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Eggsy Unwin & Mr. Hart-08

*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08.1998-III



斯堪地納維亞.小村莊.第三天


Arthur一早就坐在餐桌旁先吃起早餐等著另外三位紳士,Merlin和Harry先下樓,老人隔著眼鏡挑了挑眉:「我們的實務魔法師呢?」

Harry喝了口水,「他還在休息。」

Arthur注視Harry喝水的動作,放下水杯然後拿起奶油刀在麵包上塗抹奶油,然後換上餐叉,叉起早餐盤中生冷的煙燻魚片放在麵包上。

「你們沒瞞著我多做什麼事吧?」

管家在此時送上Merlin的早餐,看了正對面的Harry一眼,然後再看向二樓的方向,輕聲詢問:「是否要將那位先生的早餐送到他房裡呢?」

「不必,他來了。」Arthur看著走進餐廳的人。

Lee揉揉眼睛很自然地往Harry那一側走去,拉開餐椅與紳士們同桌,然後看了管家一眼,微微一笑,「雖然我一向習慣自己處理,但麻煩你了。」

「這是我的榮幸,先生。」管家頷首,轉身進了廚房準備另一份餐點。

餐桌上瞬間沉默下來,經過昨晚之後Lee感覺到無比的疲憊,他感覺到這裡充滿另一個世界的痕跡:鏡子、乾燥花和各種銀器太容易取得以及和這個世界不一樣的波長。他知道那位妖精有來過卻不願意現身,「他」綁架這個房子裡的每一個人,除了他們。一整晚沒怎麼睡的Lee疲於應付Arthur疑問的眼神,Merlin和Harry會幫他處理好他們的上司。當他咬下一小塊麵包,剛好對上管家的眼睛,那是一雙能夠看透人心的眼睛,他知道很多事只能埋藏在心底,他們已經沒有夠多的時間能夠深入研究。

「能與殿下再次會面嗎?」Lee突然詢問管家。

「我會傳達。」管家輕輕點下頭,然後離開餐廳。

Arthur看著管家離去的背影:「你們做了什麼?」

Harry嘆口氣,「我們只是嘗試與你當時所使用相同的召喚術。」

「當時召喚並沒有成功,我召喚出來的只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鬼魂。」

Harry對Merlin使了一個「你看吧」的眼神,這並不難猜,Arthur曾經使用過的召喚術,召喚出來的絕對不是鬼魂,那個鬼魂讓Princess Tilde陷入無法康復也無法死亡的夢魘,那是一個成功的高階召喚術。

「你必須承認那是成功的,Arthur。」Lee撫著額角,「和『他』達成交換條件,除非能找到『鑰匙』,但是『鑰匙』回到殿下身上,那麼殿下的壽命就會回歸到原本的時間。」

三位紳士同時禁聲。回到原本的時間等同死亡,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殞落。

「沒有第二條路能走嗎?」Merlin問道。

「你有更好的東西能夠交換嗎?」Lee反問。

「我們必須先詢問殿下的意見再做決定。」Harry回答。

「她是重要的皇室繼承人。」Arthur這麼說。

一直到管家來通知他們會面的時間都還沒有結論,討論到最後總是會回到原點:必須討回『鑰匙』和保全繼承人的性命。他們都知道Princess Tilde早就對這樣的生存方式放棄希望,寧可一死。

再過幾個小時的會面和會面後幾個小時將回到首都機場飛回倫敦,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能讓他們繼續討論下去。

當他們再度站在起居室裡,看著那名臉色蒼白、佈滿黑色陰影的眼底下充滿著無奈和絕望。

「My Lady.」Lee上前單膝跪在Princess Tilde身旁輕聲問道:「能否親吻您的手背?」

「可以的。」旁邊的侍女代為回答,Lee卻瞪她一眼,「我是在詢問殿下。」

Princess Tilde從層層包裹的毯子底下伸出戴著保暖手套的手,算是沉默的允許,Lee輕輕執起軟弱無力的手,他瞬間理解年輕女子與之交換的「鑰匙」——小指,相當重要卻又不是太重要的東西。

