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The Night is Young-Honeymoon 1

吸血鬼! Harry / 記者! Eggsy

 

Honeymoon 1


 

 

If I leave here tomorrow
如果明天我離開這裡
Would you still remember me ?
你還會記得我嗎?
For I must be traveling on now
因為我該出發了
There's too many places I gotta see
有太多我想要看的地方

 

Harry的好友們送他們的結婚禮物是一整個月的假期。感謝之餘,Eggsy檢閱清單上的國家幾乎繞了歐洲大陸一圈,歪著頭詢問Harry,「有推薦的旅館嗎?」

 

坐在一旁的Harry眨眨眼睛,露出無辜又高深莫測的笑容。Roxy看Harry那得意的臉,開口幫Eggsy解惑:「這些是我們住過的地方,Harry都有不動產交由專人照顧,只要放心住進去就可以了。」

 

Eggsy停頓好一會兒,差點忘了這吸血鬼穿越過幾個世紀能,能從動盪不安的中世紀一直安穩的出現在這裡絕對不是偶然。他應該要猜到Harry有房地產的,但是以他們遷居的頻率,一般人不會想買房子或土地的吧?

 

「沒什麼好擔心的Eggsy,你就當作是陪Harry巡視領土吧。」Roxy給予看起來相當憂愁的友人溫暖的笑容。

 

Harry無奈的嘆息。「Roxy⋯⋯」

 

「我又沒說你的壞話。」Roxy坐到Eggsy身旁,「不需要大動干戈,用錢就能獲得自己的領土,何樂不為?

 

「Harry花了半個世紀才學會。」Merlin捧著馬克杯輕啜一口,他已經聽到Harry在他耳邊無聲的尖叫,咳了咳。「不,我沒有吐槽的意思,只是覺得很有趣。」Merlin決定忽略好友威嚇的眼神轉向年輕人,「Eggsy,你該去看看那些房子,你會喜歡的。另外最後一站是羅馬尼亞,我已經為你們預約好最優秀的套房,請務必物盡其用,不要留下任何遺憾。」



 

一個星期後的傍晚,Harry和Eggsy一人拉著一個行李箱,帶著所有人的祝福坐上飛往北歐的飛機。在飛行途中Eggsy用手指戳了戳坐在一旁Harry的手臂,吸血鬼側頭先是親吻他的額頭,看著那亮晶晶的眼神,Harry覺得自己肯定是被蠱惑的那一個,「有事就說吧。」

 

「雖然Merlin和Roxy都說是房產,但要怎麼持有?一個人擁有房子好幾百年沒換名字會被懷疑吧?還有啊,為什麼會想買房子?是為了定居嗎?還是伴侶?」Eggsy一口氣問出自己憋在心裡全部的問題。

 

「先喝口水,我再慢慢回答你的問題。」Harry和空服員要來一些水,讓Eggsy喘口氣、潤潤喉,等他喝完水Harry才緩慢開口,「那些都是在戰事比較少的時候買的。我們每隔三、五十年就會遷移避免被懷疑身份,除非必要我們不會隨意修改他人的記憶,尤其是許多生活上經常接觸到的人們,大多數都是善良的普通人。通常買來的宅子會在離開前出售,那些沒賣掉的就是不斷轉換屋主的名字,由律師或會計師或是其他人出面做產權轉移,一開始就只有我跟Roxy兩人的名字換著用,Merlin加入之後提供更多選擇。定居倒是還好,因為知道自己遲早會離開,所以從來沒有這個想法。最後那個⋯⋯」Harry伸手捏了捏Eggsy的臉頰,「為了伴侶這點也許是正確的。」

 

Eggsy聽完Harry的說明,心裡有些酸酸的,是呢⋯⋯在他出現之前Harry也是有伴侶的,忽然鼓起臉頰不想給Harry捏,「了解,可以讓我睡一下嗎?」他放下椅背拉著毛毯背過身去。

 

