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靖蘇] 結髮 (番外?)


 

這其實是番外,正篇還沒寫(咦?

 

設定請看之前無料 琅琊小報 P1P2

 

總覺得我必須立個HE flag 正篇才能正常運轉(欸?我說了什麼?


 

結髮

 

 

 

 

 

 

同床共枕、同床共眠,披散在床榻上烏黑的長髮,幃縵中、燭光下的身影搖曳。蕭景琰單手支撐著頭,看著躺在身旁熟睡的眉宇,淺淺的呼吸和冰涼的皮膚倚在身旁,那麼不一樣卻又那麼像,他甚至害怕連呼吸都會吵醒對方。

 

原本熟睡的人彷彿知道有人在注視著自己,動了動眼皮,淡淡地說了句:「睡醒無聊了?」

 

蕭景琰勾起嘴角,「不會無聊。」因為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身旁,所以不會無聊,反而有種心滿意足到不真實,忍不住多看幾眼。

 

聽見蕭景琰的回答,梅長蘇眼皮張都不張,冷哼一聲拉起被蕭景琰嫌熱的暖被轉過身去。

 

「小殊?身子可有哪裡不適?」以為梅長蘇的身體又有不適,蕭景琰聲音裡充滿著擔心地詢問。

 

梅長蘇因為蕭景琰過度緊張的反應,嗆到口水咳了兩聲,反而讓蕭景琰更加擔心地將他扳過身來,才發現對方根本是笑得不知節制,讓蕭景琰僵了臉。

 

「生氣啦?」梅長蘇拍了拍蕭景琰的臉龐,伸出手指舒緩他的濃眉,「藺晨不是跟你說過我早就沒事了嗎?這段期間遊歷了大江南北,替咱們的陛下巡視百姓安居、見見大梁盛世。」

 

「先生游刃有餘,朕望塵莫及。」蕭景琰皺皺鼻子,手指穿過梅長蘇的長髮裡,有一搭沒一搭的順著。

 

有那麼一段時間,他們只是凝視對方,相視一笑便覺得歡喜,久到門外傳來一聲「陛下該起了。」蕭景琰才放過梅長蘇翻身下床榻,還沒離開床邊卻被扯痛了頭髮,轉頭一看,梅長蘇白淨修長的手指扯著他的髮尾。

 

「怎了?捨不得我走?」蕭景琰捉住難得的機會打趣地笑道。

 

梅長蘇也不避諱沉吟一聲,順著他的用字回應:「我的頭髮捨不得。」又再動手扯扯蕭景琰的髮尾,他才看見兩人的頭髮糾結在一塊兒,不分彼此。

 

「這下可要成了斷髮梁王,史書肯定記上一筆。」

 

「你還有空說笑,這髮是要斷你的還是我的?」

 

「不斷,慢慢解吧。」

 

「那外邊……」

 

「就說朕身體不適休沐一日,還望先生能一旁伺候。」蕭景琰是捨不得斷,梅長蘇也是知曉他的心思,卻少不了白眼。

 

「昏庸。」梅長蘇皺起眉,「別誤了時辰,我可擔不起禍國殃民之罪。」說著說著從枕下拿出一把匕首,毫不猶豫斷了自己的髮。

 

蕭景琰傻愣愣地瞪大眼,嘴唇抖著、哽著氣說不出話來。他怎麼敢!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雖然小殊的父母已經不在世上,但他怎麼敢在他眼下這麼不珍惜自己的髮。

 

「景琰?」梅長蘇將匕首遞給他,蕭景琰接過匕首,萬般不捨的切斷自己的髮,又很不捨地看向梅長蘇,梅長蘇有點無奈。「快去吧,別讓外邊的人久等了。」

 

蕭景琰在梅長蘇的催促下終於離開內間,開始著裝。

 

梅長蘇坐在床榻上,看著蕭景琰氣惱僵硬的背影搖搖頭,伸手撿起那落在床邊的髮結,收進錦囊裡好生收藏。

 

「真是傻水牛。」

 

梅長蘇翻個身,把自己再度埋入錦被中,微微勾起的嘴角,然後再度進入夢鄉。




 

-別問TBC-


评论
热度(33)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