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2無料-琅琊小報P2(靖蘇?)

正劇向後續衍伸,HE保證
CP應該是靖蘇,暫時還是無差

 

如果有聞到什麼百合的味道絕對是\錯覺/藺流也是\錯覺/藺蘇還是\錯覺/雖然我都吃

無料就這兩頁,沒有再多了~

 

琅琊小報P2

 

琅琊山上風光好

 

飛流耐著性子凝視小炭爐子上的鑄鐵壺冒著煙,然後隔著帕巾將鑄鐵壺中的熱水倒入紫砂茶壺裡,專注地看著壺裡的茶葉緩緩舒展開來,內心數著一二三四五。


藺晨看著飛流的動作,滑開手中的扇子搧了搧,打趣地說道:「能讓咱們飛流心甘情願地練泡茶的,到底是誰呢?我哄十天半個月的,也不見飛流為我砌杯茶。」
 

「哼。」
 

「哼什麼哼,你這小沒良心的。」藺晨伸出手蹂躪一下飛流的臉頰。
 

「討厭!」飛流拍掉藺晨的手,對他做了個鬼臉,急忙地將茶壺裡的茶水倒入杯中,被藺晨攔下,惹得飛流又喊了聲:「壞人!」
 

「你這麼個泡法,可是會壞了難得的好茶,讓藺晨哥哥教你如何泡一壺好茶吧。讓他醒來第一個就喝你泡得茶,好不好?」
 

「嗯!」飛流用力點點頭,看向窗外山嵐飄雲石山之間的陽光露臉,「有你在,不死。」
 

藺晨執起茶杯聞了聞茶杯裡的餘香,「是啊……有我在是死不了,但能不能醒還得看天時地利人和。」
 

「現在只需天時。」突然一道宏亮聲音傳遍琅琊閣。
 

「老爹!」飛流眼睛一亮拋下藺晨和還在冒煙的壺,整個人已經無影無蹤了。
 

藺晨乖乖地留下收拾起飛流丟下的一片狼藉,省得他老爹看見他的琅琊閣被飛流布置成琅琊廢墟肯定會大發脾氣。「天時嘛……」他看了看被藏在屏風之後床被中的人型起伏,微弱的氣息緩慢到會讓人誤以為已經斷了氣,自嘲地笑了笑,「我果然是個蒙古大夫,是吧?」

 

 

江湖風雲將再起

 

已登基稱帝的太子,早在幾周前看見各州旱災奏報時皺起眉心,成熟的眉宇間多了幾道無可抹滅的痕跡,是長年皺眉所留下的。「沈卿,戶部的賑災銀兩可已分配妥當?」
 

「回稟陛下,已分配妥當只待適當的人選發配下去即可。」
 

戶部尚書一句話令當今梁帝的眉宇鬆了些,轉眼詢問刑部,「可有匪賊滋事?」
 

「回稟陛下,州史回報,雖有民怨,可畢竟是天災……這匪賊恐怕也滋不了什麼事,尤其江左十四州更是甚少。」
 

「江左十四州……」幾個字又讓當今帝王的眉尖繃緊了些。
 

「是的,陛下。」刑部尚書對於此事甚是瞭解,江左十四州呈報上來的匪賊少到一隻手、五根手指都能數得完,「這江左有江左盟在……」刑部尚書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戶部尚書瞪了眼、清了清喉嚨。
梁帝喃喃自語著:「這江左盟……」
 

「陛下,這江左盟為天下第一大幫,江湖行事以情義為先,行俠仗義佳話傳奇可為天下所知,多少人為求江左盟庇護進入江左地界,還好這江左盟沒打算壯大地界,否則,恐怕會有藐視皇權之嫌。」
 

「蔡大人,所言非矣……」戶部尚書猛替這不知情的刑部尚書擦擦冷汗,想打住他的直言淺見,可惜這人怎麼就是不能理解他的善意。
 

「好了,沈卿。」梁帝出言打斷兩位尚書的交流,不由覺得好笑,這兩位文臣恐怕不會理解,以軍中同袍情誼和情義所組成的江左盟,那個以梅長蘇為中心的江左盟和那個以林殊為中心的江湖幫派,是不會有任何謀反之意,尤其是當他還是帝王的時候,就是他有做得不對﹐也會派人傳來錦囊妙計助他一臂之力,「朕倒是沒那麼忌諱江左盟,當年的江左盟和現在的江左盟沒有什麼區別。蔡卿確實是有些妄言了,有朝一日朕還想去一趟江左十四州巡視一番,看看這江左盟如何安治民生,竟做得比地方知府還要好。」
 