「我們將遵循您的意見。」

Princess Tilde突然緊握Lee的手,望進Lee的眼神裡充滿恐懼,「 在這裡, 在這裡,拜託你們快走——」

「My Lady. 放鬆」Lee輕聲說,「放慢呼吸,告訴我他在哪裡。」

Princess Tilde的眼眶裡充滿焦急的淚水,「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說……」

「放心,說吧。」

Princess Tilde咬咬下唇,然後開口:「在雪地裡的壁爐燃燒著、壁爐燃燒著,有隻鹿從壁爐裡逃竄出來!不!」她將雙唇緊閉,瘋狂搖頭,Lee緊握著她的雙手,求她繼續說下去,「那裡沒有烤過的麵包,牙仙搬走枕頭底下的牙齒,我不要睡著、我不想要睡著,讓我清醒著,求求你,讓我清醒著……」她垂下頭,眼淚隨之滑落,滴在Lee的手背上。

Lee抬起頭,看見牆上掛著的許多鏡子裡,多了一個不認識的人影——充滿白色氣息的紳士站在管家身後瞪著他,他們的眼神在鏡子裡交會。只見那個蒼白的面容,瞇起眼睛,說了句:『怎麼可能。』Lee站起身,轉頭看向管家,管家對他搖搖頭,似乎希望他不要牽扯進去。

「我知道你在這裡。」Lee對著管家身後的人說道並且一步一步向他逼近,「你想要什麼代價才能放過這位年輕的女孩。」

Lee看見窗戶反射如鏡面裡的他說:『NO WAY.』Lee搖搖頭,「真是不聰明,也許你可以獲得更多更好的東西。」他又看見窗鏡裡的人又說了一次:『NO WAY.』

Arthur突然轉過頭對著管家說道,「如果是用這個人呢?」

男人微微一笑:『Maybe……』

Lee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Arthur:「你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

他們聽見男人蒼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回道:「Deal.」

「你們在說什麼?」Merlin發現他們正在對著一個沒有人的方向說話,像是達成什麼協議似的,正當他感到困惑Arthur雙手一推像是意外般將Lee撞進離他最近的窗戶裡,Harry往前一步想要拉住Lee的手臂,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他看見Lee消失在前方,然後在如鏡子的窗戶裡拍打著。Lee的身後出現一名他們從沒看過的男人,像是中古世紀的紳士,一頭如皮膚般蒼白的白髮,凹陷的雙眼和雙頰對著他們露出得逞的笑容,勒住掙扎中Lee的脖子準備離去。

Arthur喊住他:「你必須給我『鑰匙』。」

『我們什麼時候談到這個了?但我可以保證不會太常找My Lady來參加我的舞會,她也是需要休息的,Deal ?』

他們看著Lee和那個男人消失在窗鏡之後,房子所有的物品都發出微微的聲響,Arthur、Merlin和Harry對於那些聲響相當敏感像是耳鳴般,在耳邊嗡嗡作響,綜合起來有些像是尖銳的慘叫聲。

「fuck, 又一次。」Arthur看著他們消失的方向,再望一眼Princess Tilde泫然欲泣的表情,安慰道,「您會沒事的。」

Princess Tilde將自己縮回輪椅裡,用毯子緊緊包住自己,「……你難道覺得這樣的犧牲是應該的嗎?我不要再看見你,出去!出去!通通出去!我需要休息了。Gazelle,帶我回房裡。」

侍女向他們道歉,將他們請出房間。

房門外Harry一拳砸在水泥牆上攔下老人質問:「Arthur!這就是你的計劃?用Lee去換取Princess的性命?」

「這是最好的方式,給他想要的東西,從今以後我們倫敦魔法師學會不再需要實務派魔法,你也見到了這太危險。」老人面無表情地回道。「Galahad,這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那是一個人!活生生的一個人!」如果不是被Merlin攔住,Harry已經衝上去把那個自私自利、逐漸遠去的背影暴打一頓。「Merlin放手,讓我揍他——」

