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Eggsy Unwin & Mr. Hart-12

*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12. Mr. Hart 的新隨從-III




 




 




大雨落在訂製西裝上,濕冷的寒氣從布料穿透黏在皮膚上,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從莊園的花園離開偏離了主要道路,眼前幾乎是陌生的景色,前方只有一大片森林,回頭看去已經看不見那幢美麗又燈火通明的大宅,附近也沒有任何住宅和行人的痕跡,Harry沒有追上來。




 




嗯,沒有追來,也許是因為自己踩到Harry的底線吧?貴族的生活和習性他從來沒想過要去習慣或是理解。為什麼他會這麼在意Harry呢?想起來滿令人害怕的,第一眼見到Harry只認為是老爸有錢的朋友,相處幾天之後幾乎讓Eggsy完全著迷於那種成熟穩重讓想要人依賴的性格,又和以往認識的大人物不同,那種沒帶任何心機的直爽以及純粹的交談,Harry的聲音總是能打在他心頭上引起一陣酥麻,然後忍不住就會回他:「Yes, Harry.」




 




成為Harry的隨從並沒有什麼不好,能夠正大光明、隨時隨地在他身旁,只是他自己太貪心了,他不想、也不希望自己對Harry而言只是個隨從,Harry對他的態度從來也不是,嗯……應該不是,他被Harry搞迷糊了。




 




Eggsy沿著小徑邊走邊思考這個問題,現在手機完全沒有訊號,曾經在軍隊裡受訓的經驗告訴自己,只要沿著有人行經過的道路,終究是會找到出口的,就當作是一次行軍之旅,也沒什麼不好,只是牛津鞋踩在凹凸不平的泥土上不是很舒服。




 




看著毫無盡頭的道路,繼續往前走。

















Harry眼睜睜看著Eggsy在自己眼前消失,想追上也無從追起。他站在草坪上呆愣了一會兒,雨水幾乎讓昂貴的禮服全部溼透,他猜Eggsy也是這麼濕漉漉的。




 




他不能理解Eggsy想逃走的心情,或者說,他Harry Hart沒有真正了解過Eggsy。平常的Eggsy幾乎是個安靜聽話的好孩子,他甚至想頒座優秀青年獎給Eggsy,為什麼就這麼排斥社交活動呢?不,不對,Eggsy對朋友和同事都很好,是因為他不喜歡貴族的社交活動?如果是這樣,他能夠理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種場合。




 




突然有一把傘在他頭頂上撐起,遮去大半的雨水,他回過頭看著也穿著晚宴服裝的管家,「公主殿下找您。」




 




Harry低頭看一下濕透的自己,管家立刻意識到對方的狀態立即回應:「我們應該有能立刻將衣服弄乾的方法,殿下不會介意在稍等一會的。」




 




「謝謝。」Harry隨著管家回到溫暖的屋子裡,離宴會廳有些距離,想必是Princess Tilde已經在會場裡轉過一圈、打過招呼發現他不在才派人來找。




 




當Harry換上一套乾淨清爽的外衣,Princess Tilde已經坐在外面的起居室裡的單人沙發上,腿上蓋著厚毯。




 




「Galahad,那名男孩有和你一起來嗎?」




 




Harry低下頭迴避Princess Tilde眼神,「他先回去了。」




 




「這樣啊,那真是可惜。」Princess Tilde帶著遺憾,她想再次確認自己的印象是否正確,因為他太像Lee,而且非常Gazelle篤定那是第二位魔法師,讓她非常想要認識熟悉。




 




「真的非常抱歉。」




 




「請不要在意Galahad,我也只是想多看幾眼罷了,只要我還在英國總有一天會見到的。」




 




Harry嘆了口氣,他不知道經過這晚之後Eggsy是否對於這樣的會面有興趣,而且他在生自己的氣呢。




 




Gazelle站在Princess Tilde的身旁,扶著Princess從沙發裡起身,經過Harry身旁的時候說了一句:「他也來了,請務必小心。」




 




Harry頷首。




 




漫長的夜晚,Harry回到肯辛頓已經接近凌晨兩點,他敲了敲Eggsy的房門,沒有得到回應,猜想對方應該已經熟睡。第二天Eggsy沒有出房門,Harry覺得奇怪,房間裡也沒有任何聲響,擔心Eggsy因為昨晚的雨受了些風寒引起感冒發燒什麼的,他急促地敲了敲門板,不顧禮儀的打開門。




 




空無一人的房裡,冰冷的空氣中沒有人的體溫,Eggsy沒有回到肯辛頓。




 




Harry打了通電話詢問Merlin,然後出門到Black Prince逛了一圈和Eggsy的同事和前任雇主聊天,在Eggsy常去的公園裡坐下,看著風吹過樹梢、捲起樹葉帶向陰冷灰暗的天空,到底是怎麼回事?




