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twin] Eggsy Unwin & Mr. Hart-24

*標題前後並不代表攻受,總而言之就是可能沒有肉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英倫魔法師 現代版 AU
*跟我說三遍: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這世界上沒有哈利波特。
*瘋了才會開這個坑←長篇的節奏

 

 

印調走這裡:http://goo.gl/forms/6tt0mbE6ejdRPCSu2

 

,但很少

,為什麼我要讓自己陷入這種糾結,乖乖掛有差不就好了(艸)

,隨便寫寫,隨便吃吃吧(被嚼掉

 

本來是沒打算寫的

 

警告:隱HE




 

24. Eggsy Unwin & Harry Hart


親吻,唇瓣的熱度輕觸皮膚,隨著停留時間延長,從皮膚表層蔓延的悸動,不知道是誰先開始解開對方衣服上的第一顆鈕扣,褪下名為紳士的外衣,喚醒隱藏在身體裡沉寂許久的猛獸,啃咬著對方柔軟的嘴唇,雙手十指揉亂對方蜜色的短髮,每一個呼吸、每一次吐納都一再證明對方的存在是如此真實,停下時喘息著凝視對方的貪婪眼神,然後相視而笑。

 

Harry帶著水光的眼眸仔細掃過Eggsy些消瘦的臉龐,對Eggsy來說Harry的眼神實在太勾引人。Harry抬起Eggsy的雙手掛在自己肩上,雙手輕輕搭在Eggsy的腰肢,讓Eggsy忍不住顫慄,起了雞皮疙瘩。Harry吻著Eggsy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一邊移動到床側,將他推倒在柔軟的大床上。

 

Eggsy仰看著Harry的眼神充滿著引誘和撫媚,Harry拉起他的手指放到嘴邊輕輕觸碰一下,是Harry獨有的習慣,像是享用大餐前的儀式。Eggsy控制不住嘴角笑得很得意,原來Harry也會無法控制情緒,露出掠食者表情的時候。Harry低頭輕咬在他眼前引誘他的粉色果實,帶著鹹鹹的汗味,一手將Eggsy的褲頭解開。

 

Eggsy微微地抵抗,「Hey,我還沒洗澡。」

 

卻敵不過Harry一撇嘴,眼底寫著:你在開我玩笑嗎?「有差嗎?」Harry邊說邊把他的褲子褪到膝蓋上。

 

兩人的身影交疊,床墊上規律的起伏,震得木質床腳吱吱作響,互相交換著唾液和呼吸的空氣,一次又一次得到快感而顫抖,為腦子裡短暫的空白而喘息,在對方每一處肌膚印上自己的標記。

 

Eggsy滿足到連腳趾都懶得動,沉沉地睡去。



 



 

陽光照進窗裡,讓Eggsy不得不睜開眼,癱懶在Harry的大床上伸展四肢,身上的濕黏都已經被清理乾淨,也換上乾淨冰涼的絲質床單,空氣中微微飄散著Harry慣用的男香氣味,表示Harry已經漱洗完換好衣服離開房間。

 

Eggsy現在連翻身都覺得困難,但他還是動了動身體,在Harry曾經躺過的位置手指搓揉著床單,翻個身繼續睡。當他再度醒來的時候,是被Daisy壓在他身上的重量和濕一臉的口水喚醒。

 

「Oh……」才發出第一聲,Eggsy就覺得自己的聲調沙啞得連自己都認不出來,「Daisy, Please……」連續的音節讓他更感受到喉嚨乾渴。

 

「臭Eggsy,如果不是Harry要我別來吵你,你有可能睡到下午嘛!」Daisy拉扯著Eggsy的臉頰,讓Eggsy痛得差點流出淚來。「讓大家這麼擔心你,這樣對嗎?Harry擔心到每天都睡不好,快點起床!Eggsy!快點!」

 

Daisy想到要不是他早上坐在餐廳等待Harry煮早餐時,瞥到Harry做得過多的分量和神秘的微笑,忍不住多問一句,她搞不好一聲不響地就被送回媽媽身邊,連Eggsy一面都沒見到。