「事情並不會你去揍他就因此結束,Harry,冷靜下來,我們最主要的任務是找到Lee。」Merlin低聲地在他耳邊分析,「我們多留幾天搞不好能找到什麼線索,Lee不可能就這樣憑空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他會在某個角落等待救援。」

Harry停下衝動,安靜了一會兒,算是同意Merlin的說法。

Arthur在管家的安排下,隔天一早匆匆離開別墅,因為房子的主人並不想再聽見他的任何消息。

他們又多待了一天。

第五天早上,Princess Tilde主動提起要下樓用餐,坐在主位上的女孩還是和幾天前一樣疲憊,但心情似乎好上許多。

「抱歉,將兩位留下,但我必須趁這個機會將東西轉交給你們,剩下的我不能再多說了。」經過前天的Lee逼問,他們都知道不能再多說的意思——就算想說也無法正確表達,就像個精神錯亂的瘋子,這讓Harry想起第一次見到Lee時的場景。







2015.倫敦.肯辛頓魔法圖書館



「Princess Tilde用棉布包給我們的東西是Lee轉交的,讓我們知道他在那個世界很好,正在找尋出路。」Harry走道Eggsy身後拍拍他的肩。「你的父親真的非常的——優秀、果敢。」

Eggsy嘆口氣,「我知道。」同樣的故事,Lee藉著魔法和書籍在鏡中傳遞給他。

Harry也跟著嘆息,「而我來不及救他。」

「噢、得了吧,你到底要自責多久?Eggsy都說沒事的。」Merlin在一旁翻了翻白眼。

Eggsy輕輕地笑著,拍了拍Harry的背脊,「但你救了我。」

Harry被Eggsy的笑容溫暖,「然後我們回到倫敦,在倫敦魔法師學會裡和Arthur持反對意見,一鬥就是十幾年,就如同水面的預言——我們是敵人。」

Merlin在一旁補充,「之前還好,因為一直沒有新人加入,所以各自還能相安無事,最近加入幾位新人之後這個議題又再度挑起戰火,Arthur決定禁止所有實務派魔法,是因為我們所遇過的案例太過偏激、危險。」

「而我堅持要救回Lee。」

Harry堅毅的聲調說明他的決心,也讓Eggsy不自覺的低下頭數著石磚地板上的線條。Harry和Lee之間的關係會令他有些吃味,不知道到底是吃誰的味,羨慕Harry能和自己的父親相處這麼久?還是因為在Harry心中經過這麼多年Lee還是佔有一席之地?

充滿困惑。


-TBC-


*06.水盆裡的敵人:Arthur Bye~(欸)

*Princess Tilde的壽命,照原著的Lady Pole,以小指和餘生一半的生命作為交換一直到死亡,但那一半的生命是在睡眠時會被帶到另一個世界=完全沒睡,所以她不希望熟睡、甚至不期待夜晚的到來,而Arthur拿Lee去換之後並沒有拿到遺失的小指(鑰匙)所以Princess Tilde目前還是日夜來回兩個世界,不過自從Lee被綁過去之後,就有時間回來睡覺(都是被Lee趕回來的)身體狀況好轉很多,之後會來倫敦微服出巡一陣子。

*李爹在另一個世界到底在做啥,總覺得又是另一個篇幅,讓我好好考慮一下到底要不要寫。

*Gazelle,其實就是那個預言會有兩位魔法師的那個三流魔術師,那是Merlin後來又在其他地方遇到她的故事(艸)

*Valentine,也是被妖精綁架,因為可以看照Princess Tilde也就隨他去。

*妖精,就是妖精。好像是妖精國度裡城堡的主人。

*就算直的也要掰彎(?


下禮拜得先處理一下萬聖節,有時間的話,下禮拜再見(揮手


评论
热度(28)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