 




Percival來電告知他Eggsy沒有回家,Roxy那裡沒有消息、Charlie就更不用說了。Harry這時才發現自己對Eggsy的情感竟然如此深刻,他從來沒有經歷過一個人在眼前消失之後的慌張和擔憂。起身回到肯辛頓的屋子裡,不過半天的時間,Merlin已經泡好熱茶等帶他進屋。




 




「別擔心了,那小子也不是什麼善類,就算沒你看照也會活得好好的。」




 




Harry深沉地嘆口氣。他擔心?是的,他確實是擔心,還有更沉重的罪惡感——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弄丟了第二個Unwin。




 




「去洗把臉清醒一下,搞不好有人肚子餓自己就會回來了。」Merlin將Harry推進洗手間,讓他去洗洗臉。




 




Harry將冰冷的水潑在臉上抹了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疲憊。認真算起來,他認識Eggsy三個星期,失去Eggsy的身影已經超將近20個小時,他卻沒有立即發現這個嚴重的問題,正當他猶豫著該不該報警的時候,鏡子開始震動和奇異的耳鳴貫穿腦門,接著他看見Lee站在他的對面——和他面對的鏡子裡。




 




Lee嘆口氣,『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照顧我兒子的,我也不想知道,才剛告訴過那小子別離開你身邊的。』




 




Harry忽略Lee突然出現有多異常和語氣中帶著不禮貌的諷刺,「什麼意思?」




 




『意思是,和Princess Tilde接觸就有機會讓它們知道有Eggsy的存在,現在恐怕被拖進妖精世界裡了。』Lee聳聳肩,有點事不關己的語氣。




 




「什麼!」Harry抓著鏡子,試圖想要把自己擠進去,但被Lee施法擋下。




 




Lee看著幾乎要貼上鏡子的Harry,忍不住後退幾步,『我也只是猜測,因為他能去的地方我也都去看過了,剩下這邊的世界我還沒仔細搜索過,你只好祈禱和相信他能回得來,這邊就交給我,你別企圖過來,雖然能行經妖精小徑,但不代表能抵達每個角落,一旦失去了初衷,你會迷失在妖精世界裡。』




 




Harry瞪著Lee,抿起嘴。




 




『怎麼?不甘心?』Lee歪頭問道,『有什麼好不甘心的?不能進入妖精世界也不是你的錯,他好歹也是我兒子,也是我的責任。』




 




「Lee,務必要找到他。」




 




『我說過,他是我的兒子吧?』Lee覺得Harry的擔憂莫名其妙,到底誰才是Eggsy的父親啊?『我會讓Princess Tilde帶消息給你。』Lee從霧氣中消失,結束短暫的談話。




 




他是否能相信現在的Lee所說的話呢?

















Eggsy走了好一陣子才感覺到不對勁,這條路上人煙稀少也就算了,走得越久、越覺得自己似乎闖入的是另一個世界,他依然努力地尋找出口,沿著小徑通過一座森林之後,看見一座古堡般的建築裡面有著些許燈火和音樂,大門是敞開的,這個時候他才發現有不少身穿華麗禮服、帶著威尼斯面具的人們走進古堡裡。是宴會,但似乎不是同一個,他跟著人群毫無阻攔的走了進去。




 




在人群中他看見熟悉的身影,母親穿著他從沒看過的禮服穿越過人群找到了父親的身影,然後父親也看見他兩人的視線交會,Eggsy以為自己是在作夢,想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發出不聲音,也沒人理他,每個人都專注在自己的舞步裡,旋轉、行禮,接著下一首曲子開始,不管是圓舞曲還是華爾滋都讓Eggsy覺得自己有些多餘與寂寞,他果然不適合這樣的場所。突然有人扯住他的臂膀和掩住他的嘴把他帶到城堡外的樹林中。




 




