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繁體人,偷偷來到這裡,找個角落蹲著。以自己的糧食自己生的信念,純粹寫開心的(?)目前主食 #Kingsman #Hartwin #特傳 #冰漾 #琅琊榜 #靖蘇 #YOI #維勇 #以上CP皆可逆

[Kingsman][Hartwin] Eggsy Unwin & Mr. Hart-07

*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管家!Valentine

侍女!Gazelle

進度緩慢(跪)


07. 1998-II


Harry和Lee他們依約前來裁縫店,今晚的薩佛街除了路燈點綴,路上沒有行人或是一輛車經過,安靜地不可思議。踏進平常例會的餐廳,Arthur和Merlin已經在等待他們的到來,Harry有些訝異Merlin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對方只是對他頷首請他們入座之後直接進入主題。


「Arthur那邊有位客人需要兩位的協助,先請兩位看一下手邊的資料。」


在溫暖銘黃的燈光下,總覺得冰冷的空氣迎面而來,Harry看著紙張上枯燥的字體,覺得這空間安靜得不像是在同一個空間裡,咖啡色的眼眸掃過一頁又一頁的紙張,一面搖著頭、一邊嘆息。看完整份文件的Lee則是沉默不語,眼神木然地盯著紙,好像多瞪一下就能那張紙就能燒起來灰飛煙滅。(這是有可能做到的)


「Galahad,對他們來說這是一份希望。」Arthur低吟般開口,「我們都不希望任何一位王室成員以這種方式離開人世,她還這麼年輕又是王室繼承人,我答應他們會嘗試看看。」


「Arthur,先不管那是不是王室成員,那是病患,就算已經垂死彌留,那都屬於醫院、醫生的管轄,不是我們的。」Harry忍著額角的疼痛想解釋一下現代的醫療技術絕對比魔法師來得要好,又不是醫療不發達的中古世紀。


站在Arthur身後的Merlin也忍不住贊同Galahad。而Arthur那雙經過歲月洗禮、彷彿能看透人心的銳利雙眼看向坐在Harry身旁的Lee,「你怎麼說?Mr.……uh……whatever……」在做的任何一個人都能聽出老人語氣中的輕蔑與諷刺,Harry原本想拍桌,但是被Lee制止只能咬牙閉嘴。


「先生,我不認為魔法在這件事情上能夠提供任何協助。」Lee盡力用標準的腔調向長者說明,「就像Mr. Galahad所言,這是屬於醫療體系的範疇,我們……幫不上忙的。」


Arthur瞇起眼睛,像是早就知道他們會提出這般說詞,他將左手放在一本將近十公分的精裝書上,酒紅色燙金書皮,他們都看過這本魔法典籍,裡面的確紀載著如何讓死人復活和亡靈回到軀體的魔法。「那就試試看,反正沒人知道能不能成功,就算不成,我們也曾經嘗試過。」


Harry和Lee互看一眼,他們都清楚知道長者所說的「我們」並不包含他自己,所有的拒絕與失敗都會記在他們頭上。去或不去都不成。


這時Arthur又再加上一句:「如果你們成功了,都將成為我們倫敦魔法師學會的榮譽會員,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Galahad。」


Harry抿起唇,老實說他並不在乎什麼榮譽會員,只是學會裡有他需要的資源他才會在這裡,而Lee本身就不是屬於這個團體裡的相關人士,是他把這個老實的軍人帶進來這個社會階級分明的世界,Harry已經在反省這個錯誤。


「我會去的,只有我。」Harry堅定地回覆,然後起身離開座位,拍了拍Lee的肩膀讓他一起離開這見鬼的地方,「再讓Merlin給我時間地點。」


「我希望Mr.……」


「Unwin, Sir, Mr. Unwin.」Merlin在一旁小聲提醒,真不知道這位長者是真的忘了還是假裝糊塗。


「Okay, 我強烈希望Mr. Unwin先生能一起前往,能讓人見識一下實務派魔法。」


Harry緊抓著椅背的手,關節已經泛白,背對著Arthur完全不想理會,他也希望Lee不要理會和介意Arthur提出的要求。


Lee無奈地微微笑,「我會考慮的。」接著起身跟著Harry一同離開裁縫店的餐廳。


走在薩佛街上,秋天的夜晚風吹來已經有些冰涼,手上掛著一把黑色雨傘的Harry疾步向前,跟在他身後的Lee追著他的步伐,他們很快地就離開了薩佛街,然後Harry才突然停下,轉過身對Lee說:「你不必聽那個老人的任何意見和說詞,我從沒遇過如此無理、野蠻、沒有常識的要求。」


