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A Part of Christmas I


配合BGM:Adele-Hello


小提醒:先把禮物藏在樹底下,12/26才會拆禮物(毆!


對,前面是之前有發過的兩篇預告

有前車之鑑,所以標 I(後面有多少我不知道~~~~~(奔

然後也有點懶,等有寫道肉再發SY(天曉得有沒有.....




CHRISTMAS EVE


今年的聖誕節一樣寒冷,但是還沒下雪。


難得提前結束任務,Eggsy一個人坐在距離薩佛街的裁縫店不遠的漢諾瓦廣場,看著人來人往、成雙成對的情侶們放空,除了放空他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Merlin讓他放假就是希望他能休息,但是他卻不想停下,一旦停下,滿滿的回憶就會湧上心頭。


有個人走到他旁邊,詢問旁邊的空位是否有人,他說沒有。那位身材沒比他高大的中年男子在他身旁落座,打開紙袋吃起炸魚薯條,熱騰騰的油炸香氣往他這裡飄散,似乎有點不太人道。


中年男子瞧Eggsy往他的袋子看了一眼,原本是想收起袋子離開,不知道為什麼又打開,問道:「要吃嗎?」


Eggsy搖搖頭,「謝啦,老兄,我被醫生警告不能吃這種高熱量的東西。」當Kingsman還真辛苦,連熱量都被監控著。


中年男子嗤之以鼻,「告訴你,小老弟,我以前也是醫生,軍醫。沒有人能拒絕這種誘惑。」硬是往他手中塞了一塊。


Eggsy苦笑了一下,將熱呼呼的炸魚掰成小塊小塊塞進嘴裡。


「看不出來現在年輕人還有這種教養。」


「有一個好導師勝過一切。」


「既然我在這裡,也算是朋友,要不要告訴我你的心事?好歹我也是個醫生,有職業操守的。」中年男子拿炸魚薯條當酒杯敬他一下。


Eggsy嘆口氣,經過長長的沉默之後說道:「他死了。什麼都沒留下就走了。」不,其實他有留下一些東西,一些叫做後悔和思念的東西。


「噢、」醫生努努嘴,「雖然不知道是發生什麼,跟你說人有生老病死,你一定聽不進去。戰場上我見過最多的大概就是死亡了。不過呢,這種見鬼的事我也不是沒遇過。」醫生突然靠近他,附在他耳邊說,「那混蛋、說我拉低整條街智商水平的同居人,也曾經在我眼前死過,就在我眼前,我還參加過他的喪禮。傷心歸傷心,女朋友還是照樣交,日子還是照樣過,但那傢伙竟然在我跟女友求婚的那個浪漫的夜晚出現在我眼前,我整個人都不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揍他一拳。」


Eggsy輕笑出聲,覺得這醫生真有趣。


「會笑就好,年輕人多笑一笑,搞不好願望會實現,還有,你可以想一想如果可以再見到那個人,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醫生對他眨眨眼,「相信我,想到的和做的永遠是兩回事。」


Eggsy有禮貌地微笑,「謝謝。還有炸魚薯條。」


「不必客氣。」醫生將吃完的紙袋揉成一團,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祝你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


看著醫生離開的背影,Eggsy望著灰暗的天空有點感傷,如果願望能夠實現就好了。




A Part of Christmas




Eggsy穿著在Kingsman裁縫鋪訂製的防風、防水、防彈品質保證的深色西裝大衣,脖子上繞著Roxy親手織的米色喀什米爾羊毛圍巾,手提著手工訂製的皮革公事包和外賣紙袋,公事包的外層塞著母親送他的皮質手套回到肯辛頓的住家。


成為Galahad的第二年,他在聖誕節的前夕回到了倫敦,不過Eggsy特別喜歡十二月的任務,那能夠讓他轉移許多注意力。關上大門,連同冬季濕冷的風一同隔絕在門外。他放下鑰匙,開啟暖氣開關後,才將圍巾和大衣外套一一脫下掛進除溼間,將公事包摔在一塵不染的床鋪上,床單與枕頭中間夾著一張紙條,是鐘點清潔工留下的卡片。


『 Merry Christmas & Happy New Year 』


似乎在宣告這段時間他得自己處理所有的家務。他換下輕便保暖的居家服,那一身柔軟花俏的運動服,一點都不符合房子的格調,但他非常喜歡這種風格,就像是他卸除一切如鋼鐵盔甲般的偽裝恢復本來的面貌。


從藏酒櫃裡找到一瓶適合年份的紅酒,「啵」的一聲開啟軟木塞,聞了聞帶著果香的紫紅色液體,先將酒瓶擺放在一旁讓酒醒一醒,在廚房的櫃子裡找出兩個水晶紅酒杯,分別倒入一點紅酒擺放在餐桌上。


兩份金邊雕花餐盤、兩份純銀餐具。


他打開從Kingsman總部帶回來的外賣紙袋,那是他回去報到時被強迫帶回的野菜烤春雞,據說這是今年每位Kingsman的聖誕禮物,天曉得這到底代表著什麼含意,總之,可以吃就是了。將包裝完整的錫箔紙盒打開,倒進較大的白色瓷盤裡,送進微波烤箱再回烤一次。