不明白Eggsy為什麼會突然安靜下來,彷彿剛剛的問題都不存在,Harry撓撓Eggsy的頭,自己也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看起機上提供的影片,影片的內容是什麼根本沒仔細看,人物的對白穿過耳膜後就消失了不見。回想起為什麼會買下那些房子,Harry也只能搖頭傻笑,有的時候他只是喜歡窗外風景,他會想像Eggsy看見那片風景時的表情是快樂的、是幸福的;有的時候只是為了尋找Eggsy曾經存在過的證據,他會跟著房子一起呼吸、一起傷心;他總是想著有一天他會帶著Eggsy造訪這些地方,然後選一個他們都喜歡的住上一陣子。

 

機長廣播著飛行即將抵達目的地,Eggsy被廣播聲吵醒竪直了椅背,在飛機降落之前Eggsy和Harry的十指交扣,「之後有打算離開倫敦嗎?」

 

Harry拉起Eggsy的手背親吻一下,「你到哪裡,我就會在哪裡。」

 

「就算是地獄?」

 

「就算是地獄。」

 

飛機降落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國際機場天色已漸暗,剛開始Eggsy還有點擔心越接近夏季北歐日照時間越長,Harry能外出的時間就更少,Eggsy偷看Harry戴上墨鏡和紳士帽的側臉,淺淺的微笑似乎很習慣北歐氣候,走出海關看見有個男人拿著寫著他們名字的牌子。Harry稍稍點頭示意拉著Eggsy走向那個又瘦又高的紅髮男人。男人將他們送上車載往Harry位在郊區的房子後就悄悄消失在夜幕之中。

 

注意到Eggsy的好奇,Harry在進入屋子裡後說道:「那是北歐的管理人,他們家族為我們服務也有一兩個世紀。」

 

「我以為他們也是吸血鬼之類的。」

 

Harry搖搖頭,「他們更像巫師那種有特殊能力的族群,只是近年來血統裡的能力也越來越單薄,如果不是這份工作收入穩定,應該沒人有人想繼續管理。」

 

他們提著行李箱到二樓的主臥放著,脫下外套隨意披掛在椅背上,室內舒適的木頭香氣讓Eggsy感覺到身體因飛行而來的疲倦。

 

「累的話就休息一下吧。」Harry輕輕拉上窗簾,在床邊坐下拍了拍身旁的空位邀Eggsy一起躺下。「這裡的室內窗簾是遮光布,早晨的陽光不會透進來的。」窩在Harry胸前,Eggsy覺得自己像個孩子打了個哈欠靜靜地聽著Harry低聲唱著不知名的歌謠睡著。

 

不知道Harry是不是故意讓他熟睡,然後趁他睡著的時候去處理一些事情,那都無所謂。反正他醒來的時候Harry睡在他身旁,窗簾的縫隙透出一條細細黃金般的色彩,Eggsy輕手輕腳下了床走道窗戶邊透過隙縫看著窗外的景色。但他忘記吸血鬼其實不需要睡眠,Harry只是靜靜地躺著,在Eggsy走到窗邊時翻個身,看向那個被灼熱刺眼的陽光描繪的背影,為他擋去多數的光線。

 

「我讓管理人帶你出去逛逛吧。」

 

Eggsy被忽然出聲的Harry嚇了一跳,拉緊窗簾遮掩掉陽光然後轉過身,「好啊。」

 

「Eggsy,你會喜歡這裡的。」Harry露出自信地笑。

 

「你知道我更喜歡和你一起。」Eggsy企圖用惡作劇般地親吻,親掉Harry的笑容。

 

Harry更是依依不捨Eggsy的唇瓣,「我也是,我們晚上還有很多時間。帶著相機幫我看看早上的風景。」

 