Lee看著焦躁失態的Harry,憋笑說道:「你可以直接說『他媽的混蛋到底在想什麼』,我不會介意。」


Harry才小聲罵了一句Fuck。「總而言之,我可以自己去,不履行約定不是紳士該有的行為,反正成敗在我。」


「Mr. Hart.」Lee搖搖頭,叫住一股腦向前衝的Harry,「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Harry停下回過頭看著Lee,在波長不一的街燈底下,Lee就像是夜晚的精靈對著他微笑。





Arthur帶著他們搭乘飛機飛越過半個歐洲來到斯堪地納維亞的土地,一下飛機就已經把Lee的一路上笑到尷尬的臉凍僵一半,Arthur和Harry的話題早就已經從英格蘭的政治經濟擴張到全球,而他只想趕快回到南倫敦的國民住宅,抱抱可愛的孩子和親愛的家人。


三個人從機場轉搭巴士再轉火車,將近十個小時*終於來到一個寧靜的小村莊,再搭上私人轎車前往目的地。他們看著車窗外的景色,抵達時別墅時天色已經很暗了,北歐冬季的太陽總是早早就收工打烊。


來應門的是一名高瘦、穿著黑色無尾禮服方便活動的非裔男子,是負責這位王室成員生活起居與安全的總管,不知道是不習慣英語的發音方式或是本身舌頭有些缺陷,導致他說話的方式有一點不自然,像是要咬到舌頭般,帶領著他們先將行李放置客房、介紹週邊的壞境與設施,並附贈上一份地圖,以免他們在附近迷路,貼心、有禮、面面俱到。


只是他們一行四人,一直到晚餐時間仍然沒見到房子的主人,Arthur忍不住脾氣低聲抱怨了幾句,管家也沒生氣甚至沒有表情,依舊有禮、平緩、仔細地將每個字的發音都趨近於標準的說清楚。


「My lady今日已經就寢,也許明早將能接見諸位紳士。」


他們不確定是不是聽見Arthur罵了句髒話,同樣身為貴族在王室成員面前硬生生還是矮了一截,一切依照禮俗進行。Harry無所謂地聳聳肩,Lee吃起生冷的魚排感覺夜晚更加寒冷。晚餐飯後,管家熱了一壺熱紅酒讓他們暖暖身、幫助入眠。


隔天一早,安靜的大宅裡,似乎只有他們幾個人的聲音,管家再度通知他們女主人身體微恙無法一同用餐,希望他們於餐後至起居室會面。


Harry吐了口氣,附Lee耳邊小聲地說:「皇家風格。」惹得Lee忍不住微笑。Arthur則是將白色的眉毛糾結成一團。


只剩Merlin還保有理智,不卑不亢的回覆:「時間到了,我們會在那裡。」


用完餐後稍做休息,他們打理好自己的服裝看起來像個外交使節,在管家的帶領下來到一個和外面冰冷的大客廳與新藝術風格的走道相較起來,相對小而溫馨起居室,有著一個裝飾用的復古小壁爐,吹出來的是電熱的暖氣,面色蒼白的年輕女孩,將自己用好幾層棉被包裹住,身邊的侍女半蹲在女孩身旁聽著指示,他們都看見侍女的雙腳是一雙符合現代科技的義肢。


侍女有著一頭黑色的直長髮,她緩慢地起身面對他們,「My lady說:『歡迎各位先生來到寒舍,如有招待不週之處請多包涵。』」


「一切都很好My lady,請容許我為您介紹這幾位來自倫敦魔法師學會的紳士們,他們將為您的病況祈禱、祝福。」Arthur放慢說話的速度,告訴坐在輪椅上的年輕女孩。


病患的回應一切由侍女轉述:「這是我的榮幸,先生們。但這病已經醫學界公認尚未查出病因的不治之症,我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也不期盼會好轉,我受夠了在醫院進進出出、來回奔波讓家族擔憂才住到這個小鎮來等待時間的到來。」


「My lady, 為何如此絕望?」


「因為我沒有病。」侍女是這麼轉述的:「Arthur, 你很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句話一出,Harry、Lee兩人同時皺起眉頭,站在Arthur身後的他們互看一眼。Harry開口問道:「My lady, 最近是否有遺失某些貼身的部分?」


Harry提出疑問之後,能夠感受到氣氛瞬間凝結,非裔管家和侍女同時看向Harry,Arthur斥責要他閉上嘴。這表示Harry和Lee猜中了某些部分,曾經有人對這位女孩施展過不能公開、記載在那本紅皮書上的秘術。


