位將乾燥花或是乾草放在鏡子或是銀碗四周。」Lee看著紳士魔法師們抱持著懷疑和不信任的表情照著他的步驟做,「必須提醒各位,若是不相信魔法,就算魔法成功也會看不見結果。」他點頭微笑看著每個人收起疑惑,認真面眼前的鏡子,「好的,接著,請在鏡子或水面上畫上一個圓,在圓的中間橫畫一條直徑,在直徑的下方從中心在畫一條垂直的半徑,這樣就完成了。」

 

當餐廳裡的所有紳士魔法師都做完相同的動作之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就開始出現咒罵和激烈駁斥聲。Merlin在一片吵雜中感覺到鏡子些微的的震動,低下頭往自己的鏡子看去,反射的影子並不是自己,背景看起來和現在所處的地方非常相似,只有些微的不同,再仔細看像鏡子裡的人物,Merlin有些驚恐地抬起頭看向Lee,Lee對他眨眨眼。Percival和Lancelot則是互看對方一眼。

 

Galahad看著鏡子裡的影子有些震驚,拿起來讓站在一旁的Lee檢視,Lee帶著無奈的微笑對他點點頭,Lee稍微提高一些聲量確保大家都能聽見,「相信有些人已經看見鏡子裡的不同,有些人則是沒有。這個魔法的用處是:看見你的敵人……沒看到的人,恭喜你們沒有樹立任何敵人,有看見的也不要忘記和你們的敵人做朋友。只要你們相信有魔法的存在,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實務魔法。」

 

Arthur放下鏡子,不太想承認Harry推薦的新人的確有能力,但無法否認Lee的確是成功吸引到他的目光,拍拍手讓在座的紳士魔法師安靜下來,「看來我們將會有一個實務派的魔法師加入學會,Galahad和這位紳士,麻煩在會議後留下,可以散會了。」

 

大家帶著興奮和震驚的心情紛紛離開餐廳,Merlin則是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Arthur和Galahad默默退場,在他踏出餐廳的那一刻便被Percival和Lancelot攔下,一左一右將他拖到一旁。

 

「你看見了嗎?」Lancelot問道。

 

「看見什麼?」Merlin裝傻回應。

 

「敵人,Merlin。」Percival嘆口氣,「我們坐在同一排,記得嗎?」

 

「Percy和我的敵人是同一個。」Lancelot自己爆料。

 

「噢、所以敵人是我嗎?」

 

「不,我們偷瞄到你的鏡子一角,和我們的長得一樣。」

 

Merlin不太贊同Lancelot突然大聲的音量而皺起眉,「我們不好在此高談闊論這件事,Lancelot。」所以他們的敵人是同一個,這樣的結果將造成倫敦魔法師學會的分裂,很不妙,維持多年表面的平靜終將破滅。

 

「我們有點擔心Galahad。」Percival望著一扇已經被闔上的餐廳大門。

 

Merlin搖頭嘆息,「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餐廳裡留下Arthur、Harry和Lee,等待所有人都離去之後,Arthur開口問道:「Mr. Unwin,能否請您告訴我,您是如何使用實務派魔法?」

 

Lee猶豫了一會,「老實說,我並不清楚是怎麼辦到的。我想,Galahad也是一樣,那種感覺就像是,聽到腦海中一段樂曲——而你就是會曉得下一個音符是什麼。*1」

 

Harry在一旁點點頭表示同意Lee的說法。

 

「是嗎……」Arthur低頭喝了口酒,看著酒杯裡琥珀色的光澤,「你覺得魔法能夠殺人嗎?*2這位Mr.……?」

 

「Unwin, Mr. Unwin.」Harry及時補上。

 

Lee蹙起眉頭,停頓一會兒,這個問題似乎令他感到厭惡,但他也坦承回答:「我想魔法師也許可以辦到,但紳士絕不會這麼做。*3」

 

Arthur聽完點點頭,不知道是贊同或是做出什麼結論,「我這邊有位重要人士可能需要你們的協助,下周同一個時間在這裡會合。」

 

Harry不太明白Arthur的用意,「學會開會的時間應該是下個月。」

 

「是的,Galahad。這是機密,請兩位務必保密。」Arthur起身拍拍Galahad的肩,「希望兩位實務派魔法師不會讓我失望。」

 

兩人互看一眼,Harry和Lee目送Arthur離去,Harry才大嘆一口氣,「不知道那老狐狸在盤算什麼。」

 

Lee剛才皺起的眉宇還未鬆開,「如果您的鏡子顯示無誤的話,我猜想對方也是一樣的。」

 

「敵人嗎……」Harry難以忘懷鏡中的影像。

 

「是的。」Lee沉重的頷首。


-TBC-


Lancelot拿Harry家的酒拿得很順手,後來有被Harry報復wwwwwww


*1 出自台灣時報出版《英倫魔法師》上冊p249

*2 出自台灣時報出版《英倫魔法師》上冊p219

*3 出自台灣時報出版《英倫魔法師》上冊p219


嗯,好像沒說,其實我是看完影集又開始複習小說,然後就到這裡了(欸

原著和影集其實並不萌(咦咦

總覺得現在掛Hartwin掛得有點羞愧(遮臉


评论
热度(27)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