Eggsy無法拒絕Harry的請求,揹著相機搭上那位不多話的管理人的車前往市區,和管理人約好時間再來接他。初夏北歐的天氣仍然有些涼意,雖然Harry的房屋位在闊人煙稀少郊區,但到了車程三十分鐘市區後一樣熱鬧非凡。仰起頭看著海鳥飛過的天空,Eggsy查著Harry和管理人給他的地圖決定先從教堂開始、然後是市集再到港口。他試圖猜想著Harry來到這裡時是什麼樣的情景?那個時候是過得什麼樣的生活?又是什麼促使Harry在這裡置產?按下快門的手指沒有停下,腦中的想像卻已經超越自己能負荷的程度,他甚至想像Harry是因為女人而留下,甩甩頭把奇怪的畫面甩出腦袋,如果每到一個地方他都得這樣提心吊膽的思索一次,可能還沒到終點他就精疲力竭了。明明是蜜月旅行,卻搞得像和旅伴吵架後的獨自旅行,明明是蜜月旅行啊!

 

遠處他看見一名身材修長的紳士,戴著那款足以遮掉半個臉龐的紳士帽朝他這裡走來,Eggsy下意識就是拿起相機捕捉最美好的角度,就算知道底片上什麼也留不住。很快的紳士帶著白色棉質手套的手掌遮住的一半以上的鏡頭,低頭親吻沉迷於攝影的Eggsy。

 

「我以為你會再晚一些才會出門。」

 

「管理人說我不該放你一個人出來太久。所以差不多能出門我就出來了。」親暱地摟住Eggsy的腰,Harry完全能理解管理人對他這麼說的心情,在陽光底下的年輕人是多麼的引人注目。「餓了嗎?你中午吃了些什麼?」

 

「薯條,肉丸。」Eggsy心不在焉的說道。

 

Harry的大掌輕輕附上Eggsy的手背,「來吧,去吃晚餐。」

 

那是一家位於市區的古老餐館,歷經兩百多年的時代變遷與社會動盪仍然屹立不搖的小餐館。Harry推開那年代已久的小木門,在吧台裡擦拭酒杯的侍者抬起頭看見走進來的人,不由得瞪大眼,「先生,您怎麼會在這個時節來到這裡?」

 

Harry露出溫和有禮的微笑,「想讓我的伴侶也來看看這美麗的地方還有老朋友。」

 

餐館主人這才看見Harry身邊帶著一位年輕人,「恭喜您找到適合的伴侶,先生。」然後轉向年輕人,「我曾經以為這位先生不會定下來呢,沒想到總是在永夜日出現的男人,找到一位讓他甘願在日照冗長的夏季陪他一起出現的伴侶。」

 

Eggsy一臉困惑的望向Harry,後者對他眨眨眼,「我曾經和他說過,若是有找到我靈魂的另一半會在在夏季帶他來拗吃一頓大餐。」

 

他們的座位是Harry習慣的隱蔽角落,餐館主人按照Harry常點的菜色又多加幾道家常菜,送上自己收藏的(可能是Harry送的)紅酒佳釀。小餐館人不多,來的大部分都是常客,餐館主人對於每一桌客人的喜好聊若指掌,來到這裡溫馨得像回到家和家人聊天。Eggsy可以理解為什麼Harry喜歡這裡,用叉子插起一塊魚肉放進嘴裡,看著Harry嘴角的笑紋,Eggsy也忍不住微笑。他們離開小餐館時日光已漸漸低沉,在市區的街道上散步,Harry才輕輕地說道:「無法看見陽光的我們很難尋找歸處,那時聽說這裡進入冬季之後日照會短上許多,我們就能爭取到更多的活動時間。」

 

Eggsy點點頭。

 

「你準備好和太陽說再見了嗎?」

 

在昏黃的路燈下,Harry側臉的每一到紋路都在對Eggsy傾訴悲傷的情緒。Eggsy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是靜靜的勾著Harry的手臂,等待管理人的車子載他們回家。

 

 

 

 

-TBC-

 

 

這是Eggsy要成為吸血鬼的必經之路(有必要把蜜月搞成這樣嗎?!

後面的行程應該會是一路南下到直到羅馬尼亞,這篇才會真正結束

但我可能要先寫完(欸)

持續緩慢更新中)))))

 

砂礫


评论(10)
热度(60)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