女孩絕望的眼神瞥向一旁,催促著侍女將她推回寢室。管家對它們說聲:抱歉,My lady需要休息之後,就將他們請出起居室。Harry瞪著Arthur的背影,他清楚地知道最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人會是誰,就算當初魔法是失敗的,只要他們一插手就會成為代罪羔羊。


等到Arthur進房,Lee探出房門看看走道上有沒有多餘的人,然後轉身急促輕敲Harry的房門,他進了房間看見Merlin已經在裡面和Harry低聲交談,他對Merlin點頭示意。


「Lee, 你有什麼想法?」Harry看著進來的人應該會有辦法。


「我們必須找到交換的條件。」Lee平淡地說:「他與妖精交換的東西,物歸原主詛咒就會消失。」


「要再召喚一次嗎?」Harry問道。


「等一等,你們確定召喚出來的會是同一隻妖精嗎?」Merlin試圖要搞清楚他們在想什麼。


「應該會是同一隻,他的『東西』在這裡,肯定會來巡視的。」Lee道。


Harry「噢」了一聲,好像是理解到什麼,「所以,這裡是屬於他的管轄。」


「沒錯。」Lee頷首。


「那麼我們該準備些什麼呢?先生們?」Merlin問道。


「蠟燭、裝七分滿水的銀碗、古書和咒語。」


Harry彎下腰,從床底拖出他的行李箱,找出和Arthur當初給他們看的、一模一樣的紅皮書,Merlin撥下室內分機電話讓管家將銀碗和蠟燭送到他們的房裡。管家臉上雖然沒什麼表情,但是眼神裡透露出濃厚的哀傷並且祝福他們順利。


當時的他們沒有想太多。


Merlin裝好水、點上蠟燭,Harry找到古書上的咒語,擺放在桌上,由Lee執行。(依能力來分Lee的成功率應該會比另外兩人要高。)Lee一手擺在書本上,念起咒語,然後打開書桌前的窗戶,讓風吹進窗,在咒語結束時將蠟燭吹熄。


室內唯一的光源一暗,他們同時聽見水盆震動和門窗吱呀聲響,然後「碰」的一聲關上。


什麼事都沒發生。





也不是真的什麼都沒發生。


管家送來銀碗之後回到他的休息室,才剛坐下就聽見古老銀鈴的聲響,這種骨董級的召喚鈴,早在Princess Tilde決定住進來之前,已經全部撤換成現代的室內分機電話,他尋著鈴聲走上閣樓打開年久失修、陳舊的房門,這幾年是當作儲藏室使用,已經沒有人住在這間房裡,他開了門,看見一頭白髮、皮膚和頭髮一樣蒼白、英挺高瘦的紳士背對著他。


管家喃喃地開口:「先生,您不該在這裡,現在還未午夜……」


那人回答:『Dear Valentine, Mr. Valentine, Great Valentine, 你覺得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為何要受那些眼睛長在頭頂上的貴族指使?這並不是真的你,你不知道你將成為何等偉大的智者,怎麼能在這裡受盡委屈,你何時才能脫離如此老舊的枷鎖?我能幫你脫離困境,Dear Valentine, you should ask.』


「謝謝您的好意,但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My lady需要有人看顧,現在這樣很好。」


『My lady? Oh, yes, My lady……She is so beauty.』男人沉浸在自己的幻想裡,在房間跳起舞來,每晚、每天的午夜他的舞會都是這樣跳著。


「My lord?」Valentine對於男人會在這時出現感到困惑。


男人一路從房間跳到走道,對他眨眨眼要他跟上,然後到達Mr. Galahad的房門前停下,不顧Valentine阻止地打開房門,『噓!My dear Valentine, 他們看不見我們的,快看看……噢!又是魔法師,和上次那個又老又醜的不一樣,這一個不錯,但我不打算讓他看見我,他們想要回My lady的鑰匙,那是不可能的。我給予她生命,她必須將原有壽命的一半交給我,這是交換條件,SHE IS MY LADY, do you know what that means?』


「如果他們有更吸引人的條件?」


男人扯了扯嘴角,『如果他們有的話。』



-TBC-



*查了一下歐洲航班,倫敦直飛斯德哥爾摩大概兩個半小時左右,差點訂了機票(X)

其他的時間他們都在轉車走路轉車(X) Lee是無所謂,倒是Arthur的臉色不太好看,Merlin和Harry是習以為常,大概經常因為工作在全世界飛來飛去。


评论
热度(22)
  1. Sean砂礫 转载了此文字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