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The Night is Young-M2-1

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X)  

公爵! Harry / 騎士! Eggsy (X)

商人! Harry / 學者! Eggsy (O)


有點少的生存證明(?



--


Memory 2-1


Harry隱姓埋名離開出生地瓦拉幾亞,在歐洲大陸旅行已經超過三個世紀,三百年對現在的他來說就像是三年般短暫,有意無意的走過Eggsy被人口販子賣到瓦拉幾亞前的地區稍做停留,看看Eggsy曾經看過的風景,如果Eggsy記得自己的出生地,也許他會想去看看那個地方尋找記憶中的身影。


『我不記得了。有記憶以來就被他們帶到各處展示、販售,隨著年紀增長越賣不出去,也就學得越多滿足他人需求的技能。』Eggsy穿著寬大的白色襯衣,曲膝抱著膝蓋坐在Harry身邊隱約露出光滑的皮膚,不帶一絲情緒說起他學過的東西,現在回想起來Harry還是很痛恨那些觸碰過Eggsy的男人女人。


『Rox?Roxy是後來才被賣進來的,我們年紀相當都是沒人要的臭脾氣,因此也吃了不少苦頭。』


後來Harry才知道,Eggsy幫Roxy擋掉不少接客和出賣身體的活動,這讓Roxy內心愧疚一輩子,所以總是希望Eggsy能過得更好的生活。


Harry和Roxy的旅程從瓦拉幾亞出發北上,像是被戰爭驅趕般,先是遠離鄂圖曼帝國的領域,沿著邊境進入中歐神聖羅馬帝國,又因為戰爭一路向西最後在法蘭西見證波旁王朝盛世。這段期間Harry做過傭兵,學會打鐵,當過藝術家,和Roxy學做料理和裁縫,然後在法蘭西開起酒館過著平凡穩定的生活,平凡到他已經忘卻戰爭所帶來的危機和恐懼感。


1598年Harry在法蘭西遇到同樣被戰爭逼迫遷移的Merlin,他們在某個沙龍聚會看見對方,第一眼只覺得眼熟,直到Merlin聽見Harry身旁的女孩稱呼Harry的方式,讓Merlin多看幾眼。Harry當然注意到Merlin的視線,對他頷首示意,Merlin自然而然靠了過來,在和Harry握過手後,立即察覺到對方是同類,在言談之中些微吐露的身分和語調,確認對方是曾經鄰近國家的爵士,不過後來在戰場上和Eggsy交手的次數比Harry還多。


「沒想到已經過這麼多年。」Merlin倒是主動地為Harry遞上酒杯,在這個已經不屬於他們的時代和國家相遇,少了領土利益關係,也許是成為朋友的契機。「敬我們在和平的時代重逢,願戰爭遠離我們。」


Harry禮貌地接下酒杯,「願戰爭遠離我們。」


Merlin問起穿梭在人群裡的女孩,「尊夫人?」


「不。」Harry搖搖頭,「我的伴侶只有一個。」


Merlin了然,「聽說過那件事,很遺憾。」


Harry垂下眼眸盯著酒杯,「遺憾嗎?」搖動中的紅酒在杯裡形成微微的波浪,所有辛酸痛楚早已隨著時間流逝而平靜,只是偶爾想起會觸動而感傷。


「不遺憾嗎?」


「我只後悔當時為何不留在他身邊而已。」Harry的薄脣輕輕抿過杯緣,「我將永遠帶著他的記憶,就只能連同他的份一直在這塊土地實質上的行屍走肉,他的願望就像是詛咒。有時候會猜想他會不會是恨透我才會對我說這些,但他那個時候根本不知道我要去做什麼。」


「也許他是知道的吧?」Merlin啜飲一口紅酒,看著Harry微微驚愕的表情,就知道他自己沒想過這樣的可能。「他也許希望你能再次找到他。」拍了拍Harry的肩膀,「只是我的猜測。」