 

「好好好,親愛的,那你得從我身上離開,我才能起身啊。」Eggsy寵溺的抱抱Daisy,親了小女孩一口,在臉上留下口水的痕跡,讓小女孩逃離他身上跑去洗臉讓Eggsy坐在床上大笑。最後終於離開床舖換上早就已經整齊擺放在一旁的乾淨外衣。

 

走下樓,在樓梯口就聽見Roxy和Merlin聊天的聲音,Eggsy認識他們的時間根本還不到一年,卻有種認識十幾年老友的感覺,聽著他們的聲音有種微妙的安心。

 

「早安啊,睡美人。」Roxy先發現Eggsy出現在樓梯口。

 

「小壞蛋終於睡醒啦?」Merlin從餐椅上起身,走向廚房打開冰箱,將一盤一盤包好的食物放在料理台上,按照順序放進微波爐裡加熱。「Harry早上打給我的時候,說捨不得把你叫醒。」

 

Eggsy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發現他想見的人不在場,「Harry呢?」

 

「出門辦事,他要我來照顧Daisy,因為小公主不想回家。」Merlin揉了揉跑到他身邊想要幫忙,卻因為身高不足只能用眼睛看著的Daisy的頭頂。

 

「我是聽到消息所以過來看看的。」Roxy自己舉手承認,反正Percival身邊的助理也不是只有她一個,偶爾請個假他不會反對的。「你昨晚應該過得很精彩。」Roxy用曖昧的眼神調侃Eggsy,讓Eggsy不自在地拉拉衣服,檢查自己是不是有露出什麼破綻,讓Roxy笑得忘我。

 

「Roxy——」Eggsy尷尬地叫了聲。

 

「你全寫在臉上,不難猜啊。」Roxy完全發揮職業本能而笑得燦爛,順手將擺放在桌上的報紙推給Eggsy,「這是今天的報紙,我猜你一定想看看。」

 

Eggsy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攤開報紙仔細閱讀。看著報紙上的日期,他沒想到自己感覺才離開最多三天的時間,沒想到已經過了一個多月,認識Harry也超過半年了,突然回想起半年前日子過得渾渾噩噩的自己,能遇上Harry Hart大概是他這輩子最幸運的事。他看向右下角一小塊簡短的訃聞,大意是寫著偉大的某某爵士已歿之類的訊息。接下來就是一些政要高層的變動和決策或是明星八卦,最後還有一則出租廣告,上面的照片和地址如此熟悉。

 

「這是……?」Eggsy歪著頭,好多事情想問,卻不知道該從何問起,這一個月以來好像發生了很多事。

 

Merlin在這個時候將餐點擺放在Eggsy面前,Daisy把刀叉給他,「Arthur死了,就在那天晚上。Charlie身為親戚去協助幫忙料理一些事情,關於他魔法師的東西。Harry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他買下了Princess Tilde住的那間莊園,他出門,是因為有人要去看那間房子。」

 

Eggsy將食物塞進嘴裡茫然地點點頭。

 

Merlin忍不住往他頭上拍下去,「你知道這中間包含的意義嗎?」

 

Eggsy用力甩甩頭,然後想到什麼似的又點點頭。

 

Merlin忍不住嘆口氣,「Harry是用你的名字買下那座莊園的。」

 

Eggsy聽到這句話,手中銀製叉子調道盤中發出不禮貌的聲響,低下頭撿起叉子,喃喃自語地問:「為什麼?」他無法理解Harry到底在想些什麼,自己在Harry心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為什麼Harry會用他的名字買下那座Princess Tilde作為行館的莊園?Merlin說的涵義又是什麼意思?

