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繁體人,偷偷來到這裡,找個角落蹲著。以自己的糧食自己生的信念,純粹寫開心的(?)目前主食 #Kingsman #Hartwin #特傳 #冰漾 #琅琊榜 #靖蘇 #YOI #維勇 #以上CP皆可逆

[特傳] [冰漾] 玉血玦-番外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番外:凡斯的意外旅程

其實一開始他並不喜歡旅行,萬不得已才會逼著自己收拾包袱上路。久而久之,反而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放入太多的情感、陷得太深突然就要割捨掉,就像從身上刨下一塊肉一樣疼痛。身體的疼痛會習慣,但心裡的傷痕會一次又一次凌遲折磨自己。

越痛,就越無法停下腳步。

「咚。」完全沒注意到前方突然出現個人,迎頭撞上一堵肉牆,然後跌...

 

[特傳] [冰漾] 玉血玦31END+後記註解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褚冥漾把玩著手中的玉玦,和當初從冰炎那邊拿到的不太一樣,年代應該也不相同。冰炎的玉玦有著一塊介於血紅與深褐色之間的沁色,而他手中這塊清澈如冰似的,熟悉地觸摸玉玦上每一道鋒口和切面,這玉玦的命運就像藥師一樣,「君子能決斷,則配玦。」「逐臣待命於境,賜環則還,賜玦則絕。」

能決斷與君絕。

過去的藥師選擇四處流浪,不僅是為了逃亡也是贖罪,為了拯救更...

 

[特傳] [冰漾] 玉血玦29-30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解藥

雨季過後,宣告夏季進入尾聲,中原和都城恢復以往的秩序,城中的市集依然熱鬧,彷彿幾個月前幾乎要毀城的戰爭從來沒發生。

但是他非常確信,戰爭曾在他生命中出現過,而且引起巨大的變動。包括現在毫無負擔、一身輕盈的移動,逐漸減少的暈眩和藥物,太醫院甚至跟他保證再過一個月身體內殘留的毒就會全部排除,以及國師府內上上下下絕口不提的那件事。

黑袍,能穿上...

 

[特傳] [冰漾] 玉血玦-番外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番外:人禍

大地染上一層陰影,他們沒有牽掛,所以無所畏懼;他們喪失理智,所以勇往直前,直到倒下前的最後一刻,他們是被力量控制後扭曲的靈魂——

鬼之一族

面對這樣的敵人,就算是訓練有素的高手們無不提高警覺,因為只要一個閃神就會恐怕也會自身難保。最難對付以鬼王底下的幾大高手為首,他們就是連那些通過各種考驗取得袍級的大內高手也難以應付,唯一值得慶幸的...

 

[特傳] [冰漾] 玉血玦24-25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他的聲音緩緩道來:如果一開始便知曉結果,也許一開始不相識才是最好的選擇⋯⋯
另一個聲音反駁他:如果一開始便知曉結果,不相識又怎能經歷這些呢?


都城裡的老百姓都已經被撤離,遠離那個即將淪為戰爭之地的家園,僅留下勇善戰的菁英堅守崗位隨時準備出擊。

一向熱鬧的國師府亦然,各個被分派到不同的位置上,只留下冰炎和褚冥漾兩人幾乎形影不離的在對方身旁。

被炙熱...

 

[特傳] [冰漾] 玉血玦21-23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蘭德爾的訊息快馬加鞭早一步送入宮中,接下快報的是一名身穿紫袍配有巡司玉佩的女性,從門前接到消息後立刻轉身跑向仍在書房批奏摺的主子。
  
  「陛下,鬼族的動向已逼近城郊,是否需要派兵增援?」
  
  幾乎已經被奏摺淹沒的人從一堆書卷裡伸出手隨便指了個方位:「通知國師府。」
  
  「是。」不管有沒有人看見仍行禮準備告...

 
2015/8/8 5  

[特傳] [冰漾] 玉血玦19-20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安地爾輕鬆地一邊哼唱著小調一邊駕著馬車往返鬼族軍營,蟲骨的死對他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那些小朋友倒是幫他解決掉一樁麻煩事,對於擅自行動而造成威脅的族人他們也不會手下留情,更何況打從一開始蟲骨的目的本是把他裝在後頭車廂內的東西弄到手而已,誰教他多管閒事還自以為能稱霸武林,笑話,好在今天遇到的都是年輕人,如果是長一輩或是跟他...

 
2015/8/6 7  

[特傳] [冰漾] 玉血玦17-18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距離湖之鎮三里外白陵藥莊商隊停駐的客棧,一張鳥形紙如箭般從窗戶飛進,最後輕輕落在白陵然身前的桌上,他將手掌覆蓋上去,風一吹過便化成灰燼。
  
  褚冥漾在一旁從書本中抬起頭問道:「那是什麼?」純粹只是好奇,那樣的紙形和千冬歲它們兄弟倆使用的式者頗為相似,有時可以幻化成動物的形體甚至人形便於欺敵傳遞訊息,當然大部分的時間都被他們拿...

 
2015/8/4 8  

[特傳] [冰漾] 玉血玦15-16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明風和奇雅往湖之鎮的東邊走去,巴布雷斯和亞里斯的水之一族在湖之鎮的外圍繼續探查,比他們先走一步的禔亞和亦正亦邪、風評不好的惡靈往北方走,剩下七陵和他們一道往南方走。
  
  看著走在前方的冰炎一眼,再看看一旁七陵的人,西瑞啐了一聲,「本大爺當殺手也從來沒蒙面過,為什麼你們這些名門正派個個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是怎樣?不怕喘不過氣...

 

[特傳] [冰漾] 玉血玦12-14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漾漾呢?」扇看著老神在在的鏡坐在一旁凝視著池中的漣漪,有些好奇那個每天都會來請安問好的小朋友怎麼好像這幾日都沒瞧見。
  
  鏡吹吹燙口的熱茶,「不在府裡,衣服少了幾件,八成是跟上去了吧,照理來說藥莊應該會派人通報才是。」
  
  扇恍然大悟,「哎呀呀,我們似乎都太小覷他的行動力了。」
  
  啜了一口茶之後鏡交代在一旁隨侍的...

 

[特傳] [冰漾] 玉血玦11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太醫院的人陸陸續續到院內,當喵喵看見褚冥漾坐在千冬歲休息的床邊時不知道該不該對他說剛才在國師府裡發生的事,稍微佇足一會兒提爾便從後方竄入,「漾漾,謝謝你盯著這個不安分的傢伙,不過扇大人要你回府說是鏡大人有事要同你談談。」
  
  「好的。」褚冥漾站起身對千冬歲說了幾句要他好好照顧自己的話之後離開,走出病房門看見喵喵站在一...

 

[特傳] [冰漾] 玉血玦10

  *架空有。

       *純粹搬運,若有請至blog

  *內容絕對與現實不符,可以說就是作者無言亂扯。(自爆)

  *連載版BUG很多,請見諒<O>

  *新刊預購中~詳情請見這裡


  
  
  
  過完年了嘛、大家都有長大(x)
  
  
  
  褚冥漾十四歲
  冰炎十五歲
  
  
  
  
  過年前朝廷就已派出人馬到冰炎所指出的村落找到昏迷不醒的安因,隨隊的御醫檢查過後命人連夜移送回城裡,安地爾不僅打昏安因還趁他昏迷時使用迷魂香燒個七天七夜,就算該醒的時辰也會因為吸入大量的迷魂香而繼續昏...

 

© 砂礫 | Powered by LOFTER