戶部尚書倒也是垂頭沉默了,就是這江左盟做得太好,這十四州知府也過得太輕鬆愜意,該不該提醒他們一下,陛下這氣勢恐怕是要詳細的巡視,嘴巴上說是要巡視,實質上是想把這江左地界翻過一遍只是為了找人吧?這江左盟……也是凶多吉少囉……
 

朝臣們的閒語雜話終究是流傳甚遠,除去江左十四州,其他地域的旱災也在戶部震災款項抵達之前先行一步發配出去,不落江左之後,災情平定比往年還要快上許多。
 

江左盟——
 

蕭景琰垂眸,手指在衣角上搓了搓,也不知道是何時染上在想事情時搓東搓西的毛病,細細地嘆口氣。
 

梅長蘇——
 

戶部尚書想起屢屢從江左傳來的傳書與通報,恐怕只會讓思念故人的陛下疑上加疑吧?
 

 

餘後

 

微餘的光線刺痛了眼,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呼吸還在、心跳還在,活著嗎?他不知道。既使活著,是否他還是他?上次醒來時他已不是熟悉的自己,那是自己選擇的後果,既然已經和林殊無緣,那麼就以梅長蘇的身分活下去。

而今,林殊已不是林殊,梅長蘇可還是梅長蘇?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人或妖,怎麼死了幾次終究沒死成?他撇了撇嘴。
 

「宗主。」黎綱的臉進入視線範圍。「藺閣主、少閣主和飛流都在等著呢。」
 

「黎綱,我還是我嗎?」
 

「宗主當然還是宗主。」黎綱不知道為何宗主這麼問。
 

梅長蘇壓抑著胸口的疼痛又咳了起來。
 

「宗主!」黎綱上前輕拍他的背,讓他舒緩一些。
 

「那些錦囊……」
 

「宗主,那些都已經交代下去,留給蒙大統領的和留給盟裡兄弟們的都已經處理妥當了,您就別管,好生休養。」
 

「對,黎綱說得是,你是該好生休養。」藺晨搖搖扇子走了進來,「就別想這麼多了,反正你昏昏沉沉、睡睡醒醒已經好些時日,給蒙摯錦囊早已相助北境平定戰事,當今陛下還為常守北境軍防命名為長林軍,以你那機巧玲瓏心應當知道那命名的深意,至於其他的錦囊也依照你所寫的時機一一傳往金陵,難怪以冰續丹的藥效竟然這麼快就用盡,竟是為謀劃如此長久遙遠之計,你真當自己油燈蠟燭啊?燒完是能再補嗎?我看你這操心操肺操肝的病這輩子是好不了囉——」
 

梅長蘇沉默,眼眸暗沉地看著藺晨。赤焰忠魂終究是會燃燒殆盡的,既已洗雪冤屈,那麼接下來的路該往哪裡走?
 

藺晨可沒漏聽某人嘴裡喃喃念著什麼,「該往哪?當然是遊山玩水囉,頂針婆婆的醉花生,我可想念得緊。」
 

「藺少閣主明明上個月才去過,還說什麼不知道能不能用醉花生的香味把宗主您燻個醒,結果還不是坐在宗主旁邊一個人就把那罈醉花生給嗑了,咱們可是一粒都沒吃到。」黎綱忍不住向梅長蘇抱怨藺晨到底是好心還是故意鬧事。
 

梅長蘇打從心底高興地笑了出來,「好,那就遊山玩水。」
 

「對了,小飛流——」藺晨往窗外大喊,「你蘇哥哥說想喝茶了。」
 

「哼,才剛說讓病人好生休養的到底是誰呢——」宴大夫也不打算強制病患躺下休息,畢竟他也躺得夠長、夠久了,「我去煎藥,你們可別太鬧騰病患。」

 

 

小小後記

 

感謝閱讀、取閱這字有點多的無料小報,其實這是一個先行版本(啾咪)我覺得要完全寫完可能得花很久的時間(遠目)這是一個龐大的腦洞,如果沒寫應該就是沒時間哈哈哈哈哈哈(被揍)要讓蕭景琰發現梅長蘇還活著這件事並不是微服出巡就知道的,他微服出巡只能找到一堆錦囊妙計而已(耶嘿~)一個不能出宮、一個不進金陵,到底要怎麼讓他們相愛相殺(喂#)


我的反射弧有點長,請不要等(認真)等我補完該補的坑自然會來填,希望到時大家都還在(自己蹲坑等)

 

 









 

圖版

 




评论
热度(14)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