一直到遠離城堡他才掙脫男人的箝制,仔細一看是僅有一面之緣、Princess Tilde身邊的管家,管家帶著擔憂地眼神看著他。




 




「Mr. Unwin要我把你帶到這裡,他等等會過來。」




 




Eggsy瞬間理解他說的Mr. Unwin是Lee,而不是自己。也對,當時見面並沒有提起他也姓Unwin。




 




沒過多久,Lee氣急敗壞跑過來,「我不是叫你不要離開Galahad的嗎?」




 




後來跟上的Princess Tilde攔下暴躁的Lee,「Mr. Unwin,這並不是他的錯,是我的錯,是我要Galahad帶他來見我的,讓他陷入危機的。」




 




「不,我已經提醒過他的,只是太久沒見面竟然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對,就是在說你。你這小混蛋,還不快點回去,Galahad他們也在擔心你。」Lee拿出一面手鏡,讓他看見另一個世界的狀態,Harry神情憔悴疲累,嘴邊喃喃有詞,連Merlin的話都聽不進去,看得Eggsy有些心疼。




 




Lee看見Eggsy輕蹙的眉宇,「快回去,別讓他等著。」




 




「他又不需要我,他和母親一樣需要的是你。我可以和你……」




 




交換。




 




「Eggsy!」Lee阻止他說到嘴邊的單字,「別說出口,在這裡你所說的一切都會被當成交換的誓言。外面的世界都已經十幾年過去了,回去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我和Princess Tilde不一樣,早已經不是他們當初所認識的Lee了。Eggsy,他需要的是你。」




 




「我只是個隨從罷了。」




 




「我覺得這件事應該和我有關。」Princess Tilde在一旁悠悠地開口,「Galahad為了保護你,他選擇了讓你使用隨從的身分,如果你離開他身邊,很容易被拖進這個世界。如果你們是一對,他們會更樂意拆散你們,就像那個Daniel,他是被派去將你引開的人,而且他成功了,所以你在這裡。」




 




Eggsy看向Princess Tilde,和之前見到的不太一樣,這裡的Princess Tilde氣色雖然不太好,但是講起話來還是相當有精神。




 




然後Eggsy聽見自己母親叫喚父親的聲音,Lee沉重的嘆口氣,「Eggsy你該回去了。」Lee從上衣口袋裡取出手絹,塞進Eggsy手中,「這是地圖,回到妖精小徑上再打開,它能引領你回家,還有,你穿這樣真的很帥,兒子。」




 




見Eggsy有些猶豫,Lee握著Eggsy的手加重力道,「放心,我在這裡生存這麼多年,都快變成他們的一份子了。Eggsy,我之所以不後悔,那是因為我有一種感覺,我是屬於這裡的。而你,有一天會有不同的理由也會來到這裡,到時候我們再好好聊一聊。這段時間還是拖人照顧你妹妹吧,你媽那個樣子,我不知道她能撐多久,她和Princess Tilde不一樣,自願者和契約者是不一樣的。」




 




Michelle的聲音越來越接近,Princess Tilde已經先派遣管家前去拖延時間。




 




「Eggsy,快走吧,Galahad在等你,他等的一直都是你。」Lee將Eggsy推往妖精小徑的方向走。




 




Princess Tilde也對他點點頭說:「我們改日再見,不是在這裡,而是在白天、外面的世界。」




 




然後Eggsy看見Lee將左手食指和中指輕放在唇瓣上,放下之後一陣狂風吹起,風沙吹得他睜不開眼睛,等到風停止他再度能夠清晰看見眼前的景象時,那座古堡只剩下小指指甲這麼大,Lee直接將他送往妖精小徑上。




 




失落嗎?不,其實沒有,他一直都知道Lee在這個世界裡過得還不錯,只是性格逐漸被同化的速度比他想像得還快,如果不是母親和Princess Tilde,也許他的父親,那個男人早就已經是它們之一,只是無法將他帶回到原來的世界,感覺上有點對不起Harry。




 




Eggsy依照Lee給他的手絹上的地圖繼續前進,走在往下的古老階梯,越走越看不見道路,通往自己房間鏡子的出入口被Lee藏在樹叢之間隱蔽的地方,在鏡框前面的地上找到Lee和他研究的小書冊,撿起來放進口袋裡,然後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將平常穿的衣物收進背包裡,再回到妖精小徑,再來才是往Harry家的方向走去。