等待烤雞的每一分鐘都讓他飢腸轆轆,香氣從緩慢增溫的烤箱中溢出,配合著外面聖詩隊的報佳音歌聲一起傳進他的耳朵和鼻子裡。


他拿起電話通知家人,他人已經回到倫敦安全無虞,明天一早再去當聖誕老人送送禮物。接著他按下一組熟悉的號碼:12.19.97


聽見耳熟的聲音說道:『Merry Christmas & Happy New Year, 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Oh, Hi, 我是Eggsy Unwin或是Gary Unwin,我想留言給某個人。」


『抱歉先生,我們沒有留言的服務,您恐怕是打錯電話了。』


「Oh, Come on, 我都打過幾次,你們一定要這樣嘛!好吧,Oxfords, Not Brogues. Please, I’m Galahad. 我想留言給前任Galahad,告訴他我很想他,我成為Galahad已經要滿兩年了,他救了我,我想成為他的驕傲,努力完成每一項任務,做了許多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拯救世界、拯救人質,而我最想救的人是他。拜託,幫我留言給他,我真的很想念他。」


『Mr. Galahad,我們無法將任何訊息傳送出去。』服務人員不忍說出他們無法將訊息送至天堂或是地獄。


「我知道,但我就是想留言不可以嗎!而且你們明明就有電話錄音,錄起來,哪天我會叫Merlin調出來,如果沒錄就是你們擅離職守。」


『好的,Mr. Galahad,您的錄音紀錄已經保存,』電話那頭的服務人員停頓了一下,『以及您的投訴已被受理,希望我們不會失去像您這樣忠實的顧客,祝您有個愉快的假期。』


打完這通電話,Eggsy像是用盡全力般癱在餐椅上,身後烤箱設定的時間也同時鈴響。


他討厭聖誕節,無比討厭。對其他的小孩子來說,聖誕節是等著聖誕老人送禮的日子,而大多的聖誕老人都是自己的家長——那一年的聖誕節,他巨大的紅色聖誕襪裡的禮物,等不到聖誕老人的歸來。


第二次打這通電話,是在V-Day後,不知道為什麼手指很自動的按下號碼,他說要留言給Galahad,服務人員並沒有為難他,反而是在Merlin知道這件事之後才開始拒絕他的留言。然後他還是不屈不撓的撥打、強迫對方紀錄,然後就變成兩年來的習慣——電話留言和當地報紙。


他和前任Galahad不太一樣地方,他並非駐守於倫敦的騎士,如果Galahad和Lancelot同時在倫敦,那麼長期海外任務肯定是他會接下,雖然Roxy總是抱怨不給她發生豔遇的機會,但還是對Eggsy心存感激,讓Lancelot成為駐守倫敦的騎士。


記得幾個月前在義大利和黑手黨交手時,拖著血流如注的傷口瑟縮在暗巷的角落,曾經一度以為自己無法再度回到倫敦,第一個聯絡的是Roxy,最後他還是留言給前任Galahad,可能內容太像遺言,對方一陣沉默後也沒有制止,反而幫他請求支援。


過沒多久他的視線裡出現一個身型修長,很像Harry的人,他的意識已經模糊到不管看誰都像Harry了嗎⋯⋯


Don’t close your eyes,  stay with me, Eggsy.


連聲音也很像啊⋯⋯他果然快死了嗎?是Harry收到來自天國的留言來接他的吧?


當他再度睜開眼睛,已經是Kingsman的病房裡,Merlin在他床邊調整點滴的速度,發現他已經醒來,忍不住說了句:「歡迎回到地獄,Galahad。」


「請再給我幾分鐘懷念天堂的美好。」Eggsy拉起被單想把頭遮住。


「來不及了,地獄之門,只進不出。」Merlin拉下他的手腕,順道按壓在上測量脈搏,「你也別太拼命,該求救的時候就求救,留什麼遺言?還留給一個不可能聽到的人。」Merlin睞他一個「有病就該看醫生」的眼神。


「Merlin……」


「停止這一切Eggsy,我也希望他能回來,但不是這種方式。」這也是Merlin第一次在Eggsy面前告訴他不該繼續下去,Eggsy輕蹙起的眉尖牽扯到傷口吃痛的倒抽一口氣。「痛,表示你還活著。」


「謝謝提醒。」


「Eggsy,站在朋友的角度,和Harry朋友的角度,我誠心誠意的建議,別再打給一個無法回應的人,他不會希望你這麼做的。」


Eggsy躺在病床上沉默,沒有回應,他也許這輩子都無法停止這樣的行為,他需要一個宣洩的出口,他需要有人聽見他的道歉,他需要那個人再對他說一次:Yes, Eggsy. You are bloody well done.


Eggsy從微波爐裡端出烤雞放在偌大的餐桌上,在他習慣的位置上坐下,凝視了一會兒,他雙手緊握低下頭,許下多年來從來不相信會實現的聖誕願望。


多麼希望你能在這裡,Harry。如果這個願望能夠實現的話,他也許會開始相信聖誕夜奇蹟。


然後張開眼睛,深呼吸,世界沒什麼變化。於是他拿起刀叉對著美味多汁的烤雞切下第一刀之後,就使用放棄刀叉這回事了,反正也只有他一個人。放棄桌上準備好的香檳和紅酒,打開冰箱拿出廉價啤酒,抱著盤子直接用手抓起雞腿咬下。




-A Part of Christmas I




再提醒一次~


配合BGM:Adele-Hello


先把禮物藏在樹底下,12/26才會拆禮物(毆!




一個被三次元磨爛能擠出一篇文超感動的砂礫

然而依舊沒時間校稿


评论(5)
热度(41)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