Harry搖搖頭露出苦笑,「若真如你所說,那也等太久了。」


Merlin執起酒杯,「我們有無限的時間可以等待,也許奇蹟會發生在下個世紀。接下來我會先去一趟西班牙,然後前往大英帝國,如果我有看到他會通知你。」


他們交換了聯絡方式,每隔一陣子的通信和每隔半個世紀轉移居住地,兩人從互相告知現在的居住地到生活中枝微末節的小事而逐漸熟稔起來,連帶的Roxy也和Merlin 熟識,有時Roxy會寫信向Merlin抱怨Eggsy到底是怎麼忍受Harry古怪又悶騷的脾氣,反觀Harry很少主動提起Eggsy,大概是覺得和Merlin沒什麼關係。Merlin也因為他們的信件往返逐漸覺得漫長的時間變得不那麼無聊。


直到1799年,Harry居住在義大利鄰近翡冷翠的小鎮將近三十年,又快接近要搬遷的時間,Merlin突然收到一封信,詢問他對大英帝國熟悉度,並在信件末段提到他即將前往英國與他見面的事。Merlin當然歡迎對於許久未見的朋友,同時也好奇是什麼促使Harry做出搬到英國的決定。


Merlin站在碼頭看著客船進港,海水的鹹味隨著海風撲鼻而來,在下船的眾多旅客之中看見Harry和Roxy這對冒充商人父女的旅行者,Merlin抬起手臂。Harry看見站在馬車旁的Merlin脫下紳士帽對他點頭示意,兩人簡易的行李全部放上馬車頂,三人擠入狹窄的馬車裡,馬匹緩慢前行。


「怎麼突然改變主意離開歐陸,我以為你不會想渡海。」Merlin看了一眼,臉色蒼白、充滿倦意的Harry。


Harry脫下白色的棉質手套,用手掌抹抹臉,打起精神,「我看到他了。在翡冷翠,他是牛津的歷史學家。」(*註: 伊麗莎白.柯斯托娃撰寫向1897年 布蘭姆.史托克《卓九勒伯爵》致敬的小說。)


「所以某人就像跟蹤狂一樣,打聽到消息就跑來了。」Roxy掩住口鼻,阻擋自己因為暈船再加上馬車搖晃引起的噁心感。


「還好我沒有急著離開,原本打算去一趟愛爾蘭,然後再去蘇格蘭。」Merlin看著窗外的景物掠過。


Harry睞他一眼,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跟這傢伙變熟?「遷移的時間到了?」


Merlin點點頭,「多留幾天無妨,帶你們了解一下風土民情當作是地主之誼吧。」


Merlin幫他們在倫敦市區找了套房子,稍作停留幾日後再前往牛津。沒有找人的計畫,反而真的像是旅行者般到處走走看看一些著名景點,最終抵達牛津校區附近的小鎮。坐在小鎮的酒吧裡角落的小圓桌聽著周圍學生的對話,Harry突然感概起自己的生活像是見證歐洲歷史,知識的廣博和戰爭的殘酷在這裡化為文字咀嚼。


「你還沒習慣自己已經一腳踩進歷史的洪流之中嗎?」Merlin盯著Harry玻璃杯裡的黑啤泡沫逐漸消退,杯裡的液體卻沒有減少,就像Harry本人一樣,並不是說他食古不化,而是沒有意識到自己本身就是歷史,經過時間的洗禮依然保持原本的性格。


Harry認真思考Merlin的話,然後有點困擾的回應:「不,這是不可能習慣的吧?」對Harry來說時間早就已經停止。


就在這時,酒吧的門被推開,陽光一起灑進光線昏暗的室內,走進一名笑容明亮的年輕人。


Merlin抬起頭,立刻用手肘撞了一下Harry。Harry順著Merlin的視線看過去,彷彿感受到時光開始流動。




-Memory 2 TBC-





评论(3)
热度(43)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