在肯辛頓的屋子裡,他們聽見鏡子微微震動,Harry從座位上跳起來走到家裡最大的鏡子前望著鏡子的騷動。倏地,Eggsy就摔了進來,正好被Harry接住,Harry的背脊直接撞上木質地板,有點疼到無法呼吸。事實上,他並不清楚自己無法呼吸的理由是因為太痛,還是害怕眼前的人只是一道幻影,直到其他人也圍上來詢問狀況,Harry才意識到Eggsy壓在他身上是真的。




 




Harry雙手將Eggsy收緊在懷裡,兩人還躺在地板上的姿勢,讓Eggsy不太自在,也不明白Harry為什麼會緊抱著不放,問道:「不是才三天?為什麼大家這麼緊張?」




 




Harry臉色一沉,「不是三天,是三個星期。」他整整慌張三個星期,第一天他發現自己弄丟第二個Unwin,自己被害怕和罪惡感充斥;到第四天他的不安完全沒有停止,那是失去第一個Unwin所沒有的,Princess Tilde傳來的消息,讓他靜靜地等待,他知道Eggsy已經在回來的路上;第一個星期過去,Harry砸壞Eggsy房間裡的東西,不得不把Eggsy的衣物全部搬回自己房裡,想著他回來能就近綁在身邊;第二個星期過去,他失眠已經兩個星期;第三個星期,他甚至做好第二個Unwin不會回來的心理準備。




 




然後Eggsy就像那天消失一樣,又突然出現,傻呼呼地問大家為什麼這麼緊張。為什麼這麼緊張!Harry差以為自己會失去他,失而復得的激動,被緊抱在懷裡的人無法理解。也是,他為什麼要理解一個無聊古板的中年人呢。




 




Harry推開Eggsy什麼話也沒說就離開現場,Eggsy充滿疑問地歪著頭看著眾人,大家要他快點追上去,左邊一句:「Harry擔心好久。」右邊一句:「你不覺得他又更瘦了嗎?他這幾天都沒怎麼吃什麼東西。」




 




Eggsy張開嘴想說些什麼,但是Merlin對他搖搖頭,嘴巴又闔上,乖乖跟上Harry已經上了樓梯的身影,一直到臥房前,看見Harry站在房間中央望著天花板。




 




Eggsy輕輕敲了兩下門板,不等對方回應直接走進門內:「Harry,我……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遇到我父親,卻沒能把他帶回來,對不起。」




 




Harry嘆息轉過身面對年輕人,他無法忍受Eggsy這種放軟音調的道歉,但是聽著內容不禁皺起眉有些疑惑,「你都到他面前了,他沒跟你回來肯定是有原因,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我以為……」他一直以為Harry對Lee有著不一樣的情感。




 




「你以為什麼?」他猜得到Eggsy的想法,雖然他從來沒正面明白表示過自己對Eggsy的情感,但不表示事情就是如Eggsy所想的那樣。




 




「我以為Harry你……」Eggsy看見Harry的眼睛裡冒著火,彷彿在告訴他:你要是真敢說出口,就是真的欠揍了。Eggsy乖乖地闔上嘴,像隻小狗垂著頭站在Harry身旁,祈求主人垂憐。




 




「我對你父親只有愧疚。雖然我們認識不久,但是我已經習慣有你在身旁陪伴的日子。」




 




Eggsy的眉宇和情緒全都糾結在一起,苦澀的問道。「只是習慣嗎?」




 




Harry被Eggsy的神情觸動,「噢、Eggsy,對我而言,你才不是隨從,那只是對外的說詞,我想要你無時無刻都待在我身邊,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把一切都給你,包括世襲的爵位。Lee是無人能取代,但你也是,你就是你Eggsy,我喜歡的是你,我喜歡你待在我身邊,這也的確是一種習慣,要人命的習慣。」




 




Harry走到Eggsy面前捧起和他一樣消瘦的臉龐。




 




Eggsy一瞬間眼花撩亂,然後才意識到他剛剛是被親了嗎?




 












-TBC-
















終於有點空了wwww




莫名其妙就被親了親了親了親了親了XDDDDDDDDDDDDDDDD(願望完成可以下線了(把坑填完啊喂!




好的,如果這兩天有空應該可以再更一篇




12/12,13 CWT41場次就暫停更新,歡迎來K24攤位玩,場次後再見啦~





评论(4)
热度(31)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