 

對Eggsy來說那像是一團迷霧,他喜歡Harry那是無庸置疑的,但他從來不確定Harry對他是一樣的感覺。可是他知道在Harry心中Lee是一道無法彌補的傷痛,自己永遠比不上Lee在Harry心中的存在感,也許自己只是個替代品,若自己能夠當替代品他也該知足。

 

用過餐點,Eggsy決定先把Daisy送回母親身邊,現在的母親已經恢復清醒,也有能力照顧小女孩,他回到自己房裡看著房間裡的那面鏡子,他輕輕地敲了敲,當他以為沒有事情發生的時候,鏡子傳來微弱的聲響,Lee的身影再度出現在他眼前。

 

「沒想到你還沒把這面鏡子處理掉啊……」

 

Eggsy一直以為再也見不到面的人又出現在眼前,他只能傻傻地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強烈建議你把這面鏡子處理掉,或是搬到Galahad的房子裡也好,別繼續擺在這裡了,怕你母親又做出什麼傻事。」

 

Eggsy吞嚥一口口水,點點頭同意這件事,對方滿臉欣慰地又繼續說下去。

 

「你一定想問為什麼我又能出現在這裡,首先妖精小徑正在修復其實也不能待太久,我得把所有路線重新規劃,重新開啟時會再通知你們;再來,我好像有說過,我是屬於這裡的,Eggsy,我當時就是自願來到這個世界,一旦契約成立就沒有回頭路,能夠短暫的回去,我們都知道那是藉著血緣欺騙妖精獲得的短暫結果是無法長久的,有一天我們終究都會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我知道你當時的計畫是什麼Eggsy,但是那幅畫面不論是少了我或少了你都不會完整的,你有資格追求自己的幸福。」

 

講到這裡Eggsy忍不住已經淚流滿面,「臭老爸……」

 

Lee深深嘆了一口氣,「Harry等的人一直都是你,他對我的情感除了歉意,就只有欠揍而已。快回去吧,不然那個老男人不會放過我的,我明明就跟他說過,你是我的寶貝兒子,我又不會傷害你。」Lee有點埋怨似的口吻,讓Eggsy輕輕笑出來,「是嘛,笑起來多棒啊!」

 

門鈴響起的同時,Lee也從鏡中消失。

 

Michelle開了門看見怒氣翻騰的Harry,不由得退了一步讓他進門;Daisy倒是很機靈的指出Eggsy的所在位置,Harry大步邁出,順勢地把房門打開,毫無阻礙的看見面對鏡子坐在地板上又哭又笑的Eggsy,Harry走向前將Eggsy抱起,力道像是要把Eggsy嵌進自己身體裡。

 

Harry轉頭看到那面與自己房裡相似的那邊鏡子,上面浮現出「Good Bye 」和「See you」兩句話,Harry緊握的拳頭直接砸向那面鏡子,輕輕在Eggsy的耳邊說道,「我們該走了。」讓Eggsy一陣酥軟,差點站不起身。

 

一路被Harry拖上停在國民住宅外的黑色轎車的Eggsy,接受到Michelle擔心的目光,忍不住向Daisy交代,「照顧好媽咪。」

 

Daisy露出大大的微笑回答他,「沒問題!Uncle Harry,別太欺負Eggsy,他有點笨。」

 

Harry聽到Daisy這句話回過頭,「我知道,所以我來接他,改天再帶你出去玩,My Lady。」

 

Eggsy完全不懂兩個年齡差距極大的兩人之間的對話,為什麼只有他聽不懂?

 

接著Eggsy就被塞進車裡,Harry跟著擠進來,關上車門隔絕外面的景色和聲響。車內沉默的氛圍讓Eggsy不敢吭聲的看向Harry嚴肅緊繃的面容,他感受到Harry強大憤怒的氣場,Eggsy軟弱地微微往後一縮,結果只是讓Harry更生氣。

 

Harry Hart名為焦躁的情緒完全無法控制,他有很多問題想要問Eggsy,但他發現他無法平心靜氣地問他為什麼帶著Daisy離開肯辛頓的住處?為什麼哭成現在這個眼睛浮腫的樣子?為什麼總是不聽他的解釋就這樣到處亂跑?為什麼總是從他眼前消失不見?

 

他有年紀了,他無法像年輕的時候一樣玩那種你跑我追的遊戲。難不成昨夜還有過去幾個月來的一切都是他在做夢嗎?長年抑制的情感如平靜的湖水,被Eggsy撩起一陣陣騷動之後就跑,到底把他當成什麼?

 

他們必須好好談一談。



 

黑色轎車停在Harry在肯辛頓的住處前,Harry抓著Eggsy的手腕領著他回到房裡,Harry已經冷靜下來了,但是他不願意放開Eggsy的手牢牢抓著。Harry讓Eggsy來到床邊坐下,然後自己跪在Eggsy的雙腿間,將Eggsy的雙手放在他脖子後方,動作親密得像是下一秒就會燃燒起來的乾柴烈火,「我們需要談一談,Eggsy。」

 

Eggsy必須微微低頭才能看見Harry,看著Harry這樣的姿勢讓Eggsy不得不心疼,他又沒有做什麼需要Harry如此放下身段祈求他的事。

 

Harry看見Eggsy漂亮的眼睛,在自己臉上來回掃過然後又滿盈的液體從眼眶裡泛了出來,Harry帶繭的拇指輕輕抹掉那滑過白皙臉龐的水珠,「別這樣,拜託你。」Eggsy咬著唇把頭撇向一旁,Harry則是輕輕嘆口氣,「我不是要責怪你的意思,Eggsy。」Harry起身,坐到Eggsy身邊將他攬進懷裡。「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我以為我有把自己的心情傳達給你,但是你好像沒有感受到?對不起,讓你這麼不安。但我還是覺得你需要對你的行為做出解釋,否則我無法放心,只好把你係在我的褲腰帶上帶著走了。」

 

Eggsy聽見Harry的宣言,忍不住皺了皺眉,不太能理解Harry在說什麼,卻又覺得自己掛在Harry褲腰帶上的畫面很好笑。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要離開?」當Harry把事情處理完回到家,發現只有一張Eggsy留言要帶Daisy回家的紙條時,他快瘋了,一直在回想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看著Harry扳著臉,Eggsy也不敢開玩笑,「就只是帶Daisy回家而已。」

 

Harry撇了撇嘴,不是很滿意他的回答,想繼續接著問:帶Daisy回家之後他還會回來嗎?但又覺得這麼做實在太沒氣度了。「第二個問題……」Harry猶豫了一下,不知道這個問題到底要怎麼詢問比較好。

 

Eggsy看出Harry的猶豫,伸出手將Harry的臉固定住,自己湊上去親吻Harry的嘴角,「我寧可你毫無章法對我大吼大叫的問出你的問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連質問都要顧慮到我的心情,Harry,我沒有你想得那麼脆弱,還有,我肯定比你想得還要更愛你。」

 

Harry冷哼一聲,「要是真的如你所說,怎麼會有一股傻勁要把我推給Lee,只要一發生事情轉身就跑也不聽我解釋,跑了也就算了,竟然跑到我追不到的地方,你到底要我怎麼辦啊?」整個心都掛在Eggsy身上,跑了一個Eggsy就像失了心檢不回來。

 

Eggsy聽見Harry的埋怨,忍不住拿頭蹭了蹭Harry的頸子,「抱歉,因為你看Lee的眼神,不得不讓我往其他的地方想,看看我們差了多少年歲。」

 

「還自己跑去給車子撞。」Harry每次回想起,Eggsy自己跑到行駛中的車子前面,那樣不要命的畫面,而且都是發生在他們吵完架之後,簡直是一場惡夢。

 

「嗯,對不起。」Eggsy靠在Harry肩上,不反對Harry把他摟得更緊。

 

「Eggsy,我說過,你沒有欠我什麼,但是在你把自己給我之後就消失不見。我想你欠我的,是一個完整的Eggsy。」

 

回應Harry的是一個響亮的親吻和將他推倒在床上,給他一個完整個Eggsy。

 

 

 

 

 

-TBC?-

 

 

破戒了,我知道,不要拋棄我(????

如果只是為了HE感情線,基本上到這裡就結束了(WTF?

但為了讓故事有完整的交代有最後的尾聲噢wwww

如果有什麼疑問歡迎留言給我wwww

 

每次看KSM又會被萌一次(噴鼻血

KSM2快點給我預告啊~~~(敲碗


评论(3)
热度(32)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